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给全球一亿受害者留位

给全球一亿受害者预留了位置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报导)全球一亿被共产主义所害死的人,都将在位于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里有其位置。12月11日,加拿大公布的纪念碑最终设计展示了主办机构这一宏大意愿。

经过约7个月的设计方案竞选,多伦多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提供的设计被专家评审团选中,将在计划明年落成的纪念碑里,展现加拿大独一无二的纪念方式。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视频

一亿记忆块展示共产主义危害之大

主办机构“赞颂自由(Tribute to Liberty)”在其说明文件中称,一个最显着但仍未很广为人知的事实,是共产主义要对全球估计约1亿人的死亡负责。“这个统计数字在我们的设计中占主导地位,以展示其巨大性,从而让人们认识到,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独特而珍贵的。”

ABSTRAKT的设计包括7个混凝土三角形板块,外表面上镶满了1cm x 1cm的“记忆块”,每一块代表一个被共产主义害死的生命。100m x 100m的平面上,将镶入1亿个记忆块,代表一亿个失去的生命。

广场上的焦点是一个真人大小的记忆块,一名混凝土浇铸的受害者面朝下躺在上面,在视觉上与后面那1亿个记忆块联系在一起。((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广场上的焦点是一个真人大小的记忆块,一名混凝土浇铸的受害者面朝下躺在上面,在视觉上与后面那1亿个记忆块联系在一起。((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纪念碑上1cm x 1cm的“记忆块”,每一块代表一个被共产主义害死的生命。(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纪念碑上1cm x 1cm的“记忆块”,每一块代表一个被共产主义害死的生命。(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混凝土三角形板块之间有1米宽的走道,供参观者观摩及接触这1亿个记忆块。为增加触感,记忆块设计成截棱锥形,顶部的方块与人的小指尖大小相若。

广场上的焦点是一个真人大小的记忆块,一名混凝土浇铸的受害者面朝下躺在上面,在视觉上与后面那1亿个记忆块联系在一起。

混凝土三角形板块建立的氛围让人们去思考过去,纪念广场的空地则表示现在。“希望之桥”上有观摩平台,当参观者到达平台时,他们将会见到由1亿个记忆块组成的图像,以静态的方式展示共产主义残害生命的暴行。

观摩平台入口附近有解释性的展览,展示共产暴行的历史,以及被每个共产国家害死的人数。“希望之桥”下给人们提供了集会及做纪念活动的空间,也为仍在受共产主义之害的人们,提供一个抗议的场所。

在观摩平台上看纪念碑,是一幅展示共产主义残害生命暴行的静态图像。(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在观摩平台上看纪念碑,是一幅展示共产主义残害生命暴行的静态图像。(ABSTRAKT Studio Architecture)

加拿大政府高调支持建纪念碑

2010年,时任加拿大总督庄美楷(Michaelle Jean)在宣读政府施政报告时说,加拿大政府“支持建立一个国家级的纪念碑,纪念共产主义制度的受害者。”

加拿大总理哈珀在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活动中说:“这个纪念碑将提醒人们,不是所有的政治体制都一样。我们的民主和自由体制应该得到珍惜、利用及保护。”

这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将耗资约550万加元,加拿大政府将出资300万元,“赞颂自由”已经在民间筹到170万元,并将继续筹足剩余的资金。

一直关心纪念碑筹建的联邦就业、社会发展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在公布设计的新闻会上说,他经常遇到受过共产主义迫害的人。

左起,加拿大国会议会领袖Peter Van Loan、国会议员Wladyslaw Lizon、设计团队主管Janusz Kapusta、联邦就业、社会发展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赞颂自由”主席Ludwik Klimkowski、联邦族裔文化及官方语言部长Shelly Glover、联邦参议员Thanh Hai Ngo,在宣布获胜设计的新闻会上。(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左起,加拿大国会议会领袖Peter Van Loan、国会议员Wladyslaw Lizon、设计团队主管Janusz Kapusta、联邦就业、社会发展及多元文化部长康尼(Jason Kenney)、“赞颂自由”主席Ludwik Klimkowski、联邦族裔文化及官方语言部长Shelly Glover、联邦参议员Thanh Hai Ngo,在宣布获胜设计的新闻会上。(Matthew Little/大纪元)

“就在一周前,我在温哥华见了一些最近抵达加拿大的越南难民,他们在过去的25年里,作为船民被困在东南亚。”康尼说,“当他们的代表站起来对我说:‘谢谢你,加拿大;感谢加拿大,我们终于自由了’。 我被感动得流泪了。”

他说,这纪念碑和它背后的群体,也代表了克服了难以想像的灾难来到加拿大的人。他们现在住在自由、安全和有保障的社会。“这就是加拿大人,我们不会忘记过去的罪恶,但我们怀着希望向前看。”

“赞颂自由”主席Ludwik Klimkowski说,他希望这纪念碑能帮助加拿大人记住过去100年的教训,帮助记住那些被共产政府害死的人。“作为整个世界的灯塔,我们重新点燃我们国家的火炬,这就是这个纪念碑每天、几十年、世世代代将发出的信息。”

加拿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将建在渥太华国会山附近,加拿大最高法院旁边。

加拿大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设计模型视频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4-12-13 9: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