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海心:闲说食疗养生

于海心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2月15日讯】在中原那片神州大地上,从神农氏尝百草开始,神把药食同源这独一无二的的文化留给了中国人,同时,也赋予了中国人丰富的智慧来认识这些药材和食材。一些常见的食材,比如红枣绿豆,也是常用的药材,民间智慧对于这些天然食材的运用在几千年中可谓达到了极致。我对于药食同源的最初体验是在初中。一次脸上长了几个水泡,很痒,过了几天越来越严重,妈妈说是黄水疮,黄豆可以治好。我按妈妈说的抓一把黄豆放在杯子里用水泡,也就是几个小时,我掰开黄豆看已经浸泡透了,拿了几颗黄豆放在酒盅里捣烂,把捣烂后的黄豆敷在脸上,两次就全好了,没有疤痕。我深感惊奇,那是我对食疗的最初认识。

第二次是在高中,一天在上学的路上感到头晕,恶心,直觉是食物中毒,我赶快返回家,妈妈问怎么了,我说像是食物中毒,让妈妈给我煮绿豆汤。妈妈说那要用生绿豆,不能煮熟。我说绿豆不是解毒的吗?妈妈说食物中毒要用生绿豆,绿豆煮熟了祛暑,解毒的的功效就没了。妈妈把生绿豆砸碎,用刚烧开的水泡了给我喝,一会儿的功夫,那些症状就全消失了。

第三次是在上大学,我低头捡掉在地上的笔,额头一下子撞在桌角上,我本没在意,哪知从那之后,每天一到上午11点左右——就是我第一次把头撞在桌角上的时间,头就开始疼,疼上一两个小时,如此反复,一天比一天严重。我于是到北医三院去看医生,医生问我怎么了,我刚说了一句头疼,医生就不让我说了,给我开了一个单子让我去做头部扫描。我看医生板着脸,继续怯怯说我的症状,医生突然冲我大喊,谁问你了,天天听你们在没完没了说,我们得累死啊!我被医生的反应吓呆了,我看中医的时候多,每个中医都要问症状的,我已经习惯了告诉医生什么症状,这个医生什么都不问就让我去扫描?我捏着单子,犹豫了一会儿,离开了医院。那是在90年代,一次扫描300元,是我半个月的生活费,接下来我不知道医生还会给我开出什么天价药,估计我一个月的生活费都不够。再说头撞一下桌角,不会有什么内伤,不需要做什么扫描。更重要的,我坚信头部扫描会伤害我的大脑。离开了医院,我站在路边想了想,然后去五道口的中药店买了几十克的红花,又去超市买了一瓶白酒,把红花泡在白酒里,第二天酒变黄了,我把酒抹在额头,抹了两三次头就不疼了,酒只用了一点点。宿舍的人都觉得惊奇。宿舍里有两个人喜欢打篮球,身上常有撞伤,经常喷或者抹一些药。我说这些泡过红花的酒活血散瘀很好,还没什么副作用,比那些西药效果好,你们用吧。宿舍的同学又问我,你怎么知道红花可以治这些呢?是啊,我怎么知道呢?大概就是从小经常听老妈唠叨,说着这个药管这个病,那个药管那个病,听得多了,就记住了。

大学时,一次同宿舍的同学从校医院回来,对我说,我让医生给我开了中药,这是受你的影响。我们在宿舍里有时聊起中药和西药的效果,我力主中药,说那是天然的植物,还经过了几千年的时间检验。化学制成的药剂也许副作用要几十年后才能知道。恰好那时新闻报导,说是滴滴涕由于引起野生动物的死亡,所以禁止生产了。我拿来当论据说,当初滴滴涕研究出来的时候是不是也当作一项成果来报导呢,说是研发出了什么新药,可以什么治病。所以,我说,如果有中药,我是尽量不吃西药。

妈妈向年轻人传授育儿经时说,男孩是阳性体质,女孩是阴性体质,所以男孩冻一点不怕,女孩不能着凉。我小时候阴雨天一着凉就会肚子疼,因为笃信“是药三分毒”,也不爱吃药。就用热水泡了艾蒿,在能忍受的情况下越热越好,来洗脚,热的东西往上走,这样全身都会暖过来,肚子也不疼了,全身都很舒服,艾绒的效果就更好了。

小的时候每次发烧,妈妈都把被子给我捂的严严的,不让我吃药,说吃药会把那些有毒的东西压回去,压在身体里更不好,过一两天会复发,或者下回再来,那样更严重。等开始发烧了,毒性散出来,才给我吃退烧药。

在我离开家去外地上学前,妈妈嘱咐我说,肚子疼的时候不要吃西药,西药是单纯的止血,当时好了,过后更疼,所以我一直吃活血化瘀的中药。

褥疮这种病很难治,可我听一位朋友说,她就用蛋黄治好了她先生的褥疮。她说把鸡蛋煮熟,把蛋黄取出放在杓子里,把杓子放在火上烤,煮熟的蛋黄会化成油,把蛋黄油抹在褥疮上,就这么容易的治好了褥疮。

中药的采摘和时令节气的关系密切。现在的药多是大批种植,不需要上山采摘,而人工种植的药比山上自然生长的药材的药效已经差很远,再加上不按照时令节气采摘,药效就更不能相提并论。一些卖家用硫磺熏药材,药材被硫磺熏过后药效全无,但是不会变质且卖相好看。大陆的药材市场上,没有被熏过的中药几乎绝迹,这样的药吃下去不能治病反会致病。

一个日本人曾经一脸不可思议的对我说,你们中国居然给孩子吃有毒的奶粉,我十分尴尬,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奶粉还是有营养的,中药还是有疗效的,只是人心不行了。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4-12-15 9:4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