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发展中国家资金外逃年均增9.4% 中国居首

中俄两国稳居资金外逃榜前两名

一份最新报告显示,中国黑钱外流金额居全球之首,十年间中国有1.3万亿美元非法外流资金。(LAURENT FIEVET/AFP/Getty Images)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 ,

【大纪元2014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岳综合编译)美国华盛顿智库“全球金融诚信机构”(Global Financial Integrity,GFI)于12月15日发布最新一期非法资金国际流动报告,自2003至2012年10年间,发展中国家共约有6.6万亿美元资金外逃,平均年增9.4%,显示这些国家贪污、洗钱和虚假贸易空前严重。中国黑钱外流金额居全球之首,十年间中国有1.3万亿美元非法外流资金,其中2012年为2496亿美元,约占当年GDP的3.5%。

2003-2012年发展中国家资金外逃排行榜,中国居首位。单位:百万美元(GFI)
2003-2012年发展中国家资金外逃排行榜,中国居首位。单位:百万美元(GFI)

非法资金外流具三大特征

GFI表示,只要资金是非法获取的、或非法方式转移的、或被用于非法的目的,并从一国转移至另一个国家,都被称为非法资金外流(illicit financial flows),即黑钱外流。例如某国腐败官员使用匿名空壳公司将赃款转移到美国的银行账户;企业在报关时高报进口金额低报出口金额(高进低出),形成账面亏损而将利润转移到税负低的国家等。

与非法外流不同,合法的资金外流(licit capital flight)则是有记录和可跟踪的,因此可有效降低腐败或遏止犯罪活动的资金来源。

非法资金外流有三大动机

经济学家、英国威尔斯大学研究员亚历克斯·科巴姆(Alex Cobham)表示,因为各地法律不同,报告中所讲的非法(illicit)资金外流还不能完全与违法(illegal)等同起来,但非法资金外流主要有三个动机:避税、毒品交易和人口贩卖等犯罪活动、腐败官员转移资金。

实际外逃金额远大于报告数字

GFI总裁雷蒙德·贝克(Raymond W. Baker)表示,该机构对于资金外逃的金额分析非常严谨和保守,实际金额还将远远高出报告上的数字。报告的数据来源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交易支付表与国际贸易统计数据,并运用世界银行残值法和IMF贸易统计指南进行分析,但是由于一些非账面资金流动没有被IMF统计到,因此也没有反映到这一次的年度报告中。

全球金融诚信机构总裁雷蒙德•贝克(Raymond W. Baker)。(GFI)
全球金融诚信机构总裁雷蒙德•贝克(Raymond W. Baker)。(GFI)

譬如,占了全世界贸易额的五分之一的服务与无形资产交易,也是非法资金转移者最喜欢用的方式,但却没有收录在基于货物贸易进行统计的IMF数据中。再者,从IMF的数据只能查到重开发票等明显的账面违规操作,但无力审查到那种交易双方协议进行的暗箱操作,如看似合规但实际金额虚开的发票。

此外,为从事毒品交易、贩卖人口、倒卖假货等犯罪活动而进行的现金转移也没有包括在这份报告中。国人为躲避外汇管制而常用的人头转移资金方式貌似也没有涵盖其中。

援助难敌硕鼠 10倍资金外逃

自2003至2012年,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发展援助资金(ODA)共计8090亿美元,其中2012年为897亿美元,而同一年,发展中国家非法外逃资金约有9912亿美元,比援助资金的10倍还多。这是一个现实却又令人震惊的数字。顾名思义,发展中国家因尚有数亿贫困人口和亟待发展项目,例如水电基本设施建设、医疗卫生设施建设和教育项目等,所以发达国家施以援手,提供发展援助资金。

作为发展中国家,在接受外援之前,本应更好利用本国的资金,然而,事实恰好相反。这些国家的特权阶层在攫取大量财富后,不仅没有将这些钱建设当地,反而以黑钱的形式非法转移到了发达国家。这是一个让人尴尬的境况。这也是为何贝克表示,巨额的黑钱转移给这些国家的普通民众生活和正常的国际社会秩序都构成威胁。

一手吸引海外投资 一手加速资金外逃

自2003至2012年,发展中国家共吸引海外直接投资(FDI)5.7万亿元。但即使将海外直接投资与发展援助资金加总在一起,即6.5万亿美元,仍低于这些国家的外逃资金总和。

伪报进出口发票是资金外逃主要方式

GFI最新报告显示,在2003至2012年间,发展中国家可统计的非法资金外流中有77.8%是通过伪报进出口发票进行的。进出口伪报发票(trade misinvoicing)是指在进出口贸易中,利用与贸易商品实际价格不符的报关单证进行申报,包括低报和高报。在向海关做出口申报时将单证金额报低,委托海外一方将差额部分汇入其海外账户;在另一笔进口交易中将单证金额报高,实际汇出资金超过物之所值,海外供应商将多收的差额部分亦存入进口商的境外账户。两种伪报都是为了非法转移资金到境外。

除了伪报进出口发票外,资金外流方式还包括非法的热钱外流。GFI解释,所谓非法是指国际收支中的资金流失(leakages from the balance of payments)。

中国居资金外逃榜之首

在2003至2012的10年间,中俄两国稳居各国资金外逃榜前两名。虽然前苏联早已解体,俄国表面上也不是共产党执政国家,但没有像波兰或乌克兰一样进行共党文化的肃清,昔日为克格勃头子的普京在俄国推行强权专制,公开与普世价值为敌,因此笔者依旧将其归为实际意义上的共产专制国家。只是有些讽刺的是,与历史上的中苏关系不同,在资金外逃榜上,中国是“老大哥”,俄国是“老二”。惟有2011年这一年,中国非法资金外流总额居第二名,第一名被俄罗斯抢走,但到了2012年,中国又夺回了资金外逃榜的第一名。

国际机构调查时日已久

贝克1960年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此后开始到非洲做生意,自70年代中期开始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做生意,后来转为政策顾问与研究学者。他在2005年出版了一本书,名为《资本主义的致命弱点:肮脏的金钱,附论如何重塑自由市场制度》(Capitalism’s Achilles Heel: Dirty Money and How to Renew the Free Market System,以下简称《致命弱点》),披露发展中国家当时每年外逃资金约为5000亿美元。这个数字是他走访了25个国家,进行了885次访谈之后估算出来的。2006年贝克成立了全球金融诚信机构,同时决定与IMF等机构合作,以更高效的方式研究全球的黑钱流动。

巨量黑钱涌动对全球安全构成威胁

在《致命弱点》的序言中,贝克表示,自己是坚定的自由市场和资本主义的信奉者,支持自由贸易、资本自由流通和货币的自由兑换,但前提是这些交易必须是合法的。他认为,非法的国际间资金流动给全球经济、民众生活和社会道德层面的破坏远远大于表面的利得。

科巴姆表示,非法资金外流会直接减少资金来源国的经济增长,加剧贫富两极分化,影响社会医疗与教育等基础建设,对执政者造成政治冲击等。

“学者立场反对贫困国际组织”(ASAP)则强调,资金外逃削弱了那些本来切实想要改善当地贫困人口生计的机构力量,这可能在客观上会构成对人权的大规模侵犯。

经合组织表示,根据世界银行2004年的资料,全球每年就有1万亿美元资金用于行贿。十年后的今天,数字更大,发展中国家腐败与贿赂问题愈加严重。报告认为,腐败官员根据贿赂金额划拨项目订单,由此带来的社会、政治、环境与经济成本,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长期负担的起。

堵截资金外流不是良策 改善当地政经环境才长久

主要由发达的市场经济国家组成、拥有34个会员国的经合组织(OECD)成立于1961年,目的在于推动政府制定改善世界经济与社会民生的政策。经合组织发布的2014年非法资金外流报告表示,G8集团和G20峰会已多次协商如何遏制非法的资金转移。例如,敦促各国加强反洗钱制度与企业所有权的透明度,支持追查、冻结和追回被盗资产,并致力于应对逃税问题的信息自动交换等。中国并非经合组织成员。2014年,中国政府发起所谓“猎狐行动”,表示要追查贪官转移到海外的赃款。不过,英国卫报称,这一切都收效甚微。

世界银行与联合国毒品犯罪办公室联合成立的机构“追回被盗资产行动组织”(StAR)2014年9月发布的调查报告显示,在2006-2012年间,全世界约有26亿美元涉嫌被盗的国际资金被冻结,但也只有4.2亿元完成返还,与同期的外逃资金量相比,只是九牛一毛。

经合组织认为,靠构建“防火墙”堵截资金外逃成效不佳,从长期来看,只有从外流源头治理,改善发展中国家当地的政治经济环境才是根本之计。包括改善政府职能,建立良好的商业环境,为公民发挥主动性营造机会,奖励国民从事合法的经济活动、缴税和在当地再投资等。

发展中国家是否会推行自己的肥咖条约?

在追查海外未申报资产的效果方面,一个例外是美国的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俗称肥咖条约。经合组织称其为“游戏规则的改变者”。根据该法案,所有纳税人(包括个人和企业)海外金融账户资产超过5万美金,账户所有者和金融机构都必须向美国报告,否则会被处罚。法案出台后,各国金融机构纷纷配合。不过,北美华人会计师协会副会长叶俊麟会计师曾表示,这是美国的与众不同之处,如果换作另外一个国家出台这样的政策,其他国家就不一定会配合。因此,从现实情况看,肥咖条约对遏制发展中国家的非法资金外逃借鉴有限。

令富人自危的举报制度

非法资金外流多是采用隐匿的方式,甚至没有任何账面资料,因此官方查起来很困难,于是政府想了一个办法,鼓励举报。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2007年,一位化名毒蜘蛛的前瑞士银行家向美国当局举报瑞银集团(UBS)在帮助美国纳税人逃税。在美国司法部发起刑事指控后,瑞银同意和解并支付7.8亿美元罚金。美国政府也因此追回了50亿美元的欠税,而举报者获得了1.04亿美元的奖励。

2010年7月21日,美国《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消费者保护法》(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生效。经合组织表示,该法案的内容之一是鼓励了举报制度,并加强了对国外贿赂犯罪案件中举报人的保护。法案规定,美国政府将向合格的告密者,即提供准确和原始信息的举报人,奖励追回款项与罚金总额的10%-30%,如此高比例的奖金无疑对很多人来说是巨大的诱饵。

能够举报内幕资讯的,一般都是贴近富人的知情人,甚至是家人或曾经的生意伙伴。叶俊麟在华人财经菁英论坛上曾和观众半开玩笑的说,现在离婚率很高,在感情出现破裂后,昔日的夫妻或情人都可能成为构成实际威胁的举报人。这一点,估计会让很多的中国富人和贪官人人自危。◇

责任编辑:吴明

评论
2014-12-20 4: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