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求真相 盼传统 珀斯华人渴望大纪元

一次一位看似才来珀斯不久的女学生,怀抱着一份大纪元报纸,来到大纪元办公室门前,看着“大纪元时报”的标牌。她神情十分激动,告诉大纪元员工,“我在国内时就翻墙看大纪元网站”。 图为位于澳洲珀斯唐人街中心地段的大纪元办公室。(周鑫/大纪元)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周鑫、安琪澳洲珀斯报导)张先生和太太2005年从中国大陆移民到澳洲,他们每次到唐人街几乎都能看到《大纪元》报纸,但一直不敢拿一份看看。尽管人在海外,国内中共的宣传影响仍然让他们无端的害怕,虽然时不时也有想读《大纪元》的渴望,也只敢在走过报架时快速的扫一眼新闻标题。大约半年前,张夫妇在珀斯唐人街买完菜,发现人们都在拿《大纪元》,他们才第一次拿起《大纪元》,从此喜欢上了《大纪元》,每期必读。张夫妇后来告诉《大纪元》的员工这段经历时都觉得好笑,“我们当时真是鼓足了勇气才拿起报纸”,张先生这样描述当时的情形。

张夫妇的例子并非个案。一些说不喜欢《大纪元》的华人其实是因为他们从来不看、也不了解《大纪元》,而他们的不看和不了解却是出自于对中共的害怕,以及中共宣传和党文化影响所造成的偏见。在像澳洲这样的自由社会里,这种害怕和偏见根本就像一张纸那样薄,轻轻一捅就破了。

所幸的是,2012年以后,越来越多的华人能克服中共带来的内心恐惧和偏见,开始阅读《大纪元》。

2012年2月王立军出走成都美国领事馆,《大纪元》就预言该事件将触发中共瓦解,同时预言薄熙来、周永康、江泽民将陆续倒台。两年多来,《大纪元》的预言逐步在实现,震惊了读者。特别是今年7月底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一位华人老板碰到《大纪元》员工,大声地说:“原来《大纪元》说的真准,以后我得认真看《大纪元》。”一位在西澳有声望的华人侨领告诉《大纪元》记者,华人社区中那些跟随中领馆的人,都在看《大纪元》。因为其它中文报纸都不报导这些事,他们不得不看《大纪元》。

《大纪元》在珀斯创刊以来的4年多,版面和发行量迅速增加,成为珀斯发行量最大(《大纪元》每年两次接受澳洲权威机构的发行认证)、最受读者欢迎的华文报纸。不受中共控制过滤的新闻,丰富多彩的副刊,越来越多的本地化内容,以及赏心悦目的版面设计,都让读者感受到《大纪元》报纸的与众不同,许多读者和商家都感慨,珀斯终于有了一份真正的华文报纸!

海外中文媒体沦陷 华人渴望自由声音

4年多前《大纪元》落户西澳珀斯的时候,这里的华人似乎已经习惯于华文报纸就是广告黄页。因为没有多少可看的内容,不少华人讲,拿份报纸就是为了看看有什么打折的广告。而且那时报纸早已被人们视为“夕阳产业”,很多报纸举步维艰,趁此机会,中共则进一步加紧对海外媒体的渗透与控制。

而海外中文媒体甘愿沦为中共宣传部传声筒的比比皆是。中共渗透控制海外中文媒体的方式包括直接或间接的经济资助、海外中文媒体负责人回国参加中共官方主办的会议或培训、中共给海外中文媒体直接提供内容甚至版面的排版等等,这些早已是公开的秘密。这些现象不仅华人知道,澳洲主流社会也非常清楚。

澳洲学者、维省斯威本科技大学(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教授菲茨杰拉德(John Fitzgerald)在今年6月就撰文警告中共在系统性地操控澳洲、新西兰和太平洋岛屿国家的中文媒体和华人。前澳洲情报局官员、作家蒙克先生(Paul Monk)和澳洲主流媒体《时代报》记者加诺特(John Garnaut)也都发表文章,曝光中共如何操控澳洲华文媒体。近十多年来,中共的宣传机构已经收买了澳洲各地主要的华文电台和报纸,通过这些渠道把中共的声音放进去,使得中共的禁忌话题也在澳洲的华文媒体上销声匿迹。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大纪元》与众不同,秉承普世价值,坚持独立的原则,维护民众的知情权。《大纪元》的出现把海外华人媒体死气沉沉的黑幕撕开一角,让读者看到光明,享受到自由。

2013年初在一次聚会上,一位留学澳洲、现在拥有自己生意的华人老板对《大纪元》员工说,我们华人社区需要一份象《大纪元》这样的独立报纸,其它中文报纸都是一个声音,跟国内的媒体一样。这位老板知道因为中共的干扰,《大纪元》拉广告客户受影响,甚至主动提出,如果有困难,他愿意捐助,为华人社区出一份力。珀斯《大纪元》在困境中打开了自己的路,从来没接受过任何个人和机构的捐助,然而这位老板对《大纪元》的道义支持也让《大纪元》感动。

《大纪元》珀斯报社位于北桥唐人街的中心地段,办公室外面有一个很大醒目的标牌,即使初来乍到唐人街的华人,也很容易看到《大纪元》。有一天一位员工站在办公室门口,看到来了一位学生模样的女生,怀里抱着一份大纪元报纸。这位女生抬头看着《大纪元》时报的标牌,神情十分激动,“我在国内时就翻墙看《大纪元》网站。” 她对《大纪元》员工说。

不少读者向《大纪元》反馈,父母每次来珀斯探亲一定要看《大纪元》报纸。有些读者回国时,在国内的父母甚至要求他们带《大纪元》回去。

来珀斯女儿家探亲一年的大陆读者王先生一开始所有中文报纸都看,到现在只看《大纪元》。他说:“我现在只读《大纪元》,《大纪元》的信息量很大。”“其它的华文报纸,本地信息量不够大,在中国新闻报导上又和大陆看到的一样,就没有读的必要了。”

另一位来自大陆的读者赵女士对《大纪元》真实、独立的报导原则表示赞誉。她说:“一直喜欢读《大纪元》时报,因为她敢讲真话、实话,而且一针见血,正如一句名言所说:举世皆浊我独清。”她补充说:“你看过去2年多来中国政坛发生的大事,每一件都被《大纪元》说中了。”

弘扬传统文化 《大纪元》广获赞赏

一个多月前,一名《大纪元》员工在超市发放报纸时,遇到一位从大陆河南移民来珀斯的老先生。这位老先生自称退休前是国内从事媒体宣传的中共官员,对《大纪元》揭露中共的作恶不理解。《大纪元》员工就和这位老先生交谈起来。老先生虽然最后仍然坚持己见,但也不得不感叹道,《大纪元》的副刊办得真好,他非常喜欢看。

《大纪元》丰富多彩的副刊大多与中华传统文化紧密相连,包括美食、健康、养生、文史、艺术、教育等内容,深受读者喜爱,一些读者甚至把喜爱的版面收藏起来。两年多前,《大纪元》开设专门介绍珀斯美食的专栏“食在珀斯”。一位读者特意告诉《大纪元》员工:“食在珀斯”介绍的美食,无论远近,她都一个一个地去品尝。曾有一次,一位读者专程驱车40多公里,从北部的Joondalup去到南部的Bibra Lake,只为品尝“食在珀斯”的推荐菜肴。

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更能在海外华人的心里引起共鸣。即使深受中共党文化影响而对《大纪元》有偏见的人,一旦有机缘接触到《大纪元》,也会爱上《大纪元》,就像那位老先生一样。地产经纪刘杰女士(化名)原本不看《大纪元》,去年结识了《大纪元》的一名客户经理后才开始阅读《大纪元》。她一下子就被副刊吸引住了,成为《大纪元》的忠实读者,最后还成为《大纪元》的广告商家。

《大纪元》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宗旨得到众多珀斯华人的认可,尤其是那些生长于海外,却一直心系中华的老华侨们。珀斯知名华人律师陈鑫发的律师行是《大纪元》的长期客户,他们对《大纪元》表示由衷的感谢。“辗转四年,该报的成长是众人有目共睹的,内容包罗万象,几乎是每个华人购物时顺手带回家的行动字典(Walking Dictionary)。最难能可贵的是文化的传承,在艺文版的专栏,借着说故事的方式,深入浅出地将历史典故阐述得淋漓尽致,让在海外的华人有机会感受到(华夏)文化的精深与丰蕴,发挥的影响力也是深厚绵长的。”律师行也对《大纪元》工作人员的热忱和勇敢表示钦佩,“该报的工作人员,秉持着信仰的热诚,忠心、勇敢地扛起办报人的天职,这种精神令人敬佩。”

中共解体在即 更多华人选择《大纪元》

珀斯《大纪元》创刊后的一段时间里,从大陆出来的商家几乎都不敢与《大纪元》合作,不敢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有的甚至不敢在店里放《大纪元》报纸,担心来自中领馆方面的麻烦。随着《大纪元》报纸增厚、发行量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的本地化内容,报纸读者群日益扩大,广告效果越发显著,华人商家对《大纪元》的影响力也越来越重视。特别是王立军、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内斗的连锁效应,华人更是开始大胆地选择《大纪元》。

《大纪元》读者、地产经纪李女士也注意到了这种变化。她说:“2013年年初,我就看到周围的华人朋友、客户本来不敢看《大纪元》的,也开始拿《大纪元》报纸,而且经常听到他们之间谈论《大纪元》报纸上的内容。”

许多来自中国大陆的商家,特别是年轻的创业者,选择在《大纪元》上投放广告,甚至介绍朋友来《大纪元》。有一位韩国人主动联系《大纪元》刊登广告,他说是他的中国朋友向他推荐了《大纪元》。《大纪元》办公室经常接到新客户洽谈广告的电话,这在2年前是不可想像的。

一位来自北京的老板十分敬佩《大纪元》不畏强权、独立敢言,一心想为《大纪元》做点什么才觉心安,他亲自打造了一批办公桌和文件柜,送给《大纪元》用。

尽管有些华人仍受中共宣传的影响,对《大纪元》有或多或少的偏见,然而《大纪元》已经成为他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来源,他们不得不拿起《大纪元》报纸。

《大纪元》的长期客户、生意买卖经纪人贝姆先生(Eddy Boehm)讲过一个有趣的故事。有个大陆人通过《大纪元》广告找到贝姆先生,买下一桩生意。买卖成交后,这位客人建议贝姆先生取消在《大纪元》上的广告,而转到其它中文报纸上,并讲出一些理由。贝姆先生清楚这些说辞的背后是中共宣传的影响,他笑眯眯地看着客户而没有立即回答。这个大陆华人大为不解,问他为什么要笑。贝姆先生告诉他,你来我这里买下生意,就说明我选对了报纸。

贝姆先生出生于德国,成长于马来西亚,还娶了一位马来西亚华人妻子。他懂得《大纪元》作为一个独立媒体的价值,尽管他不懂中文,仍然以读者的角度比较过珀斯的所有中文媒体。他说:“你把几份报纸摆在一起,就会发现,《大纪元》是一份非常为读者考虑的报纸。看图片、文章的排版,《大纪元》跟别的报纸非常不一样。”

广告效益显著 《大纪元》影响无国界

这样一份受读者喜爱的报纸,使得越来越多的商家意识到《大纪元》的广告价值而选择和《大纪元》合作,对在《大纪元》报纸上做广告的商业效果,也是倍加赞赏。

心馨牙医是华人医生开设的牙科诊所,在北桥和Leeming均有诊所。4年下来,《大纪元》时报的广告为其积累了非常坚实的华人/亚裔病人客户群。心馨牙医东主张心馨医生对《大纪元》的广告效果表示非常满意。她说:“除了报纸广告直接带来的客户外,我也发现从客户那里转介绍的客户量也相当大。”

Muffin Break cafes和Jamaica Blue cafes是出售咖啡店经营权的商家,和珀斯《大纪元》合作已有2年。其西澳发展经理帕蒂尼(Vic Pardini)表示,从《大纪元》读者那里得到的询问相当多,不少最终成为购买者。帕蒂尼说:“我非常感谢《大纪元》给我提供的机会。”他也对《大纪元》客户经理的服务表示由衷的称赞。

澳洲现代汽车西澳分公司经理David Kwok相信《大纪元》“绝对得到了珀斯华人社区的共鸣”,因为他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华人通过你们的报纸广告效应来购买现代汽车。”

位于Victoria Park区的修车行Johnson Motors通过在《大纪元》做广告的3年时间,其华人客户已占其客户量的四分之一。尽管Johnson Motors的员工不讲中文,但在服务过程中和华人客户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关系。位于Willetton的油漆专卖店Paint for Less从一开店就在《大纪元》做广告,3年多来,目前其客户多达60%是华人。东主辛普森(Jerry Simpson)期待与《大纪元》继续合作,为其带来更多的华人客户。

Home Migration是一家移民服务公司,公司主管邢小姐对《大纪元》广告带来的客户高度评价。她表示,这些客户素质高,不啰嗦,合作容易。

生意买卖经纪人贝姆先生在《大纪元》做整版广告有2年的时间,目前其中国客户大约占40%。他表示在《大纪元》上做广告,从来没有失望过。他发现,《大纪元》记者2年前采访他的文章,很多人都读到了。他的一位客户至今还保留着那份旧报纸,见到贝姆先生时,还拿出那份报纸问他,“这是不是你”?连远在马来西亚的人还在《大纪元》网读到他的故事,然后打电话告诉他。因此,贝姆先生感叹道:“你不知道《大纪元》的影响会传播到哪里。”

地产经纪刘杰女士对《大纪元》的全球性也是深有感触。她在《大纪元》刊登广告后不久,就收到一封马来西亚开发商发来的电子邮件,想和她谈合作事宜。这让刘杰女士简直难以置信,她对《大纪元》的客户经理说,我现在终于相信你说的,《大纪元》是一个全球媒体了!

在困难中,《大纪元》始终坚持独立媒体的道德良知,一步步成长起来了。随着天象的变化,中共解体过程中引发的连锁反应,《大纪元》必定会进一步快速发展,在全球的影响力也会越来越突出。珀斯的读者会更加爱读《大纪元》,也会有越来越多深谙成功之道的商家把握住这个大好商机,在服务于珀斯华人社区的同时,让自己的生意节节高升。

责任编辑:高敏

评论
2014-12-19 5: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