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尖端武器原料稀土遭中共官员勾结黑帮滥采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综合报导)“工业维生素”稀土金属是制造尖端武器的必备原料。而中国几十年来的稀土矿开采几乎处于无监管状态,官员与黑帮联手从中获取暴利。而中国也由于长期向全球市场供应着大量的稀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

黑帮与官员联手获利

据《经济参考报》报导,江西省安远县是赣州的7个稀土主要生产县之一。官方数字显示,仅安远县,近年来就发现稀土非法开采矿点多达104个,形成非法矿主大量行贿,向监管人员逐级“进贡”的官商勾结“利益板块”。

报导说,近日,该县原县委书记邝光华因犯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涉非法开采稀土,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在此前后,分管稀土工作的中共县委原常委魏崧阳、县政府原副县长兼公安局局长廖雪勇、矿管局原局长凌永生等20余名官员纷纷落马。

《纽约时报》在2013年曾报导,中国稀土开采几乎处于无监管状态,一半以上的稀土矿属非法开采。中国是以牺牲本国环境与人民利益为代价,成为世界上稀土独占“厂家”,而这恰恰是美国、欧盟乃至其它稀土开采国至今仍怯步的关键原因。

《经济参考报》曾报导,中国稀土开采,仅赣州一区整治环境污染,矿山环境复原费用就高达380亿人民币,而2011年稀土开采的总利润仅约64亿人民币。

报道说,由于官方与黑道勾结,估计中国重稀土外贸出口的一半是非法的。地方政府也将稀土视为一暴利来源之一,不断扩充生产导致浪费性的生产过剩。

中国稀土一直贱卖

中国的稀土资源主要集中在包头市与江西省赣州市,但在全中国19个省市都有稀土矿分布。而中国在全球稀土市场有独占局面,但珍贵稀土价格却一直贱卖,专家称供大于求是重要原因。

据《新纪元周刊》报导,2005年,中共各县乡级政府负债达1万亿人民币,而遍布中国的小稀土厂恰好成为地方财政需要力保的税收和雇工来源。同时在大陆各地也迅速形成12至15万吨的年稀土生产能力,大于全世界的需求量十万吨。

有中国“稀土之父”之称的中国科学院院士徐光宪认为,上述情况造成了供过于求,人为压低稀土价格,使全国稀土行业面临无利的艰难困境。在1995年至2005年的10年中,中国稀土出口损失外汇达几10亿美元。

此外,中国出口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使宝贵的稀土短线产品钕、铽、镝、铕等低价外销,而铈、镧、钇等大量积压。很多生产稀土的子公司、稀土生产企业都生产同类型产品,均独立对外,相互压价,也是造成稀土贱卖的原因之一。

放射性污染造成严重危害

《纽约时报》在上述报导中还说,天津稀土精炼生产所泄漏出来的放射性有毒物质,一直在缓慢地渗入地下,逼近1.5亿人口重要水源的黄河;江西省非法露天开采稀土已经泛滥成灾;广东省露天稀土开采场的强酸等,破坏了稻田和溪流。

报导说,打破化学键的稀土精炼工厂最为有害,工厂用数以吨计浓度极高的硫酸,使宝贵的稀土金属才得以提纯,但剩下的却是含有毒化学品和低水平放射性废物的浓稠液。这种废液多数被倾倒至临近黄河包头西郊、世界上最大的约10平方公里的尾矿库中。

这个尾矿库兴建于上世纪50年代,缺乏阻止放射性废物及毒素进入地下水的防护层,通过地下水,这些物质又缓慢地往黄河渗透。

之前曾有大陆媒体报导,因为稀土业的放射性污染,包头市与黄河内蒙古段之间的村镇癌症发病率很高。其中新光三村2,000村民跑外找工,只剩下300人,村里一排排棕色房子都成了废墟。

内蒙古包头白云鄂博的稀土储量占中国83%,从2003年始,众多中小稀土厂便在这里滋生蔓延,大量排放氟气和粉尘,导致包头市达茂旗白音敖包苏木牧民们牲畜的死亡数高达6万头。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4-12-20 12: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