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亚视断水涉江派失势

目前,台湾旺旺集团主席蔡衍明与查懋声、查懋德兄弟持有的Antenna Investment Limited拥有亚视约47.5%股份;投资者王征的亲戚黄炳则透过三间公司持有亚视约52.4%股权。(大纪元制图)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大纪元2014年1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怡、潘在殊报道)有红色股东背景的亚洲电视,近期出现严重财困,无法支付一千五百万薪资,可能随时停运。亚视新闻部员工已发出声明,1月1日起可能停播新闻。由于法例规定免费电视必须播出详尽新闻,否则可面临罚款甚至吊销牌照,亚视正遭到97之后从未有过的倒闭危机。

主要股东绝大部分是亲共富豪的亚视,过去经营遇到重大困难的时候,即使明知是赔本生意,也总有中共授意的“爱国爱港”人士出手解困。据报道,亚视在林百欣时代每日约亏损100万港元;2008年每日亏蚀达到200万港元,前亚视执行主席张永霖当时表示,至2008年,亚视历年最少亏损50亿港元。今次亚视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表面上是股东收水,背后涉及中共透过富豪操控媒体的操作,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不可避免带有习近平阵营与江泽民集团搏击的因素。

高院委任德勤合伙人

早前,亚洲电视股东蔡衍明在要求委任独立监管人入主亚视董事局一案中胜诉,高等法院指示亚视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决议委任两名会计师作监管人,又下令大股东黄炳均向独立第三者出售最少10.75%的股份,放弃成为大股东。

昨日(23日)德勤会计师行表示,已获高院颁令,分别委任德勤中国华南区主管合伙人黎嘉恩,以及企业重组服务主管何熹达,为亚视的共同以及个别经理人。两人将拥有投票权,并为亚视寻找行政总裁人选。德勤将会在今天举行记者会,详细解释法庭命令以及任命详情。

主要股东冷对亚视财困

亚视目前拖欠700多名员工1,500万元的薪金,主要股东至今都没有人愿意再注资让亚视渡过难关。亚视执行董事叶家宝昨日出席电台节目时表示,每位同事都“捱了好久义气”,暂时都很克制及专业,对运作未有影响,而他一直有与新闻部主管沟通,期望可以再与新闻部同事商讨,不要影响新闻播出。他又说,自己也未获发薪,“一分钱都未拿过”。

叶家宝呼吁股东蔡衍明能出手相助,他指身为股东的蔡家,过往一直没支持亚视,这时候应履行责任拔刀相助,帮亚视度过难关。叶家宝又称,现时仍有买家对亚视有兴趣,希望事件能尽快解决,但直言不敢推测何时有决定。他又否认亚视是外界所指的“红色电视台”,不过就承认很多市民“根本不看我们”。

叶家宝在前一日曾表示,曾经就财困接触亚视主要投资者盛氏家族(黄炳均及王征),对方称过去5年共向亚视投资20亿,对亚视已经“完成历史使命”。

日前亚视新闻部员工发公开信,表示明年1月1日起,不保证提供正常新闻编采,或会导致暂时停播新闻。有份发公开信的亚视新闻部编辑主任罗佩琼昨日在港台节目中表示,暂时未统计到多少员工参与,部门内也意见不一。她强调,新闻部员工发公开信,并非想搞工业行动或搞事,只是希望董事局尽快解决欠薪问题。对于主要投资者王征所谓“完成历史使命”,罗佩琼表示感到失望。

中共借富豪出资收买媒体

亚视近年来多番易帜,自1998年丽新集团老板林百欣在台湾牵涉一宗贿赂案被扣留,被迫出售大部分亚视股权后,大陆红色商家相继入主。同年以封小平、刘长乐和陈永棋为首的龙维有限公司购入亚视40%股权。4年后陈永棋和刘长乐收购封小平的股份,成为大股东,但掌舵4年仍无法扭转亏损。两人在2007年向查懋声及查懋德兄弟出售大部分亚视股权,由查懋声出任主席,但仍未能转亏为盈,继续录得巨额亏损,被迫四处洽谈出售股权,先后与香港宽频的王维基、台湾中时集团的蔡衍明和大陆商人王征接触,引发了一连串“亚视风波”。

近年亚视的节目质素被指每况越下,其亲共立场更备受批评,被称为“香港中央台”。例如2012年初,王征聘任《大公报》前执行总编辑雷竞斌为亚视副总裁,被指将中共批斗式评论模式引入亚视节目。同年反国教运动期间,亚视时事节目《ATV焦点》将学生抹黑为“破坏派”、被政客利用的“棋子”等,激起极大民愤,通讯局共收到4.2万宗公众投诉,同年底裁定该节目违反电视节目守则。

江派资金长期把持亚视

亚视由于长年亏损,求救于亲共资金,造成其政治立场对中共倾斜,而且越陷越深,越加不受大众欢迎,经营越来越困难,亏损越来越严重,以致不能自拔。

事实上,中共利用金钱收买操控香港与海外媒体早已不是秘密,其主要策略包括暗中出资让一些知名的富商出面收购媒体,其实资金都来自中共。中共长期利用这些“海外媒体”放料和过滤新闻,港台很多知名的报纸和杂志的背后控制权实际上都是中共。

中共江泽民集团二号人物、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曾庆红长期主管港澳事务,江派对香港政商界过去一直有很大影响力;亚视背后的金主,也被指具有浓厚的江派色彩。

例如亚视主要股东之一的香港兴业主席查懋声,身兼中共政协委员,主力经营地产。其父查济民是著名亲共商人,经常发表支持共产党言论,和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关系密切,江曾在查氏夫妇出版的诗集上作序。2007年3月底查济民去世时,曾庆红等中共领导人曾发吊电致哀,当年查懋声入主亚视。

曾庆红扶植的香港代理人特首梁振英,也被揭与查懋声一直有业务往来。据《壹周刊》披露,近期闹的沸沸扬扬的特首梁振英涉贪事件,也牵扯到查懋声。梁振英年前被曝出透过离岸公司WINTRACK持有一间DTZ分公司三成股权,但他坚持不肯透露是哪一间,直到澳洲报章揭发梁振英与UGL五千万港元的秘密协议后,揭破该神秘分公司原来就是日本的DTZ,而DTZ日本其中一名大客户正是查懋声。

梁振英被质疑在香港电视发牌风波力排众议,又不跟从顾问报告,拒绝发牌给香港电视的王维基,查懋声被视为这些政策的受益人,但梁振英并无申报与他的业务关系。

习清理江派蔓延经济领域

今次亚视陷入空前危机,却未有再获得富豪股东援手,王征更直言已“完成历史使命”,亚视是否能避过倒闭命运,仍是未知之数。令人奇怪的是,一直积极插手亚视的江派资金,这次却袖手旁观。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局势围绕习近平以反腐为名清理江泽民集团人马,正发生重大变化,对江派的清理行动也拓展到经济领域,海外企业过去与中共江派建立的业务联系,将来很可能不被习阵营承认。大纪元获悉,江派与各大公司签订的各种合约都会被否定,全部得重新谈,“今后局势会变化很大”。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12月初被当局宣布开除党籍并予以逮捕后,背后的江派最大“老虎”江泽民与二号人物曾庆红,被视为下一轮打虎目标。曾庆红已被监视居住,而习阵营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打虎行动已经席卷广东的江派马仔,并且瞄准香港的江派势力。不少与江派有关系的企业已经变成烫手的芋头,很多“爱国爱港”人士唯恐避之不及。

李东生落马牵陆媒抽广告潮

事实上,大陆媒体也面临相同窘况,据中国电子报载:大陆媒体今年“冷气团来袭”,今年第一季陆媒遭遇“广告抽单”严重,各家电视台的广告收入平均锐减至少四成以上。过去大陆单一家国营企业,动辄十余亿人民币以上的钜额广告预算,透过各地广告代理商投放于中央及地方各类平面电子媒体,且广告预算、节目收视率的计算,过去完全是广告商、代理商、电视台三方漫天喊价,众所皆知,其中有无数可操作的“猫腻”空间。

而这波“广告抽单”,被认为与今年2月被正式免职的公安部副部长、“610办公室”头子李东生有关。李东生是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核心成员,曾担任中央电视台、广电总局与中宣部高层,期间有不少能够“承包”国营企业广告预算的代理商,或能“取得”电视转播权利的制作公司,都被清查出利益瓜葛。为了规避麻烦,绝大多数国营企业立刻将今年原先排定的广告“抽单”,影响所及,民营企业也跟着抽广告,致使大陆媒体经营遭逢变局。

学者评中共收买港媒操控舆论

城大政治学系讲座教授郑宇硕表示,亚视这类红色背景的媒体正好反映香港传媒的生态,“一些传媒是非常走中共的路线,得到中共的赏识。很多时候,主持一个传媒会到等到中国政协等等的委任,变成了一些媒体会成为政委的晋身之阶。有些大的商界领袖、企业的老板买了传媒,利用传媒讨好当权者,利用传媒取得一些委任,然后将传媒卖掉。这个也是香港媒体的一些特色,事实上也反映了北京政府是想控制香港的传媒,当然这些现象是非常不健康的。”

他说,如之前港府在发出免费电视牌照时,有意不发给不听话的香港电视便是一例,“你看见这个电视发牌的情况,就是政府非常关注这个电视台会不会批评政府,会不会批评北京。没有关心、没有理会,一个电视台能不能够提供有质素的节目给市民。也完全没有关心在电视这个行业中,有没有足够的竞争,然后让市民享受有高质素的节目。”

郑宇硕认为,不方便猜测亚视几位富豪股东为何不肯申出援手解决欠薪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亚视今日的困局是港府一手造成的,“员工没有工资,甚至电视新闻也不能够播送,对市民都说是一种损失。为什么出现市民这种损失呢?当然香港政府是难辞其咎。”

责任编辑:澹修德

评论
2014-12-24 11: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