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美的理想国

置身神韵之场,仰见幕起幕落,神飞万古八荒,人的思维也随之扩大,于顷刻间恍然而悟,无论大千纷纭有多少人造理论与所谓主观认知,原来因善而美才是此世界之本相。(图片来源: fotolia.com)

置身神韵之场,仰见幕起幕落,神飞万古八荒,人的思维也随之扩大,于顷刻间恍然而悟,无论大千纷纭有多少人造理论与所谓主观认知,原来因善而美才是此世界之本相。(图片来源: fotolia.com)

2014/12/27

【大纪元2014年12月27日讯】无论东西方古老文明体系中,人类对的最初认知皆与“善”相统一。这不仅是贯穿于人类各类经典中的一个理念,更是早在文字草创之时,就已奠定其中的对美的界定。所以中国文字中,美与善同源同义,希腊文字中Kalokagathia(美且善的),表示美的Kalo与表示善的agathos以更直观方式成为一体。因善而美之美,由善而美之美,既善且美之美,才是真正的美。

真正的必将引起所有人的共鸣,因为美如同基因,微观而稳定的潜在于一切生命之构成,而并非某一门类或技术之专有。换言之,你可以不懂绘画,不懂音乐,不懂设计,但你却懂得什么是美。真正的大美展现在眼前时,被唤醒的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美的基因,所以当神韵演出的大幕拉开,在这一刻,有那么多的观众感到生命为之一震,凭泪水滑落,如天国之雨。

有西方观众说神韵是一生必看的演出(a must-see in one’s life time),因为神韵带给人的不只是两个小时的现场震撼,更是足以令其回味一生的至善大美。在神韵的演绎中,大国威仪非是虽远必诛的骄横,华胄之尊在于承载神传文明;大英雄的故事不是伟绩,而是责任;小角色的悲欢,哪怕软弱,却不失良善;大劫之前,行善者自得救度,黑云压顶,却升起心中之莲,……于是走出神韵之场,无论红尘喧嚣之上,或乃人生低回之处,无论风云异色,或是波平浪静,此神韵之美,时常涌动胸中,只要息心体会,便如山重水复转见桃花灵境,炎天大暑忽得清凉之泉。善是美的根,有根之美才有生命与力量,神韵的生动之美正示现出其不可思议的力量——灵魂因之而净化,心灵因之而愉悦,人生因之而智慧。

柏拉图将神的世界描述为理想国,理想国有着无始无终不增不减的绝对美,而现实世界由于是对神界的模仿,所以现实事物皆在理想国有其完美原型。曾有观众用柏拉图之理想国形容神韵。因为神韵的观众,无论来自哪个族裔,哪怕之前从未有过对中华传统文化之体验,只要走进神韵之场,几乎无一例外的感到久违的亲切,人人皆可在神韵的理想国中找到现实生活的原型,而更为惊喜的发现则是,现实之原型都是因善而美的。

置身神韵之场,仰见幕起幕落,神飞万古八荒,人的思维也随之扩大,于顷刻间恍然而悟,无论大千纷纭有多少人造理论与所谓主观认知,原来因善而美才是此世界之本相。在为怀疑主义所充斥的现实中,多少心灵沉沦于迷惑的泥沼,神韵之来,在天地间展示著无始无终不增不减的绝对美,更唤起我们曾经抱定,又中道失落的对此至善之美的信心。信心啊——只有失而复得才会知道信心的可贵。这就是为何看懂神韵的人们,对神韵没有评价,只有感恩。

然而一旦我们看懂了神韵,一旦至善之美如此生动的明了于心,谁又能有什么理由不立刻行动去自我提升,向着那个理想国的真实之美而努力呢。虽然我们无法臆度神韵之来将带给人类的更为深远的意义,至少在当下,神韵重新唤起我们对美的向往,对于麻木已久的灵魂,还有什么比这更为重要与现实呢。然而,当越来越多的人从生命深处升出对至善之美的渴望,蓦然回首,人类已然走在了文明重建与精神回归的圣途之上。

美即是善,善即是美,此不仅是东西方古老民族的美学共识,更是人类纵使难以企及却仍将孜孜以求永不放弃的理想。古往今来,多少人在脩远的艺术之路上毕生苦行,虔敬如托钵僧;多少不世出的大作曾经问世,又曾经失落。渐渐,不知是宿命难逃,或是自作自受,人类为私欲而堕落,为贪婪所迷惑,为罪恶而买单,离至善之美背道远驰,于是再难奏出天籁交响,歌出百灵妙音,成就天成之作。永恒不息的,似乎只有时间的炼火,过了太久太久,除了灰飞与烟灭,人们渐渐忘却在期待些什么。直至,于此人生之混沌中,忽然而遇神韵的大光明,连时间的炼火也为之暗淡,至善之美光焰无际,照亮人类启程足下,迈向美的理想国,此必将是一场伟大的修行,也必将收获盛美而芬芳的善果。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劳拉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