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短诗集:从简体字看中共及其党文化(37)

作者:伍新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2月14日讯】嗜权须 犄角长 长犄角 关门闹 妈挑阋 万变异 无道盗 无理次 血海划 主人隶

旨在毁弃神传文化,构建邪恶党文化的所谓消灭汉字,实现拼音化的文字改革,尽管不得不中止,但中共凭其流氓本性而对汉字所作的摧毁性、毒化性简化,业已造成非常严重的恶果。无论生造的,还是利用的古今异体、俗字、草书和外国汉字,其推行的简体字背后或字面里都渗透著其邪恶毒素。这些毒素犹若转基因,於潜移默化之中害人。今天回头一瞅,尤其是读过《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者,会看得很清楚。——题记

325、嗜权须(鬚、须——须)

胡须并必须,藏有啥猫腻?
须毛必须管,嗜权党附体。

(注:“在中国,党组织无所不在,无所不管”,“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九评共产党》之一)

326-1、犄角长(長——长)(一)

长本发长长,简而犄角长。
崇尚假恶斗,盗娼最风光。

(注:① 中共‘在几十年生存危机的挣扎中,不断充实发展和“发扬光大”其“假恶斗”的特征。’——《九评共产党》之六 ②“中共几十年流氓治国的恶果──国家流氓化。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虚假繁荣,是整个社会道德的全面下滑。”——《九评共产党》之九 ③“在党文化的体系里,处处充满流氓的匪气霸气”,“经过数十年中共对流氓粗鄙文化的宣扬歌颂,从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改造着人们的生活习性,把人变得满嘴脏话,行为低下。” ——《解体党文化》之四(下))

326-2、长犄角(長——长)(二)

头本长发毛,简长怪犄角。
党官长上长,妖风邪气嚣。

(注:“无论是中央政府一直到农村的村委会,行政官员永远低于党的官员,政府听命于同级党组织。”——《九评共产党》之一。)

327、关门闹(鬧——闹)

闹本市场战,改入门内干。
闭门闹运动,命丧八千万。

(注:① 闹字正体“闹”的外部首,不是“门”,而是“斗”。 ② “从1949年以后,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过中共的迫害,估计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 ——《九评共产党》之七)

328、妈挑阋(鬩——阋)

阋本儿斗殴,简改窝里斗。
斗争哲学滥,党挑阋墙斗。

329-1、万变异(萬——万)(一)

万本蜂类聚,简不问来历。
漫灌党文化,一万见万一。

(注:① “万”字正体“万”,《康熙字典》:亦指蜂一名。蜂类众多,动以万计,引申为数。甲骨文,为蝎子形。 ② 切断“字源”,实质上在灌输盲从的奴性肤浅思维)

329-2、万变异(萬——万)(二)

简万取异体,简化图变异。
变异红货色,特色一标记。

(注:① 万,异体字。且为读音同“末其”的复姓“万俟”的第一个字。 ② 舍正体,取异体,是中共这个异类邪恶本性的反映:‘“中国特色”是“中共流氓特色”的缩写。’‘中国跛足资本主义就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失业”变成了中国特色的“待业”;“解雇”变成了中国特色的“下岗”;“贫穷”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言论、信仰自由的“人权”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生存权”。’——《九评共产党》之九。)

330、无道盗(盜——盗)

偷嘴涎入皿,简盗过次品。
无道红魔盗,欺世倒乾坤。

(注:①“盗”字正体“盗”,上边部首是“涎”的古字。② 自古“盗亦有道”,江湖重哥们义气。可是,‘中共的同志之间只要一面临危机,就立刻相互揭发、落井下石,甚至栽赃诬陷、无中生有’。‘共产党残暴杀人,不施仁政;同室操戈,不讲义气;出卖国土,没有勇力;与正信为敌,缺少智慧;搞群众运动,非圣人治国之道。可以说,共产党连“盗亦有道”的底线都放弃了,其邪恶已经完全超出宇宙间相生相克的道理。’——《九评共产党》之四。)

331、无理次(次——次)

次本二哈欠,简而欠冰点。
一太欠道理,其次逻辑乱。

(注:① 次字正体“次”,右旁为象形字“欠”。欠,甲骨文为人上是空气——打哈欠。左旁为“二”:打哈欠,一个接一个。②“需要强调指出的是,党文化教育危害最大的不是灌输的具体内容,而是灌输给学生的认识世界、解释世界的认知框架。”——《解体党文化》之三(中)。)

332、血海划(劃、划—划)

锥刀船竿划,简明刀戈化。
红船血海划,杀吸有计划。

(注: ①划,原意:锥刀,用刀尖刻划。②划,原意:进竿拨船。小船,也叫划子。③中共靠“人民战争”、“人海战术”即血海战术夺得政权,尔后,有计划地开展各种整人杀人运动。而其所谓的“五年计划”,也不外是有计划的吸血而已。)

333、主人隶(隸、隶——隶)

本来隶即逮,简隶反被逮。
红朝主人翁,党奴全被逮。

(注:隶,原意音:及也;持尾者从后及之,音“代”,又音“队”;亦作“迨”、“逮”。肄也,音同。本也。秦晋之闲,方言余也,音“示”。狐子也,音“第”。)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4-12-14 11:4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