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专访人物写实油画大赛获奖欧美画家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戴兵/大纪元)

人气: 1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2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Christine Lin纽约报导)与往年不同的是,新唐人电视台第四届举办的“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今年首次接纳西方参赛者的作品。经过多轮严格评选,12月2日晚,结果揭晓,美国选手库克(Sandra Kuck)的作品《伊冯娜》 获得2014年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银奖,获得铜奖的包括美国选手弗格森(Max Ferguson)的《小提琴修理铺》、加拿大选手Clement Kwan的作品《演奏不止》以及波兰画家勒斯托(Lesstro)的作品《爱葛妮丝》,美国画家Daniel Murri 的作品《卖花的女孩》获得杰出人文奖。 油画大赛评委主席张昆仑教授和新唐人副总裁为选手颁奖。本报采访了这几名获奖的欧美画家,了解他们对艺术和创作的想法。

美国画家卡克(Sandra Kuck)

美国画家卡克(Sandra Kuck)(Courtesy of Sandra Kuck)
美国画家卡克(Sandra Kuck)(Courtesy of Sandra Kuck)
  
记者: 《伊冯娜》(Yvonne)背后的故事是什么?
  
卡克女士:这是关于我外孙女的肖像素描,伊冯娜今年9岁。在过去的几年间,我观察了她瓷器般的皮肤和凯尔特人的乱发,以及她的个性。她反应灵敏、机智、聪明。善于观察,很像她的祖母。
  
我选择的背景是龙的屏风和中式长椅,这在儿童肖像中不太常见。有龙在伊冯娜的头上跳舞,带着决心和好奇心看着观众。她的装束让我联想起拉斐尔早期,我非常喜欢的一种风格。
  
我也希望观众能停下来,仔细地观察她,以看待成人主题画像的方式来看待这部作品。孩子们对画的感知比我们想像的要好得多。
   
记者:你最钦佩哪三位艺术家,为什么?
  
卡克女士:尚克斯(Nelson Shanks)是我钦佩的艺术家,我运用他的调色法,将他的一些技术调整后为我所用。老一辈的艺术大师中,卡萨特(Mary Cassatt)是第一个让我关注的,她将母子关系用温暖人心的艺术形式展现。伦勃朗(Rembrandt)对光的和油画的运用都很精湛。洛克威尔(Norman Rockwell)通过油画的形式讲述故事。阿尔玛—塔德玛(Alma-Tadema)用卓越的色彩、样式和细节讲述故事。从这些大师身上可以学习到很多东西。
  
记者:您称自己为“浪漫写实主义者”(Romantic Realist),为什么?
  
卡克女士:我的油画将人们带入另一个时空,我希望让观众感受到一种平和与美丽。有人问我为何能将油画以如此细节的方式展现,同时不忘为作品注入新的生命力。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很快就68岁),我发现我的油画更复杂,更难定义。我的画作与我同步成长。
  

美国画家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美国画家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Courtesy of Max Ferguson)
美国画家马克斯.弗格森(Max Ferguson) (Courtesy of Max Ferguson)
  
记者:请给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作品《小提琴维修店》(Violin Repair Shop)。
  
弗格森先生:《小提琴维修店》这幅画是我正在创作的音乐主题系列画作的一幅,音乐是我另一项爱好。对我来说,这是一幅非常大的画作(44英寸x 30英寸)。我花了比其他画作更长的时间创作这幅画(8个月)。这也是我创作过的细节最多的作品,画中包括将近200个独立的物件。
  
身为一名工匠,我经常将其他工匠作为创作的主体。在这幅画中,一位优秀的小提琴工匠投入的工作,我试图用同样多的细节表现出技艺和专注。
   
记者:怀旧和那个地方的永恒似乎是作品中的一个主题。能否谈谈你对此的想法?
  
弗格森先生:我想让我的画作尽可能永恒。确实这是佳作的标志之一,我当然渴望这样。像怀念过去一样,我也期待未来,试图保存当代生活的各个方面,它们在快速的消失。在纽约市尤其如此,这个城市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快速的变化。我多年来画的许多题材都已经完全消失,或者翻新完全认不出来。在某种意义上,让人高兴的是,我已经保存了它们(至少在画作中),但是知道它们永远不见了,也是让人心碎。
  
记者:你最尊崇的三位画家是谁?为什么?
  
弗格森先生:对我影响最大的三位画家是伦勃朗(Rembrandt)、维米尔(Vermeer)和霍伯(Hopper):伦勃朗是因为他的灵魂和人性,维米尔是因为他构图和配色的感觉,霍伯则是因为他的题材以及城市疏离的一般心理方面。这并不是说我要复制他们或者向他们表示敬意,而是一种心灵相通和“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觉。
  
记者:从照片来创作,在你看来,什么是关键的考虑因素?
  
弗格森先生:我更愿意直接从生活来创作。不幸的是,因为题材,我通常不得不研究我拍摄的照片来创作。(从生活来创作可能是不切实际的,或许是不可能的。比如,我不能在一个地铁站设立3个月的画架。)
  
对我来说,研究照片仅仅是一个起点。我不是它们的奴隶,我在工作室里将它们改变了很多。最后的画作实际上与原来的照片大不一样。让我的画作看上去像照片一样,这个从来不是我的目标。我想这只是自然的比作照片,但是同样的是,这不是目的。“照相写实主义”与我的画作的差别就是做与用心做的差异。
  

加拿大华裔画家关先生(Clement Kwan)

华裔画家Clement Kwan. (Courtesy of Clement Kwan)
华裔画家Clement Kwan. (Courtesy of Clement Kwan)
   
记者:您为什么会选《演奏不止》(Forever Playing)这个主题 ?
  
关先生:我喜欢在附近照相。这位80岁的老人正在会场吹短笛。我很惊讶他吹得这么好。
  
记者:您自己弹奏乐器吗?
  
关先生:我弹奏的乐器大多数是中国乐器,我最喜欢的是笛子。我也总是热切的想知道别人是怎么演奏他们的乐器的。
   
记者:您在中国出生,现居加拿大。您是如何胜任写实主义画家的培训和加拿大的工作环境的?
  
关先生:在加拿大,培训是非正式和自编自导的。我通过互联网学习其他艺术家如何进行艺术创作。每当我去其他城市访问时,也会寻机学习,今年夏天我就在纽约花好几个小时呆在博物馆里。
  
记者:您觉得写实艺术家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最难掌握的技能是什么?
  
关先生:最难也是最重要的部分是,以艺术的眼光看待事物,产生新的艺术点子。你的思维必须是开放的,而且没有任何精神负担和压力。
  

波兰画家勒斯托(Lesstro)

波兰画家勒斯托(Lesstro)。(Courtesy of Lesstro)
波兰画家勒斯托(Lesstro)。(Courtesy of Lesstro)
 
记者:请谈谈你的作品《爱葛妮丝》(Agnes)。

勒斯托先生:爱葛妮丝曾是翻新装修队的负责人,面临着许多生活中的问题。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立即决定,我应该画她。在我的想像中,她不是穿着旧的牛仔裤,而是身着漂亮的巴洛克风格的裙子,四周环境挂满了窗帘。我想让这个女孩忘记麻烦,感觉像一个淑女。就是这样。当她身穿这件巴洛克风格的裙子摆出姿势照相时,忘记了自己的烦恼,我捕捉住她感到快乐的这一刻。
  
记者:你认为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肖像画家?
  
勒斯托先生:一幅好的肖像画表现模特悦人的一面,应该捕捉到主体的内在本质,而不仅仅是表面上的相似。
  
这些东西都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我认为这还不够。在一幅真正成功的肖像画中,还应该有一个神秘的光环。人是艺术最好的主题。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深藏情感、记忆和梦想;画家的任务不是全面展现,还要保持人的神秘,引起反思。
  
记者:你最尊崇的三位画家是谁?为什么?
  
勒斯托先生:尽管仍是一个大胆的艺术决定,我创作了很多古典的绘画作品,希望继荷兰、法兰德斯、西班牙和意大利画派之后,开创一个欧洲当代艺术模式的新的运动。
  
我最尊崇的三位艺术家是伦勃朗(Rembrandt)、维米尔(Vermeer)和委拉斯开兹(Velazquez)。
  
我最欣赏伦勃朗的是他绝佳的明暗对比(光和影)、块的直觉和表现。维米尔在我看来是最好的调色师,委拉斯开兹则在自由的笔触方面独一无二并且完美无缺。
  
记者:你觉得写实画家应该具备最重要的技能有哪些?哪一个是最难以获得的?
  
勒斯托先生:如今艺术变得平庸,艺术家更多与社会打交道而不是艺术。写实油画成为人们嘲弄的对象,人作为艺术的主题也一直被贬低。
  
我认为,除了标准的技能,如明暗对比、块直觉、比例和感觉色彩,写实画家应该具有伟大的观察能力。然而,最重要最困难的是创造自己的风格,以此和其他画家加以区别,忠于自我。
  
从平庸的、处于主导的照相写实主义中逃脱出来,是当代写实画家的一个巨大的挑战。
  

美国画家穆里(Daniel Murri)

美国画家穆里 (Daniel Murri)。( Courtesy of Daniel Murri)
美国画家穆里 (Daniel Murri)。( Courtesy of Daniel Murri)
   
记者:您出生在哪里?您在意大利生活和创作得到什么收获?现在在哪里生活?
  
穆里先生:我从小在加州和犹他州长大。我在童年早期从哥哥姐姐和绘画班那里入门画画,我的姨妈把我引入油画。我获得杨百翰大学的奖学金学习插图,那里有人物写实主义的坚实基础。
  
我又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修读一些课程,在我看来,那里是首屈一指的学习传统绘画的学院。那段经历帮助我连接19世纪的绘画传统并且得到更深入的理解,在我看来,那是绘画技艺的最高水平。
  
记者:《收柠檬者》(Lemon Gatherer)和《卖花女孩》(Flowergirls)两幅作品,灵感都是来自意大利,却是具足工作室风格的肖像画。为什么你做出这样的选择?你希望捕捉什么样的感觉?
 
穆里先生:《卖花女孩》这幅作品的灵感出自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的一段经历。在那里,像在其他的城市一样,民众在晚上聚在一起社交,享受历史名城的氛围。一天晚上,两名吉普赛女孩吸引了我,她们走到我和妻子跟前卖鲜花。我给妻子买了几束鲜花后,两个女孩就急切的跑过市中心广场,到冰激凌店里享受自己的成果,我被她们迷住了。
  
创作《收柠檬者》是为了表现人对技艺的专注和热情,不管是什么技艺,这在整个意大利的文化中非常明显。在坐落于佛罗伦萨之外的一个小山镇,在网贝里亚庄园里有一个完美的花园。这个花园的特色之一就是有许多精心养护的柠檬树。在这幅绘画中,我想要传递的就是传统的感觉和培育这些树的关怀。
  
记者:在你的另一幅作品《慈悲》(Compassion)中,耶稣将一件大衣盖在两个小孩身上。创作这幅画的动机是什么?
  
穆里先生:这幅作品我想要描绘慈悲,我相信耶稣是慈悲、温暖和爱。这些元素有助于我自己的人生以及在一个成功社会中成长,这幅画是为耶稣基督教堂的后期圣徒创作的,在那里有一个特殊的仪式,来凝聚和弥阁家庭。这幅画还有意提醒那些参加仪式的人们,这些都是耶稣基督的牺牲(用红布表现),才让家庭的弥合(通过互相拥抱的女孩表现)成为可能。
  
记者:您最尊崇哪三位画家?为什么?
  
穆里先生:我从三位画家那里获得灵感,包括布格罗(William Bouguereau),他技艺精湛,可以如此美妙的将现实理想化或者古典化;安东尼‧齐赛里(Antonio Ciseri),他能够绘制出戏剧性的场面,而不流于闹剧,还具备绘制人体的能力;卡尔‧布洛赫(Carl Bloch),他可以结合写实主义、古典主义、历史、宗教和寓言等元素创作宗教画作。这种结合,我认为是一名画家能够达到的最困难、最高水平的成就。
  
记者:您认为写实画家应该具备的最重要的技能是什么?
  
穆里先生:我认为一个重要的技巧是理解构图的能力。除了构图简洁,更重要的是对构图的感觉,过去的画家对这个掌握运用得非常好,这种能力在当前的画作中并不多见。特别在绘制肖像的写实主义中,要考虑许多重要的方面,包括色彩、光线、视角、人物之间的互动以及人物姿势,甚至手的姿态,还有面部表情,所有这些都有助于画家成功表现一个故事或者感受。 ◇◇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戴兵/大纪元)
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戴兵/大纪元)
 

责任编辑:汉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