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彭博:全球油价崩跌 赢家和输家都有谁?

随着油价下滑和西方制裁,俄罗斯的卢布自6月至今已经贬值超过40%,12月3日,莫斯科展板上显示卢布对美元的汇率再创新低。(AFP/Getty Images)

人气: 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12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周小双综合报导)国际原油价格已经自今年6月份高点下跌超过38%,这自然使那些原本依靠油价赚取大量美元的石油出产国感到切肤之痛,不过也有人在油价下跌中获利不少。要说谁是最后的赢家还为时过早,但迄今为止的赢家和输家已初见分晓。

航空公司和押注油价下滑的投资者都是赢家

彭博社12月4日报导称,全球油价崩跌最明显的赢家自然要数那些航空公司,因为航空公司节省了大量的燃油成本,却没有把机票价格下调,让利给乘客。

亿万富翁利昂‧布莱克(Leon Black)旗下的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Apollo Global Management LLC)早在9月29日已经出售页岩油钻机设备公司——速龙能源公司(Athlon Energy),当时国际油价自年内高点下滑29%。提早出场也让布莱克成为赢家之一。

37岁的伦敦对冲基金经理安杜兰(Pierre Andurand)因为押注油价下跌,已经在11月获利增长了18%。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原油进口国,也趁著油价下滑开始大量储备原油。

花旗集团大宗商品研究部门负责人莫尔斯(Ed Morse)曾最早也最频繁预测美国石油产量的膨胀将压低国际油价。他此前预测油价将会跌至75美元/桶,如今这一预测不但成为现实,而且价格下滑的更多。

油价下滑最大输家:俄罗斯、伊朗和委内瑞拉

油价下滑的输家包括俄罗斯,近期卢布随油价同步下跌。正如俄罗斯正在流行的一个黑色幽默: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年龄、油价和美元兑卢布的汇率都会在明年触及“63”这一数字。

12月4日,为救助因卢布下跌而面临困境的银行系统,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动用该国储备金纾困,而通常这些资金用于投资公路、铁路等基础设施项目。

随着油价下滑和西方制裁使得无法获得外部融资,卢布自6月至今已经贬值超过40%,俄罗斯的经济更加雪上加霜。俄罗斯官员称,若油价持续下跌,俄罗斯将在2015年陷入经济衰退。

原本已经因为发展核计划而遭受西方制裁的伊朗,油价需要达到130.50美元才能实现预算收支平衡。面对70美元/桶的油价,伊朗只能接受OPEC的集体决定。

对于OPEC组织内部财力最弱的委内瑞拉,油价的崩跌是一个灾难,因为这很可能会引发内乱和货币大幅贬值。

此外,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俄克拉荷马州和北达科他州的部分地区的页岩油钻井在目前的价格(70美元/桶)也无利可图。其中受害最深的页岩油生产商包括休士顿的哈尔康资源公司(Halcon Resources Corp.)、古德里奇石油天然气公司(Goodrich Petroleum Corp.)和俄克拉荷马的桑德里奇能源公司(SandRidge Energy Inc.)。

因投资者押注油价下跌将削减铁路运输,而且加上铁路运输容易发生意外等负面消息甚嚣尘上,铁路类股票正在不断下滑。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BI),大陆资源公司(Continental Resources Inc.)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哈罗德‧哈姆(Harold Hamm)在过去的三个月来财富已经缩水了120亿美元,接近其个人资产的一半左右。

哈姆说:“如果亏钱,没有人会去(页岩油)钻区进行勘探或开钻井”。

带着未知数的赢家或输家

12月4日,OPEC的领导国沙特阿拉伯宣布进一步加大对美国和亚洲出口原油的折扣力度。该国国有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称,将1月份出口至亚洲的所有等级的石油售价较12月价格调降1.5~1.9美元/桶;出口至美国的各等级石油售价调降0.1~0.9美元/桶不等。

沙特阿拉伯在刚刚11月27日结束的OPEC(石油出产国组织)会议上力压群雄,拒绝部分财力较弱的成员国呼吁减产保价的要求,继续保持该组织原油日产量在3,000万桶,以保持OPEC在全球原油市场的份额,同时希望用市场之手将部分成本较高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淘汰出局。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估算,沙特阿拉伯的产油成本在83.60美元/桶的水平,而目前布伦特原油价格目前创下近5年新低水平后,目前仍在70美元/桶附近震荡。由于沙特阿拉伯有7,36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承受油价下滑带来的财政压力。

此外,若油价持续下滑,也将考验加拿大油砂开发的经济性。卡尔加里的横加公司(TransCanada Corp.)希望打造梯形XL管道把石油运送至美国墨西哥湾沿岸。

如今这一管道方案一直遭受环境保护主义者的反对,而且该梯形法案在11月19日遭到美国参议院的否决,奥巴马政府因此推迟了实施该项工程的决定。

在油价继续下滑的情况下,是否还有必要千里迢迢从加拿大把油引入美国也成为未知数。

责任编辑:林诗远;复核编辑:姜斌

评论
2014-12-05 10: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