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桂重金属污染20年致村民中毒 真相被封9年

人气: 3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4年1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霞报导)广西省大新县一个村庄近日被曝遭重金属污染长达20年,以致村民因镉中毒而出现身体畸形、异变和骨痛等症状,农田也被污染废弃。村民上告维权十几年无果,而村民的体检结果也被检测机构封存长达9年,村民如今贫病交加,艰难度日。

村中土地被重金属污染20年 民无田可种

据澎湃新闻报导,位于中越边境处的广西省大新县五山乡三合村常屯,于1954年建成一座治污技术和设施都不合格的铅锌矿后,给所在村庄和村民造成非常严重的环境污染,官媒称污染时间已长达20年。村民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出现中毒症状,手脚关节变形、畸变,骨痛等症状。村民贫病交加,艰难度日。

常屯4个居住区位于铅锌矿区的东南面和下游地带,其中第4组距离选矿车间相距仅百余米。铅锌矿中含有镉,而铅锌矿开采时却只回收铅锌两种金属,其余共生金属全被弃置在尾矿,结果导致尾矿中的镉含量超高。矿区的有毒污水直排出去,不仅大范围多方向侧漏,还直接排入村民灌溉农田所用的水渠,以致污水在耕地蔓延,农田中重金属蓄积。

65岁的村民吴仕民称,村里在1954年建了铅锌矿后,到60年代时村民就发现地里的水稻开始枯苗,收成也不好,而矿方只是给了很少的赔偿了事。后来到了90年代,村里的水稻开始大范围绝收,矿方和官方却全都不想负责。于是,常屯4组200位村民于1999年将铅锌矿告上法庭。

2000年,常屯的农田被检测出含有重金属污染物铅、锌、镉和汞等,农田灌溉水中的镉含量达到0.087mg/l,比标准含量0.005mg/l超标17.4倍,最高超标达29.1倍。这还是按照三类土壤标准,若按照二类土壤(镉含量小于0.6mg/kg)的标准计算,最高超标达48.5倍。法院判决书则显示,被污染区稻谷中均含有有害的污染物,镉超标11.3倍。

目前矿区的含镉废矿水还在继续污染耕地,常屯的土地因污染严重而被当地政府禁止种植庄稼,只发给村民少量的粮食糊口,很多村民离家到外面打工为生。村子附近又没有菜市场,以致村民为生存只好在屋门口开荒,又从外面挑来土铺在上面后种菜吃。

村民中毒后痛苦不堪 手脚畸形

常屯18名有骨痛症状的村民手脚均有不同程度红肿变形,他们表示疼痛部位多在腰部以下、大腿、小腿关节到脚掌或手下臂到手掌。74岁的村民黄纯普双手食指和中指的第一关节变形,并扭向拇指折成一个锐角,一到阴雨天便疼痛难忍。82岁村民黄民善大脚趾的关节肿大,脚趾头朝内蜷曲变形。2001年体检时被检测出尿镉指数达16.95微克/升。村医吴金杰称,每天都有很多骨痛的村民找他看病,却也只能用膏药贴在痛处缓解一下。

村民黄贵强和二哥黄富强自2000年开始手脚关节肿胀、剧痛,发病时全身麻痛不能动,只能靠止疼药支撑。目前黄贵强双手从手腕到手背上出现很多疙瘩,手掌也变形无法握合,被鉴定为“二级伤残”。大哥黄进强在瘫痪10年后于2013年死亡。兄弟三人于2001年3月即被检测出镉中毒,黄贵强的尿镉指数是24微克/升,黄富强为4.29微克/升,黄进强则高达11.25微克/升。而尿镉数值定达到5微克/升即被认为是镉中毒。

2013年时,广西某高校教授曾带学生来村中做镉污染对健康影响调查,在随机选取的15个不同年龄段村民中,有4人患骨关节病,4人关节肿大变形 ,11人有骨痛症状,10人眼球周围有明显的棕褐色环。长沙市疾控中心李继猛等曾于2013年发表论文,称长期接触低浓度镉可导致身体的钙排出增加,骨负荷加大而加重骨质增生。

官方封锁真相9年 民上告无门

村民黄贵强表示,1987年时,曾有南宁冶金局和本地防疫部门人员到常屯检测水土及部分老年人的血液和尿液。之后村中有老年妇女被要求到矿职工医院进行“驱镉治疗”,但化验的结果村民却一无所知。

2001年3月,常屯46位村民自费到广西职业病防治研究院检测尿镉指数,其中有20人的尿镉含量在5微克/升以上,按照相关标准,超过此值就是慢性镉中毒。目前这46人中已经有2人死亡,除黄进强外,另一位名叫吴民全的老人尿镉值为7.8微克/升。还有一位1991年出生的孩子,其尿镉值为7.44微克/升。

2004年常屯村民到北京上访,当地官方最后派广西职业病防治研究院于2005年末对该村村民进行了体检,但检测结果村民至今也没有得到,被封存在该院资料室内长达9年之久。而这9年里没有任何机构再给村民做过体检。有记者询问该院一位曾参与体检的医师,但其拒绝透露当年的体检结果。

而该院一位医师在2010年发表的论文中,披露的体检数据与常屯村民吻合。数据显示,361名参与体检的村民中,有195人的尿镉值超标,最高值达到35.2微克/升。但该论文作者拒绝回答该数据与常屯村民2005年的体检数据是否相关。广西省职业病防治院也以“体检信息可能不宜公开”为由拒绝陆媒记者调取体检结果。 

大新县政府官员表示,因考虑到社会稳定而不能公开重金属污染信息。多位镉污染研究人士也表示,镉污染数据是“雷区”,在写论文时要把相关数据隐去或模糊处理。中国政法大学的王振宇则认为,实施体检的广西省职业病防治院有义务向常屯村民告知体检信息。

目前常屯村民手中的自费检测结果在诉讼和求偿中不被承认是证据,而医院检测的数据又被封锁,以致村民求告无门。村民因没有钱治病而长期靠服用廉价的激素类药物止疼。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4-12-06 11: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