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撼不动的正信》获银奖 画家谈创作体悟

中国画家李奔的画作《撼不动的正信》获得银奖。(李奔提供)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1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第四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获奖结果揭晓,中国画家李奔以作品《撼不动的正信》荣获大赛银奖。他表示,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新唐人油画大赛的宗旨给了他很大启发,两年的作画过程中他不断有所体悟,在处理手法上获得灵感。

中国画家李奔以画作《撼不动的正信》获得银奖,图为新唐人电视台副总裁(左)为李奔(右)颁奖。(戴兵/大纪元)
中国画家李奔以画作《撼不动的正信》获得银奖,图为新唐人电视台副总裁(左)为李奔(右)颁奖。(戴兵/大纪元)

从构思到完成耗时两年

《撼不动的正信》这幅画从构思到完成用了两年时间。画面中一名大法弟子的双腿被绑着受刑,两名中共警察要把他从楼梯口拽下来,在楼梯口撒上很多碎玻璃,但是他像一座纪念碑,岿然不动。
  
李奔说,故事的蓝本源自明慧网上报导的一个真实故事。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瞿延来,因为修炼法轮功,2002年被中共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上海提篮桥监狱,遭受酷刑,被绑在“死人床”上长达7个月。有一次,监狱恶警故意将他的腿绑上,在楼梯的几十个台阶上拖上拖下,导致瞿延来的双腿被楼梯台阶的硬水泥棱角磨损至骨头露出,鲜血淋漓。
  
李奔阅读为瞿延来辩护的律师郭国汀的文章,被瞿延来的一句话深深触动,“从他(瞿延来)自己的讲述说:我一声都没吭。当时我被他这一句话给震动了。我说我一定要表达这个一声不吭的原因,他这一念是什么念,怎么能够这么坚强。”
  
他开始琢磨,如何表现人物内在坚定的信念。经过不断的摸索,李奔决定从构图上把人物主体置于金字塔顶端的位置。
  
李奔:“在体现的手法上,上面大法弟子的形象是亮的、闪光的。按一般的表现手法你得想这是哪儿来的光啊?这个环境光源在哪儿啊?这是一般习惯性的思维。在创作过程中想到,他本身发光就代表他一种坚定的信念。两名警察是邪恶的象征,处在(画面)下方。他们怎么能够拽得动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真正的信念呢?”
  
画面下方俩恶警的动态颇有些蛤蟆的姿势,很是张牙舞爪,却又无能为力,“就是表现内在的,不是身体重沉的概念,是从表情、颜色、服装和动态,包括周围环境的处理,就表现他的岿然不动,完全是不可动摇的。”
  

从创作中升华

从中央美院附中、一路直到中央美院毕业,基本功掌握了,李奔和很多画家一样面临着创作上的挑战。“虽然经过严格的静物素描训练,但是创作意识、对创作的理解和掌握上,到毕业以后基本上是空白。国内大都是歌功颂德,20多年,艺术家想不到表现什么,没有方向,有些画家思路打开了,也很快被封杀。因为在那个环境,没有自由的思想,也没有真正神传文化的承传,是一种很封闭的、遏制人灵魂的社会背景。”
  
从参加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开始,李奔发现大赛的宗旨——弘扬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人物写实油画艺术——很启发人。“在开始时不会想到这些问题,以前就是想怎么画的好,怎么画能出名,画什么值钱,画完怎么卖啊,考虑这些,你说能出好作品么?但是看到新唐人大赛这种理念和意识引导,非常有帮助。”
  
与两年前相比,李奔笑着说,最开始的画面效果跟现在完全不同,“形式是没有变,但是画面的处理,人物的形象、表情,包括很多细节的处理,变化很大。一张画的变化,也不是说动态变化多大就有一个改变,不是。同样是一个人坐在那儿,动作也不变,只在色彩上,在衣纹的处理、表情的处理上,基本上就是我心里对创作认识的升华。因为你在画的过程就老得想着,我怎样做到纯真、纯善、纯美呢?不行,这不够,开始是不够的,你肯定要调整,两年基本上就是调整这个。”
 
“一直到最后结束的时候,我个人觉得基本达到大赛的要求,但是艺术无止境。”李奔说,新唐人的宗旨,使作者能够在创作过程中,道德观念不断有新的要求,“只要对自己有要求,就会不断进步,在创作过程中不断提升,心灵也不断升华,画也会不断提高。”

评委: 一幅画回答了很多问题

大赛评委主席张昆仑教授点评,这幅作品画面的信息运用的很好,“有时候人们想,怎么法轮功学员就打不倒呢?等你看明白了,就是这么一张画,就回答了所有这些问题。”
  
张昆仑教授说,以往中共邪党想要迫害谁,不超过三天就打倒了,面对邪恶迫害时这位法轮功学员对正信的坚定,如山如磐石。中共这么大一个国家机器迫害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也都无法动得了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所以就这么一张画,象征着正邪较量的结果,都已经告诉观众了。
  
他说:“构图非常巧妙,有力,在这一瞬间,打给观众的信息非常深刻,视觉语言上绝了。 所以艺术创作是生活的提炼,经过画家之手,就是艺术,高于生活,就像黄金那样具有价值。”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既要着重人物外形特征的“逼真”,又要刻画出人物的内在神韵,李奔说,“形神兼备”是正统写实画家要面对的首要难题,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真的达到逼真的效果。艺术家进入忘我状态,从中悟道,与传统文化中的悟很接近。
  
“虽然他不是修炼的人,但是创作本身会引导人,向那个方向思考,因为创作是提炼生活,所以从世俗中跳出来,分析这个社会怎么样,他可能会更清醒,这很像修道的状态。”李奔说,这种追求所能达到的境界“永无止境”。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李奔真诚的说,两年创作过程中,他请教了太多人,看到大赛吸引了很多高水平的东西方画家,非常开心,“技法上的细腻,逼真的神功不是简单的问题,从颜料到画布的准备都得在很正的状态中做,包括挤颜色、调色板,这一笔画上去的时候,这个心都不能太乱。很多细节、专业上的东西,我都想和他们交流。”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