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为什么要在乎?”-葛特曼谈《大屠杀》

伊森•葛特曼,2014年8月发表《大屠杀:大规模屠杀,活摘器官,中共对异议人士的秘密解决方式》(葛特曼提供)

人气: 22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2月07日讯】

本文摘要:

–“在所有关于‘这是否真的在发生?’的问题下,真正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在乎?’而那才是这本书的精髓:去接近人,近到足以触摸到,甚至闻到这些证人的汗味儿。”
–“这些人都在等着你,就像灵魂永远不会安息,直到你把他们铭记于心。如果你在乎,你应该拥抱他们。”
–“我们作为一个物种最危险的事情–除埃博拉、各种病毒和瘟疫–是我们人自己陷入种族灭绝的倾向。”
–“她56岁,与我同龄。我们都不会永远活在世上。难道不应该听她的证言吗?若非此时,更待何时?”

(大纪元记者Rosemary Byfield爱丁堡采访报导,李景行译)11月27日,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在爱丁堡“文字的力量书店”(Word Power Books),开始他的新书《大屠杀:大规模屠杀,活摘器官,中共对异议人士的秘密解决方式》(The Slaughter: Mass Killings, Organ Harvesting, and China’s Secret Solution to Its Dissident Problem)在英国的正式推广。

通过对当事人进行持续的面谈,大部分是法轮功学员,这本书强有力的记录了中共镇压、酷刑和杀人的新手段。葛特曼本人不是法轮功学员,但对他们在中国的困境有深深的关注。

继加拿大八城市之后,英国之行包括英国议会、威尔士议会、苏格兰议会、格拉斯哥等城市。

除了英国议会议员和地方议员外,葛特曼与《血腥的活摘:杀害法轮功以获取器官》的作者–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的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一同进行讲座,观众还听到了法轮功学员亲自讲述在中国经历的刑讯制度。

他在爱丁堡接受大纪元记者Rosemary Byfield访谈,促请公众关注新书内容。

问:乔高 – 麦塔斯的报告写于2006年,你的新书《大屠杀》有什么新的内容?

葛特曼:我的书几乎完全是基于实地调研的结果。我采访的人相当多,每人用几小时,有时会用几天,去刨根究底。此外,我在“为什么?”上花了很多时间,为什么中国政府采取这样一种野蛮的冒险?什么是其与法轮功真正的矛盾所在?通过关注法轮功,其发展,以及在其发展过程中中共如何镇压,我获得了答案。

我的书还深入研究了法轮功在监狱中采取的抵抗行动,以及如长春电视插播之类的事件对镇压的轨迹产生了深远影响。然而,在最后的分析中,我非常努力地让读者得出自己的结论。乔高和麦塔斯是非常受到尊敬的人物。我只是个作家,因此,此书的意图是,如果你愿意,可以通过阅读和判断自己得出结论,且人们应该对证据做出自己的评估。

问:你取得的证据是什么?

葛特曼:平心而论,我不能在此总结整本书!你看,我的很多证人接受了极不寻常的体检-在劳教所、监狱、拘留所,或黑监狱,很清楚,体检的目的是评估他们的器官或组织的匹配。不只是法轮功,还包括维吾尔人、西藏人,甚至地下教会的基督徒。

想想看:维吾尔族和法轮功之间,他们不怎么有机会交谈,不是吗?藏人会与维吾尔人交谈吗?也许有一点点。那么,这些不同群体的人说到了完全一样的体检,那表示什么样的可能性?

但我们不必仅靠这些陈述。有几个医生,包括一个用自己的手进行过活摘器官的。阅读第九章:这是在强摘器官的指控浮出水面之前,一个医生意外的碰上了出售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在其它情况下,特定某日甚至某时的心脏移植,好像中共当局有能力去预测某个交通事故。当然他们是有一个巨大稳定的供体来源。同样,人可以自己判断,但我认为证据相当清楚,这个稳定的来源大部分都是法轮功学员。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4年8月发表的英文版《大屠杀:大规模屠杀,活摘器官,中共对异议人士的秘密解决方式》(Pam McLennan/大纪元)
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4年8月发表的英文版《大屠杀:大规模屠杀,活摘器官,中共对异议人士的秘密解决方式》(Pam McLennan/大纪元)

问:你的书反馈如何?

葛特曼:反响强烈,一位评论家称这是“原子弹”。开始获得认可。在台湾,因为书中的证人之一正在竞选台北市市长,反应尤甚。我预计中文版会很受欢迎。在美国,我的新书发布会在国家民主基金会(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举行,房间里挤满了人;在加拿大,这本书最近在亚马逊的中国类书籍销售中位列第一。

但我想,更广泛的认识是这样的:乔高 – 麦塔斯报告于2006年发布,对很多人,即使还没看过此书的人来说,他们会想,有人2014年就这个问题写了一本新书,表示乔高和麦塔斯没有做无用功,他们击中了一个内幕很深的事情,否则,没有一个头脑清醒的记者会投入这么多的努力,七年的努力,就这个问题写了一本书。

问:你有什么话想对大纪元的读者说?

葛特曼:谢谢你的问题,虽然这可能对我们俩都不是令人愉快的问题。我对此感到抱歉,但是你要做好准备。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已经习惯于这样想法,一切都应该即时在互联网上公布,并应都低于900字。当然,一切都应该是免费的。

而我的书有355页那么长,有超过70张图。所以,是的,我说一本书可以做一些很神奇、很深刻、一篇900字的文章无法实现的事,虽然你可能要自己体会,而不只凭我讲。至于得到的速度,你可以在三分钟内下载到您的亚马逊的Kindle上,最后,我恐怕出版商确实不得不收费。

但是,唉,这本书使我的财物状况有些困窘,所以这本书在这儿卖几本、在那儿卖几本,目前都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去买本二手的、去借一本、只要不是去偷,我才不在乎–但看在上帝份上,去打开书,如果你喜欢,可以从中间某处开始,跳到结尾,或把番茄酱抹在书页上,不管做什么!就读读它。我写这本书不是为了把它当人权道具,是为让人阅读,并且,是的,是为了让你思考,而不是替你思考。我不知道是否有些人就担心这个。

那么,法轮功学员会不会买我的书呢?是否他们认为自己已知道这些事了。但他们是否想过,他们知道的可能并不如自己认为的那么多?他们会不会因此书的内容感到惊讶?这未必是件坏事吧?我觉得有些法轮功学员也担心那个,我可能有点失礼或只是愚蠢,好,他们能否铭记在心这件事?那就是法轮功学员和非学员的人都对这本书发表了评论。这不是秘密;这些内容都在“鸣谢”的部分里。

或者法轮功学员或中国异议人士认为他们会觉得无聊?但是,任何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操心写完一本沉闷的书、或法律的大部头、或者课本,因为我觉得在所有关于“这是否真的在发生?”的问题下,真正的问题是“我为什么要在乎?”

而那才是这本书的精髓:去接近人,近到足以摸到甚至闻到这些证人的汗味儿。

对我个人最令人失望的事情—实际上发现这个事实让人相当受打击—就是,有一些人,尤其在英国,那些我喜欢和佩服的人,真正致力于这个问题的人–认为强摘器官是犯罪的人—然而他们找到无尽的借口逃避坐下来阅读这些,我不仅把我人生中巨大的部分致力于此,还可能帮助他们以集体之力,来结束这场滔天罪行,言语无法形容……

问:你提出的是关心的问题……

葛特曼:但我不能强迫人们去关心。是的,我希望人们互相接触,横跨地域,跨越语言和文化障碍。这就是为什么我的书中有艺术,不仅仅是科学。是的,这些证人都是让人感兴趣的人,坦率说,许多人的人生比我自己的更让人感兴趣。他们出现在这本书中,是冒着自己和家人生命安全的危险。这些人都在等着你,就像灵魂永远不会安息直到你把他们铭记于心。如果你在乎,你应该欣然接受他们。

问:关于政府,你希望他们做什么……?

葛特曼:我不太担心,因为政府工作人员会读。他们有时间读。如果他们不读,就被解雇了。我正在与乔高和麦塔斯一起在英国各地旅行。总体上,我们得到了政府的礼待,由于工作人员已经读了我们的东西。记者没有时间去看书。没有。这本书最终是为这些人而写。

问:这是一本非常感人的书,关于人的书。

葛特曼:嗯,这不是一个法律问题。目前在中国没有真正的法律。不可避免地,这是本关于人类的挣扎的书。我在此书中也不仅只呈现法轮功学员是受害者。

我并不是说这是法轮功的最终历史,或有史以来就此问题最伟大的记载,或最终的定论。一点也不!但我要说,这是一段值得阅读和讨论的历史,当然,也可以质疑。

至于说这个暴行背后的政治势力—用一种滑稽的方式说,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变化,我现在对此感觉更乐观。我们刚刚去过威尔士。这其实是第二次。与第一次相比,这次受到的接待算是非常好。显然他们想在政策层面对这个问题做些什么,可是……可是……事实是,我们一直都知道,这些东西都是真实的。

拿苏联的古拉格来说。整个西方世界,我们都知道它的存在。但它用了一本书,实际上只是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的一章—我的意思是,第一章把集中营比作一个污水处理系统。如此强大的比喻!即使西方人只读这一章,它迫使人们重新审视古拉格,去面对真相。当然我不是把自己比作索尔仁尼琴。一点也不!但我要指出,你可以在亚马逊不花一分钱阅读我的第一章。当我听到人们说“嗯,我想我会发现这本书太令人不安,太让我悲伤?”对不起。我们都必须尽自己的责任。我们作为一个物种最危险的事情–除埃博拉、各种病毒和瘟疫—就是我们人类自己陷入种族灭绝的倾向。

这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在书中,我采访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在2013年5月,她与其他500名囚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做了只针对器官的检查,她56岁,与我同龄。我们都不会永远活在世上。难道不应该听她的证言吗?若非此时,更待何时?

伊森•葛特曼

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形容葛特曼是“有火力的社会、政治揭发者” 。他的著作《失去新中国》荣获“天安门精神奖”,纽约太阳报的“年度最佳图书”等奖项。

葛特曼对中国互联网监控、劳改制度、西方企业与中国安全目标之间交集的开创性研究,已得到在华盛顿,伦敦和布鲁塞尔的政府和知识阶层的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周成

评论
2014-12-07 10: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