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评点国务院参事的锦囊妙计

中共国务院参事对中国经济局势提供的妙计,显示中国经济局势危急,而中共的应对手法也会非常卑鄙。图为北京的一家银行外的守卫在值班时玩手机。(Getty Images)

人气: 1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12月08日讯】(新纪元周刊406期,作者谢田)中共国务院的一位夏姓参事,最近在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和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举办的沙龙上公开演讲,称中国经济“可能陷入严重萧条”。他指出了中国经济危机深重的原因,也提出了一些解决和应对的方案,堪称数条“锦囊妙计”。但仔细解剖这些妙计,显示中国经济局势非常危急,而中共可能的应对手法,也会相当的卑鄙。

中共国务院参事室是“正部级”的国务院直属机构。数据显示,参事室早在1949年就设立了,具有“统战性及咨询性”的双重角色,其职责是“调查研究、建言献策、咨询国事”。参事们大多是所谓的民主党派成员和无党派人士,也有专家、学者和干部。现任参事中,许多是文学作家。这个冠以“参事”的机构不伦不类,居然与中共的中央文史研究馆合署办公;两面性的职责中,统战在先咨询在后,估计高层对其建言也不会太当成事儿。该演讲据说已被官媒删除,说明其揭示的讯息,可能触动了官方的软肋。

财富掠夺规模史上罕见

在夏参事看来,中国当前的经济困局、新一轮的经济周期,从2003年开始;朱镕基原来的严控贷款策略,在胡温当政后开始放松,中共从此大肆放水,贷款规模迅速增长。到2009年,中国经济下滑时,中共出台4万亿的刺激。这4万亿是中央财政的钱,更大量的配套资金由央行提供。

夏参事承认,中共所谓的“扩大消费、增加内需”,根本上子虚乌有。中国居民消费率占GDP的比例,2000年接近一半(46.4%),到2013年就只有GDP的三分之一(34%~35%)。如此快速的、大规模的财富掠夺,是人类历史上都非常罕见的。

中共的所谓“战略目标和任务”,夏参事说,是想办法扩大消费,改变增长方式。并且,中共在扩大消费上下的“大力气”之一,是在农村实施新农合和废除农业税。夏氏认为废除农业税非常“震撼”,中共御用文人也在大肆鼓噪。这其实是一个谎言,笔者会以后撰文批驳。但即使如此,中国农民的消费没有增长,居民消费也没有增长,因此中国GDP增长“在消费和出口上找出路很难”。所以,投资就成了当局的唯一选项。

房市崩盘必然定势

但投资的3个方面:房地产、制造业和基础设施投资中,制造业投资在中国已经走不下去了,世界工厂在各行各业上都产能过剩;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主要靠地方政府投资,但地方债务高风险的问题,已变成全社会的焦点。夏参事说,“有些债权人已经到政府门口静坐,要求还债,问题很严重。”最终,夏参事的锦囊妙计,还是“房地产投资”。他透露,中国现在每年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80%用的都是银行的钱。地方政府是用20%的土地收入,来撬动80%的基础设施资金,以土地抵押向银行融资。

中国房市的崩盘,在这位参事看来,会以几波进行。第一波,房市价量齐跌,房地产企业资不抵债、破产,导致GDP下跌。第二波,房企上下游40个行业的投资大幅萎缩,水泥、钢铁、玻璃等行业倒闭破产,GDP进一步下跌。第三波,地方GDP下滑,地方政府破产,社会债务陷入恶性循环,银行拒绝放贷。第四波,群体事件集中爆发。夏参事没敢往下说的是,第四波或第五波中,倒下的很可能是中共的政权。

夏参事自己在今年六月的一篇内部报告中,就指出“房市下跌已成必然定势”。他承认如果住房销量下降,房价下降,中国的系统性风险很可能会爆发,“很难保证不爆发”。既然如此,为什么他仍然认为投资房地产是让中国经济摆脱困境的妙计呢?这位中共的参事、高参、外加统战工具给出的妙计,在正常社会人们看来,非常阴险和卑鄙。但这些计谋的最终,很可能被中共高层所用,将百姓的福祉推向无底深渊。

反市场机制的政策

夏参事认为,未来两年内,中国经济将陷入严重萧条,而如果中共政府不事先政策干预,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大概率事件”。所以,“非常时期,需要采取非常的政策。”

中共在当前的“非常时期”,会采取什么“非常政策”呢?一个是“坚决稳住整个金融系统的放贷意愿和能力”,“央行的政策信号要很明确”。换句话说,指望中共央行按市场规律办事,根本是不会实现的愿望。再者,改革30年对百姓财富控制上的放宽,可能因中共权力受到威胁,会倒退30年!

第二个“非常政策”,是一旦市场上出现抵押物大幅贬值的情况,就“宣布采取紧急会计原则”。这是啥意思呢?它是说,中国房地产市场崩盘时,央行会马上动手,直接入市,购买将贬值的资产,把价格稳住。所谓“紧急会计原则”,就是不准随便按照抵押物的原值来要求追加抵押物。这简直就是反市场机制、反经济原理、甚至反人类道德和逆反天理的!中共央行用什么去买那些即将贬值的房地产呢?把价格稳住又是在维护谁的利益呢?中共一定会用印钞和通胀来虚假的托起房市,用全民的代价来维护既得利益者的利益。

夏参事天真的认为,当房价出现“断崖式爆跌”时,国务院应允许地方政府“用棚户区改造资金去买房”。这笔“棚户区改造资金”的数额是多少,人们还不知晓。但数目如果大到可以用以挽救房市,说明棚户区的居民、中国的贫困人口还是太多;如果数目不够大,用这笔钱拯救房市,无疑杯水车薪。

夏参事一方面建议,提高国有大银行自主核销不良贷款的最高限额,并且,资本金不足的,就赶紧增资,由政策性银行金融机构来重组。另一方面,亟需资金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得不到贷款,导致高利贷盛行,夏参事建议让这些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破产一些”,“不能让这些企业占用资金”。这其实很卑鄙,他夏大人一面歧视社会就业推手的中小企业,一面用国家的财力来填补高层贪官造成的国企和银行的亏空!

至于实施地方政府存量债务中不良资产的剥离,这计策既老掉牙,也让人厌恶。而指望用户籍改革、把农民变成城市居民,中央财政先补贴,来刺激经济,更是“何不食肉糜”之类的天方夜谭。

夏参事一直认为,房地产市场不整顿,中国早晚出大事;近两年他又补充说,整狠了,马上就出事。这话说得还不太离谱。问题的关键是,不管怎么整、是狠整还是弱整,恐怕都无济于事、为时已晚。◇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406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评论
2014-12-08 9:5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