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伤害”的教育之道

作者:张天泰(Knight)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忠言逆耳,担任弱势学童教学工作已数寒暑,近年来观察到教育场域的一些现象,也藉由这些现象返回观照自己。

一直以来觉察到部分的教育人员,可能因为长久处于一个工作环境,产生自我中心的权威心态,所见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经验世界作为判断基础,与自我合理化的视角观看孩子。常有在不完全理解孩子整体身、心、灵状况下,就作出评判,但这样的评判可能是错误,但却造成孩子事后无法恢复的伤害。时间的巨轮不断向前滚动,但停留在孩子记忆的伤口,可能仍不断淌血。故,我向至圣先师——孔子的《论语》,寻求解套之法。

困而求之,在《论语‧子罕篇》提到:“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毋意是不凭空猜测,毋必是不绝对肯定,毋固是不拘泥固执,毋我是不自以为是,这些正是可以让教师走出自我中心权威的困局,而得到教学的自我突破,在学校场域,对于孩子个人生命经验而言,老师的看法是影响深刻的,不管是正向或是负向的影响,当然老师不是不会犯错的圣人,就算神仙打鼓也会有时错,但在和学生的互动中,请记得多多鼓励学生,主动找寻学生的优点,因为在教育场域,有时候我们没有帮到孩子,但也请不要使用不完全理解孩子的评判话语,去伤害孩子。

教育是爱,爱的本质之一是设身处地的对待,教师,不论好坏,都可以在孩子身上留下特殊的印迹,我一直相信好老师和好医师一样,是可以用其教育专业拯救生命,用爱正向改变生命,而“不伤害”正是希波克拉底医师誓词的核心,让我们站在《论语》理论的巨人肩膀上因材施教,不以过度评断的言语去对待孩子,不伤害孩子,好好用爱去引导每一个因善缘接触到的孩子们。◇

责任编辑:黎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学时代走过芒果树下的阅读岁月,因为友伴的陪伴与校长的鼓励,让我日后能成为拥有阅读信仰的人。现在的我,也愿意追随校长的脚步,成为孩子阅读的隐形翅膀,让孩子能翱翔出阅读世界最美的姿态来。
  • 小时候,常听到母亲对着阿嬷说:“人再怎么穷,也不能穷孩子的教育。大人可以卡辛苦一点,多做点代志,也要赚钱让阿慧去读正心中学……”
  • 然现代教育避谈神、来生与另外空间,并视这些议题为迷信。但,我常会告诉孩子,生命不只有一生一世,人必须重德行善。这和我自身的经验有关……
  • 昨天有年轻同事请教我专业建议,以前我总会想:“我干嘛这么鸡婆?”但是今天转个念,想让年轻人站在我们这些不是巨人的巨人肩膀上,希望他们可以将专业更加发扬光大,这个价值是无与伦比的。有时想想,捐经验、智慧可能比捐金钱更有用吧?
  • 我很欣赏学校的总务吴主任,他是一个富有艺术气息的行政人员。他每天忙着为孩子提供完善的硬体设施,也忙着将学校妆点得更有艺术气息。我们工作的大楼面对中庭的落羽松。一楼的总务处工作的他,可以一面处理公文,一面看着欣赏落羽松的树干;在三楼的我,则可以欣赏树梢的美景。
  • 人生的历程就是学习的历程,就算是师生之间,也可以交流学习,互相成长。
  • 我希望自己像校园的大地一般涵养著四季的缤纷,让每个孩子展现他们的天赋,让每个孩子能亮丽的站在的舞台上。
  • 中共当局规定每年的9月10日为教师节。多名大陆教师在教师节之际表示,教师的职业在中共体制下已经失去教书育人的根本意义,学校也变成唯利是图、犯罪猖獗的名利场。这都是中共体制破坏文化后的结果,中共体制不变,师道将无存。
  • 从事教职的这些年,我发现,生命中的挫折,往往是激发人迎向挑战的动力。
  • 我喜欢欣赏学校运动场边的茄苳树,因为我觉得茄苳树有带领叶子迎向光明的智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