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乔治:纪念Aunt Clara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2月01日讯】认识Aunt Clara是个偶然。去年2月来美国后,在英文学校学习英文。因为教我英文的老师Mrs.Lustro的医生告诫她,她腿上的疾病需要练习中国的太极才可能痊愈(为此,她寻找太极拳老师已达5年之久),因此,已经习练了20年太极的我,自然而然地成了Mrs.Lustro的太极教练,并由此与Mrs.Lustro结下了深厚的互为师生的友谊。

去年9月,Mrs.Lustro说要带我和我的妻子一起去Monterey Park认识一下她丈夫史蒂夫的一个长辈,也就是Aunt Clara。当时她正好100周岁。

据Mrs.Lustro介绍,Aunt Clara实际上是她丈夫史蒂夫奶奶的妹妹,按道理应该称呼她为grand Aunt,大概因为美国人随和的缘故,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所有的人包括重孙辈的亲朋好友,均一律称呼她为Aunt Clara。

Aunt Clara一生没有结过婚,也没有子女,但老人有许多亲人居住在周边,从来没有寂寞的感觉。加上美国的高福利,老人更没有生活上或者医疗上的任何问题,生活得非常幸福。比如Mrs.Lustro每周去看望Aunt Clara,史蒂夫也常常去。还有其他亲友,更是时不时来到老人家,帮助她做家务或者与她聊天。不过Aunt Clara却是从不“示弱”,90岁那年,还是每天自己驾车出门,后来因为后辈实在担心,“强行遗失”了她的驾照。

见到Aunt Clara后的感觉是强烈的。老人根本闲不住,看上去脸色红润、精神矍铄,非常健谈。还嘱咐我说,要在美国生活,就得学好英语。她一会儿带我们看房间,一会儿让我们去浴室冲凉,一会儿又让我们去后花园摘水果。当她得知我在教Mrs.Lustro练太极时,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她希望我立即演练一遍给她看。

由于那天正好是练完太极后直接去看望老人的,我身上还穿着太极服装,于是,我在她家的客厅,当着Aunt Clara和她的其他亲友的面,演练了一遍太极。完毕后,老太太问是否太极都是这样慢吞吞的,我告诉她有快的。于是她又想看快的太极拳。我见老人如此用心,就打点起十二分精神,演练了一套实战性极强的太极散打,看得老人两眼放光,口中怪叫连连。

此后,大约是去年11月份,老人还曾托Mrs.Lustro带来她院子里种的柿子,非常非常的甜。去年年底,听Mrs.Lustro说Aunt Clara身体不太舒服,上了医院,似乎是心脏有点小问题。医生让她做手术,她说年级这么大了没必要做,拒绝了医生的建议。几天后,她的身体就恢复了健康。

今年大年三十的下午大约2点左右,我和Mrs.Lustro练完太极后,她开始叫我英文,不到半小时,Mrs.Lustro接到电话,一脸吃惊地叫着“My God”,并且留下眼泪开始抽泣。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忙叫妻子去问她发生什么事了,结果,她告诉我们说Aunt Clara刚刚去世了。接完电话,Mrs.Lustro详细告诉我们Aunt Clara的状况,她说是在中午发现老人去世的,老人是在睡梦中去世,没有任何痛苦,非常的安详。就在同一时间,好多亲朋好友已经在赶往Aunt Clara家的路上了。愿Aunt Clara老人在上帝身边永远年轻漂亮。

然而,Aunt Clara老人的幸福人生却让我想到了14年前我曾经采访过的另一位也正好是100岁的老人,也是女性,名字叫严采凤。和Aunt Clara不一样的是,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中国浙江省宁波市人,Aunt Clara没有孩子,而严采凤却有5个孩子,两个儿子,3个女儿。

当然,和Aunt Clara不一样的,还有同样是100岁,一个在生活无忧无虑的高福利社会中安详过完人生最后的日子,而另一个不但双目失明,且在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把自己5个子女中的4个告到了法院,要求法院判决这四个子女支付赡养费。

百岁老人严彩凤把四个子女告上法庭,实在是迫于无奈。老人生于1901年,刚好100岁。她的5个子女也都是60-70岁的老人了,她告诉我,这些子女都是她所生所养的亲骨肉,不是万不得已她是不会出此下策的。

早年,严彩凤夫妇俩把二子三女拉扯成人,其中最小的儿子还培养成为大学生,实在是吃尽了千心万苦,尝遍了人世沧桑。按说现在改革开放,子女们的生活与往日相比,居有屋食有鱼,日子过得都还算滋润。可是已双目失明的百岁老人却落得个被几个子女推来推去,生活费得不到保障的地步。

法庭上,老人诉称,丈夫在1979年去世。1996年她双目失明后,生活不能自理。原本子女商量好每月各出200元赡养老人,但大儿子却以种种理由拒付赡养费,导致大家都不愿意承担。

老人原来基本上在小女儿家生活,但在兄弟姐妹们的误解和指责下,小女儿夫妇倍感委屈,加上他俩自己也已上了岁数,于是将老母送到宁波的小儿子家暂住。仅过了4-5天,住房生活条件最好的小儿子因为“家里吵得不可开交”,而将老母送到了条件最差的大姐家。

老人的代理人在庭上指出:老人的大、小儿子平日里都说自己很孝敬老母,可是1977年腊月,老人在绍兴老家的两间楼房连同生活用品被一场大火烧光时,小儿子连安慰一下也没有。两年后老父去世,小儿子也未前往奔丧……

老人在诉状中的主要请求是:4被告每人每月承担200元赡养费;老人有权选择今后与哪个子女共同生活,被告不得推委;老人的经济由老人自主,被告不得干涉。
……

真不知道中国人上辈子做了什么孽了,临到100岁了,却还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社会中饿起了肚子。要是打仗、饥荒什么的饿肚子倒也忍了,偏偏是在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里,有着5个子女、十几个孙辈的家族里被饿肚子,天理何在?人性何在啊?

评论
2014-02-01 1:0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