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给胡锡进上课: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

人气: 59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2月25日讯】乌克兰政局剧变,乌克兰各地大批列宁像被推倒共产党或被取缔,大陆精英与普通民众兴奋热议,认为中共垮台也快了,甚至有大陆民众上街打出“乌克兰人自由了,中国人还要等多久?”的横幅,网络上一片沸腾。

面对这种情况,《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仍然一如既往地为党分忧,针对乌克兰局势发出了这样的微博:“乌克兰这次死了很多人。像是又发生了一场“革命”。乌克兰折腾23年了,不断革命,原来那么富庶,中国航母辽宁号的船壳就是买的它的,如今它的人均GDP只有中国的60%。从历史长河看,这或许是必要的代价,但是谁碰上谁倒霉呵。我不希望当代中国人拿出1/3的生命时间再来回折腾,所以我支持中国不断改革”。

不过胡锡进的用意立刻被网民识破,有网民说:“胡总,如果政府正视民众诉求,一开始就谈判而不是闭门不出,不派军队镇压,还会死那么多人吗?你又把水搅浑,死这么多人究竟是民主之故啊,还是不够民主之故啊”?

作家李承鹏则评论道:“每当别国人民起来反抗暴政时他就忧心忡忡分析“未来可能更乱”的人,什么内分泌呢?就像每当别家女人反抗家暴,他就“唉,未来一定碰到好老公吗?”未来自有未来运,就算没找到好老公,怪她命不好。可眼下就得抗暴,以担心未来而否定即时的必要反抗,真是:倒数第一的同学转学了,倒数第二的当然着急”。

鉴于胡锡进先生的糊涂思想,需要我在这里给胡先生上上课,讲讲“为何中共倒了中国不会乱”的道理。

其实,胡锡进先生的论调,与三十多年前多少人在毛泽东的遗像前痛哭流涕地重复着一句话“没有了毛主席,中国怎么办?”一样可笑,想必胡先生当时就是痛哭流涕者中的一员,与别人不同地是:胡先生现在还在哭泣。

中国从古代朝廷到近代中共统治前的政府,对于民间社会的控制,实际依赖的是士绅阶层和家族长老的自觉维持,传统的礼法家训和乡规民约在代代乡绅的传承下,形成中国人的伦理底线和生活秩序。古时朝廷委派官员只到县令一级,其下则进行乡绅自治,中国自有“县宁国安,县治国治,下乱,始于县”的说法。

仅翻阅近代1911年辛亥革命清朝灭亡时的史料,原来一直以为当时全国各地局势一定是一片混乱,后惊奇发现,面对改朝换代的巨变,中国各地包括大城市在内,除了局部地区的少数战斗与官方的改旗易帜之外,城乡民众的生活大都比较平静,没有大的社会动荡发生。

中共建政后,彻底改变了中国传统社会的二元式结构,为了稳固党的统治,中共严密地控制社会运作和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党的机构从中共中央一直建到穷乡僻壤,无处不在。“这个党组织,就像一个巨大的邪灵附体,如影随形般附着在中国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上,以它细致入微的吸血管道,深入社会的每一条毛细血管和每一个单元细胞,控制和操纵着社会。所以,中国农民才会如此贫穷辛苦,因为他们不但要负担传统的国家官员,还要负担和行政官员同样人数甚至更多的附体官员。所以,中国的工人才会如此大规模下岗,因为那些无所不在的吸血管道,多年来就一直在吸取企业的资金。所以,中国知识份子才会发现自由是如此的困难,因为除了主管的行政机构外,还有那个无所不在却又无所事事而专门监视着他们的影子”。(《九评共产党》)

即使这样,我们也可以看到一些例子,在没有了共产党管理的时候,中国民众所表现出的秩序与高素质。1989年中共在六四屠杀前,北京全城居民声援绝食学生阻挡军队入城,当时中共暂时失去了对民众的控制,北京民众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组织性,人们自发地组织了纠察队维持秩序,陌生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和谐热情、甚至连小偷都停止了工作。

在2011年广东汕尾乌坎村维权事件中,中共的党委被赶出了乌坎村,村民自发组织了村民委员会,向世界展示了在没有中共党组织下,中国农民所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高素质与民主能力。人们惊奇地发现,没有了共产党,原来生活可以这样轻松和美好。

由于中共统治下对新闻和言论的严密控制,没有了言论的自由,就没有思想的自由,经过中共几十年的宣传洗脑教育,今天的许多中国民众,不知道党同政府、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关系,把这几个概念混为一谈。中共不等于中国。政党与国家、民族从来都不是一个概念。中国作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存在了几千年,而中共的出现只有九十多年的历史,统治中国不过六十多年。中共的宣传使得民众对国家和民族的情结全都转到了对党的情结中,反党就是反政府,就是不爱国,就是反华,就是卖国,就是给中国人丢脸,给民族抹黑。党伪装成政府的权杖、国家的化身、民族的代表。

中共从中央到基层有一整套的并行于政府机构的班子——“中央军委”与“国家军委”,“党中央”与“国务院”,“省委”与“省政府”,“县委”与“县政府”,“乡党委”与“乡政府”——政府有“公检法”,党有“政法委”;政府有“广电部”,党有“中宣部”;政府有“人事部”,党有“组织部”;政府有“监察部”,党有“纪检委”。党是一把手,党委永远领导政府。正常社会里,各党派的党员、组织机构不能由纳税人供养。但是共产党却直接附体到了政府身上,各类专职、半职的党务机构强行由纳税人的血汗钱供养。

对于中国的政府官员来说,没有共产党不是他们的末日,而是他们的真正解放。没有了共产党,他们才能真正施展才华,发挥才能。现在的官员都不得不主动顺应中共的粗暴领导,或者干脆被党的系统束缚住了手脚,想干正事干不了,想不堕落却不行。

在一次“九评研讨会”上,一位老太太提问:共产党垮台之后,谁给我们发养老金呀?一位主讲人回答到:没有了共产党,就没有了这个庞大的官员系统,而这个庞大的官员系统是一群世界上最腐败的官员,没有了他们以后,中国老百姓的退休金要翻倍地成长。

共产党通过国家机器控制了全中国人的财富和资源,中国人生活的改善绝不是来源于共产党,而是来自自己的辛勤劳动。而且,没有共产党的剥削和压榨,中国人的生活肯定比现在更好。没有共产党的国家,有更多的人上学,有更好的工作,更大的住房和更多的退休金。

事实上,拥有几百万军队和武警的中共,才是中国真正的“动乱”之源。老百姓没有理由去“动乱”,更没有资格去“动乱”。只有逆潮流而动的中共,才会草木皆兵,把国家拖入动乱。“稳定压倒一切”,“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成为中共镇压人民的理论基础。

乌克兰民众抛弃独裁向往自由民主,这是世界的潮流,大势所趋。东欧共产党国家解体后,民众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了人真正应有的生活状态。虽然中共媒体一直对东欧国家进行妖魔化宣传,以表明中国人决不能选择抛弃中共、和平过渡的道路,实际上除了少数国家外,东欧改革总体上说是成功的。东欧转型到现在将近二十年,尽管共产党可以再次组党参加竞选,但是没有一个国家再次选择共产党,也没有民众再次选择党文化。抛弃共产党和党文化的东欧人,失去的是一座监狱,得到的是平静地安享自由和正常人的生活,社会和国家非但没有崩溃,反而更加生机勃勃。中国更是如此。

胡锡进先生如果还继续这样为党分忧、“搅浑水”,可以肯定地是,在不久未来中国没有共产党的社会里,胡先生可能要失业了,会更加忧愁,继续地“痛哭流涕”。希望我的这堂课会使胡锡进先生有所改变。

评论
2014-02-25 9:5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