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1)

过去15年来,中共利用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直大规模存在,遍布全国。图为海外法轮功学员举办烛光晚会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大陆法轮功学员。(大纪元)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3月11日讯】(明慧网通讯员中国大陆综合报导)有一种“班”,有时候名头上顶着“教育”的幌子,有时候它自己也直白地自称“转化班”,而实质上它是洗脑班。这些“班”的任务很明确:就是让每一个进班的人都放弃“真善忍”,即所谓的“转化”。它所使用的“教育”手段,不是光嘴巴说,而是酷刑,甚至精神药物!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中共在开这种班,而且15年来中共一直都在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办洗脑班!

根据本报告对357名被中共洗脑班虐杀案例和851次洗脑班迫害案例的不完全统计,15年来,中共利用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一直大规模存在,遍布全国,共涉及全国173个城市、329个区县、449个洗脑班!其中山东、河北、四川、湖北、辽宁等地一直是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最猖獗的地区。

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广东省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四川省遂宁市洗脑班、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山东省淄博王村洗脑班、山东省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贵州省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李郁庄乡洗脑班、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河北省涿州市南马洗脑班、陕西省西安市宣平园洗脑班等……,在虐杀法轮功学员中犯下了累累恶行。

中共使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严重违反了人类道德良知,毫无道德底线可言。善恶有报是天理!在良心面前,在世界道义面前,中共洗脑班必须全面解体,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必须全面清算!

以下,我们将为您呈现中共洗脑班的罪恶:

一、洗脑班罪恶一直在全球曝光
二、洗脑班罪恶蔓延全中国
三、虐杀第一: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
四、虐杀第二:广东省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
五、虐杀第三:湖北省武汉市杨园洗脑班
六、惨不忍睹,人神共愤
(1)吴敬霞,哺乳期的她被洗脑班电击乳房毒打致死
(2)罗织湘,怀着三个月身孕被洗脑班迫害致死
(3)蒋美兰,她被洗脑班注射破坏性药物并惨遭毒打致死
(4)李莹秀,她的儿子被虐杀,本人被洗脑班灭口
(5)李梅,她被洗脑班毒打致死后,生前照被全部搜走
(6)王书军:想要多少钱就挖多深的坑
(7)李秀美,她被家庭洗脑班活活掐死后还被强行摘取器官
(8)张桂好,他被洗脑班虐杀,然后当局到处散布“上吊自杀”谣言
(9)谢德清,他被洗脑班毒杀,尸体被警察从灵堂强行抢走火化
七、全国225所洗脑班至少虐杀了281名法轮功学员
八、世界道义,我们一直在呼吁!
九、附录

一、洗脑班罪恶一直在全球曝光

二零零零年元月,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成立“转化看管中心”,也就是洗脑班,分设在7个不同的地方,其中一个设在城关街道办事处撞钟园1号楼。潍坊市退休工人、法轮功学员陈子秀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请愿,于二月十七日下午被强行拘禁在撞钟园1号楼洗脑班强制“转化”。二十一日上午九时,陈子秀在该洗脑班被活活打死。


a、陈子秀生前和两个孙儿合照,b、被恶徒丢弃在院落浸透着血渍的陈子秀的全部衣物。陈子秀亲属们在悲愤中摄下的,c、内衬裤上的血渍与泄出污物痕渍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日,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伊安.约翰逊以《陈女士直到最后的日子仍说,修炼法轮功是一项权利》为题,报导了这宗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伊安.约翰逊因此而获得二零零一年“普利策”奖。


《华尔街日报》记者Ian Johnson荣获2001年普利策奖。 (网页截图)

面对国际曝光,中共政府不但不追究行恶者的责任,反而借口陈子秀女儿张学玲向记者提供了消息,以所谓的“破坏公共安全”为名拘留了张学玲,并劳教3年。而陈子秀其他同样修炼法轮功的亲人,包括婆家妹妹张玉芳与妹夫李恒男及外甥李建刚及其未婚妻孔茜,也纷纷被绑架、非法拘禁、劳教和判刑。

同时,中共在潍坊地区扩大和升级迫害,从而直接导致了14年来,山东省潍坊市以104例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统计案例,在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地市610邪恶排行榜中,位列全国第三。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中共在2001年就形成了镇压法轮功的三个“有效”方法:暴力、高压宣传和洗脑,而洗脑是关键。镇压一开始就伴随着暴力,高压宣传则是借助于反复播放天安门自焚伪案,最终使很多中国人相信了中共的谎话。最后也是最狠毒的一招,则是强迫学员参加洗脑班。

洗脑班,在中共内部有诸多名称,如:“法制教育学校”、“法制教育中心”、“法制教育学习班”、“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教育转化学习班”、“关爱教育中心”等。无论叫什么名字,其共同特征是,被办班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禁,办班过程未经任何法律程序。洗脑班不属于任何政府部门(尽管有时会有政府部门出面举办)、执法机构、社会团体、未经登记注册,没有任何法律条文或公开党政文件确认其性质、地位,不受任何机构监督,拥有不需要任何法律文件而拘禁任何一名法轮功学员的权力,工作人员没有执法者的身份却有超出执法者的权力,甚至打死法轮功学员也无需负法律责任。其不合法性和残酷性甚至超过了文革时期的“隔离审查”和“毛泽东思想学习班”。

二零零四年,“追查国际”发表《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的调查报告》,通过详细调查和汇集,系统地揭露了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存在形式和手段。根据该报告的调查,中共洗脑班广泛使用各种酷刑和精神药物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大规模的“转化”迫害,就在二零零一年前十个月,仅北京市朝阳区一地就办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200多期。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明慧网发表《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统计了3653名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其中11%共746名学员在生前遭到过中共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监狱)共851次迫害。另外,根据该报告的统计,在2383个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有365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监狱)直接酷刑虐杀致死(表1),占所有被中共关押迫害致死案例的15%:

根据《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统计,在被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监狱)关押迫害致死的学员中,被洗脑班强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药物或者毒药致死的比例最高,占统计样本的32%,其次被洗脑班毒打致死,占20%,还有19%在洗脑班多种酷刑手段的共同折磨下致死:

中共在其下发的《反X教内部参考资料》(注: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地宣称,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正是中共的这些恶毒“参考建议”,导致了“精神药物/毒药”成为洗脑班虐杀法轮功的最主要手段。

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们从明慧网共搜索到有洗脑班字段的文章共51867篇。

二零一三年下半年,迫于国内外的压力,中国大陆各省市劳教所陆续解散,但很多省市又开始大规模增设洗脑班以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替代品。根据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一月四日发表《2013年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报告,二零一三年下半年明慧网报导出来被中共绑架到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为1044人,是二零一三年上半年的五倍多(上半年不完全统计为181人)。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并没有因为劳教所的解散而被释放,而是被直接从劳教所转入洗脑班继续迫害,比如:北京法轮功学员张一粟,四川袁斌,吉林的朱景云,陕西的黄筱琴,等等。另外,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明慧网发表《2013年:迫害与恶报》调查报告,统计了二零一三年以来,明慧网所报导的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以及恶报案例,结果显示,二零一三年以来,平均每天有2名法轮功学员被强制洗脑,覆盖全国27个省、区、市,共涉及全国157个洗脑班,其中山东省以24个洗脑班被明慧网曝光排第一,湖北省17个排第二,黑龙江13个排第三。

直到今天,直接参与酷刑虐杀山东省潍坊市法轮功学员陈子秀的四名凶手:王继美(男,时年50余岁,时任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政法委书记,后调任市粮食局一把手)、高新功(男,时年40余岁,99年从农村军埠口镇调至潍坊市潍城区城关街道办任基层政法委书记,后被当地树为“转化”先进、模范)、邓萍(女,时年40余岁,曾当过百货大楼售货员,后任城关街道办胡家牌坊居委会主任)、刘光明(男,时年30余岁,曾任南关派出所联防大队长),没有一人在中国国内受到法律的制裁!

不仅仅这四名凶手,15年来,所有参与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凶手,或者还在继续行恶,或者其罪恶继续被中共包藏着,无一人因此在中国国内受到法律的制裁。

二、洗脑班罪恶蔓延全中国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全面、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前,中共就在开始使用洗脑班这种形式迫害法轮功学员。张运清(54岁),河北省武安市人,曾经患白血病,多方治疗不见好转,在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恢复了健康。张运清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到北京参加中南海万人大上访,回来后即在武安被当局强制办学习班洗脑三天。不幸,张运清在中共高压逼迫下于二零零三年皇历腊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我们结合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统计的3653个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统计到其中有746名学员在生前遭到过中共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监狱)共851次迫害,其中367名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直接迫害致死(367例中,有2例属于2013年下半年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为本报告新增,以下同)。在这851次洗脑班迫害中,有753例记录到明确的洗脑班开始迫害时间,我们按年份对此进行了汇总统计,结果显示,在中共公开全面迫害法轮功的一九九九年,洗脑班就已经被大规模地应用到迫害法轮功之中,一九九九年有107例,二零零零年146例,二零零一年188例达到高峰(图1):

有关746名学员在生前遭到中共洗脑班共851次迫害的更多资料请参见“附件1:被迫害致死学员生前遭受851次洗脑班迫害情况汇总”。

在图1统计到的一九九九年洗脑班迫害的107例案例中,有97例案例记录到了具体被洗脑班迫害的开始月份,我们对此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图2),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全面公开迫害法轮功后,洗脑班这种迫害形式在七月这一个月一下子就上到最高峰,显示使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情况是从迫害开始的那一天就迅速覆盖了全国。例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在中共正式对外宣布全面迫害法轮功的第二天,黑龙江省依兰县珠山乡政法委书记李传富和村干部等人就按照中共的迫害政策成立了一个临时洗脑班,对当地爱民村等炼法轮功学员搞人人过关,通过心理和暴力恐吓等手段强迫学员放弃修炼。九月二十九日,爱民村原法轮功炼功点辅导员赵喜春(男)因此死亡。

在本报告结合明慧网《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统计出的367名被中共洗脑班直接虐杀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有360例案例记录到了具体被洗脑班虐杀致死时间,我们对此进行了汇总统计,结果显示,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五年这五年是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高峰,360例统计案例中共有250例在这五年间被洗脑班虐杀(占70%)(图3):

在367名被中共洗脑班虐杀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有356例记录有被害学员具体的性别,我们对此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 62%被洗脑班虐杀的法轮功学员为女性(图4):

在367名被中共洗脑班虐杀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有323例记录有被洗脑班虐杀致死时的年龄,我们对此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61到70岁高龄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最多(图5:):

一般来说,一个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洗脑班迫害致死的人数与该地区洗脑班邪恶程度可能成正比相关。也就是一个地区被洗脑班迫害致死人数越多,这个地区洗脑班就越邪恶。我们对被洗脑班虐杀的367名学员和被洗脑班实施的851次迫害按地区进行了统计,并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人数作为洗脑班邪恶排名的第一标准,洗脑班迫害数作为排名的参考标准,对洗脑班迫害情况进行了全国排名,统计结果表明,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罪恶覆盖了除西藏外的全国所有省及直辖市,其中以山东、河北、四川、湖北、辽宁、广东、湖南、黑龙江、吉林、北京最为严重,是省级/直辖市洗脑班虐杀前十恶,其中山东省被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最多(65例),是全国洗脑班最邪恶之地排第一,河北省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59例排第二,四川省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35例排第三,湖北省以被洗脑班迫害致死33例排第四(表3):

同样,我们按城市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中共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全国173个城市。统计表明,如果把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四大直辖市列入城市系列,则“山东省烟台市、山东省潍坊市、四川省成都市、湖北省武汉市、河北省保定市、北京市、重庆市、河北省唐山市、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河北省石家庄市”名列城市洗脑班虐杀前十恶,其中山东省烟台市以21例被洗脑班迫害致死案例名列第一,山东省潍坊市以洗脑班迫害致死21例排第二,四川省成都市以洗脑班迫害致死19例排第三(表4):

有关173个城市洗脑班虐杀人数详细统计结果请见“附件2:全国173个城市洗脑班虐杀人数排名”。

同样,我们按区县进行了统计,结果显示,中共洗脑班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遍布全国329个区县(含县级市),其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双城市、山东省烟台招远市、四川省成都彭州市、山东省潍坊安丘市、山东省烟台蓬莱市、河北省保定定兴县、山东省潍坊坊子区、四川省成都双流县、北京朝阳区、安徽省阜阳临泉县、吉林省延边州延吉市”位列区县洗脑班虐杀前十恶,其中黑龙江省哈尔滨双城市以6例被洗脑班迫害致死18例生前曾遭受洗脑班迫害排第一,山东省烟台招远市以6例被洗脑班迫害致死8例生前曾遭受洗脑班迫害排第二,四川省成都彭州市以4例被洗脑班迫害致死7例生前曾遭受洗脑班迫害排第三(表5):

有关329个区县洗脑班虐杀人数详细统计结果请见“附件3:全国329个区县洗脑班虐杀人数排名”。

在被洗脑班虐杀的367名学员和被洗脑班实施的851次迫害中,有281名被洗脑班虐杀的法轮功学员和652次洗脑班迫害案例记录到了实施迫害的洗脑班名称,我们对此进行了汇总,共统计到了全国449个洗脑班参与了对这些统计案例的迫害,结果显示,“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广东省茂名市洗脑班、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四川省遂宁市洗脑班、吉林省长春市兴隆山洗脑班、山东省淄博王村洗脑班、山东省招远市玲珑洗脑班、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贵州省贵阳市烂泥沟法制学习班、河北省张家口市沙岭子片地法制学校、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李郁庄乡洗脑班、河北省涿州市法制教育基地、河北省涿州市南马洗脑班、陕西省西安市宣平园洗脑班”在本报告统计到的449个洗脑班中位列洗脑班邪恶前十名:(表6)

有关全国449个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请见“附件4:全国449个洗脑班邪恶排名”。

截止到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我们对以上洗脑班在明慧网资料库上按照关键字进行检索,结果显示,共有1065篇文章涉及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四川“法制教育中心”)排第一,529篇涉及“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洗脑班(青菱红霞洗脑班)”排第二,507篇涉及“甘肃省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排第三。各洗脑班明慧网关键字检索结果如下(表7):

(待续)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4-03-12 1: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