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晓风:中共治理雾霾要靠自然强风和降雨

网民戏称北京已沦落为黄赌毒城市

(图片由作者提供)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3月12日讯】上月27日,伴随前夜的一场小雨,持续多天空气重污染预警的北京城终于迎来了久违的蓝天。自2月20日起,雾霾笼罩了北京、天津、河北、山西东部、山东西北部、河南北部、陕西关中地区等地区,大约占中国近七分之一的国土,部分地区达到重度霾。其中北京26日全天都被雾霾笼罩,多处监测站点PM2.5值“爆表”。中国大陆中央气象台虽然曾连续发布了12期霾预警,但是中共一贯撒谎欺骗民众的恶习并未改变,即便是在天气预报和雾霾预警这些问题上也是遮遮掩掩、弄虚作假。(中共称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在朝阳区,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只能反映局部地区状况。如果按中共的理论,平均值才是真实情况,那么全中国空气质量一平均也许还不算污染吧?毕竟全国七分之六国土这次还没有雾霾,还是晴空万里的。)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中国人的幽默与讽刺

中国人再次发挥了幽默才能,造出了很多调侃雾霾的新段子。以下是在网络上摘录的:

1、放下骆家辉的辞职报告,奥巴马沮丧地说:“你们这些大英雄也都不敢接任驻华大使了?北京雾霾那么可怕?”钢铁侠、绿巨人、蝙蝠侠、蜘蛛侠等纷纷羞惭地低下了头。忽然,金刚狼提议道:“擎天柱肯定可以!他不需要呼吸!“热烈的掌声响起。。。汽车人擎天柱默默抬起头说:“我需要摇号。”

2、北京人:“我们北京人最幸福,打开窗子就有免费的烟。” 上海人:“那算什么,我们打开自来水就是排骨汤。”

3、神话戏说:八戒随僧取西经归,得治高家庄。日久,贪性起。抢民田、办工矿,污水入井;开豪车、霸民女,日夜享乐。天渐黑,水渐绿,毒霾横飞。民责其为怪。意率众妻小偷奔花果山。临河,有桥通南北,惧人察其掠得之珍宝,要众摸石过河,山洪致,全葬水中。僧闻哭曰:阳光大道不走,歪门邪道偏行,奈何?

4、经过北京2,000多万市民几天几夜的呼吸,首都的空气质量终于有所改善!由此,新北京精神诞生了—-“厚德载雾,自强不吸,霾头苦干,再创灰黄”。我们也终于认识到:“雾以吸为贵!”

5、冬日北京雾霾之日,在路边小店随便点了份早餐。一口热腾腾的饮料下肚,仿佛全身的细胞都被暖流激活,我不禁赞道:“没想到你们这店虽小,咖啡却是颇有特色!”

“这是牛奶,先生”,服务员拍了拍肩上的灰说。

6、悟空:“师父,前方烟雾缭绕,如仙境一般,怕是到西天大雷音寺了吧?”

唐僧:“悟空,那是北京!如此仙境,难怪是全国幸福指数最高的城市了!要不,你留下吧!”

悟空:“别,师父,我宁愿去西天!”

唐僧:“徒儿不知,留在此地是去西天最快的方式!”

7、到公园约会相对象。等了半天没见女友来,一打电话她说她也坐在那个椅子上。我一摸身边还真有一裘皮大衣美女,亲了一阵后,发现是条哈士奇。

8、这是怎么都得活下去的日子。食品有毒了,我们做条鱼,不吃东西光喝水成吗!后来水也有毒了,我们做一只缩头乌龟,不吃不喝光喘气成吗!最后空气也有毒了,为了活着,我们已经不拿自己当人了。

9、也终于体会了泰戈尔的意境。“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在北京街头牵着你的手,却看不见你。”

专家称雾霾未来或“常态化” 网民戏称北京“黄赌毒”

“这种长时间持续的雾霾未来常态化是有可能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王跃思分析,中国北方地区的大气环流趋势是,带来污染的夏季东南风加强,促进扩散的冬季西北风减弱。随着污染物排放累积,当其与气象条件临界点重合时,雾霾爆发。

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监测点空气质量指数(AQI)3月3日数据表明,雾霾再次降临北京。

网民戏称北京已沦落为“黄赌毒”城市

(图片由作者提供)
(图片由作者提供)

中共再次将责任强加到老百姓头上

和水源枯竭、交通堵塞等等问题一样,中共再次将雾霾责任推倒老百姓头上,中共控制的宣传部门反复强调,雾霾形成的原因是:“1.地面灰尘大,空气湿度低,地面的人和车流使灰尘搅动起来。2.汽车尾气是主要的污染物排放,近年来城市的汽车越来越多,排放的汽车尾气是雾霾的一个因素。3.工厂制造出的二次污染。”

这样宣传,中共不仅将老百姓的愤怒有效引导到有车一族身上,推卸自己的责任;倘若治理取得成效,还会把自己打扮成一个救民于水火的大英雄。其实,明眼人谁都知道工业污染、环境破坏才是雾霾形成的元凶。

中共用武力强迫民众屈服于它的政权,为了证明自己的制度优越性、马列理论的正确性,违背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地盲目发展。其推崇的是那种“成片的高楼如雨后春笋一样拔地而起”,动不动搞大项目、大工程。仍然没有脱离“大跃进”的思维模式。中共现在的经济发展,是在严重毁坏自然环境和过度开采后代人资源的代价下取得的。不尊重自然,必然会受到自然的惩罚。

再者,中国是一个一言堂的独裁政治制度,缺乏民众的监督,民意难以表达,为官之道唯上唯利。在这种制度下,贪污腐败必然盛行,官商勾结屡禁不止。中共不倒,法制难行,治污、治霾,如同治贪治腐一样,越治越重。

3月1日,北京启用号称“史上最严”新规治霾,《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不仅划定了处罚上不封顶的“红线”,更将“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写入其中。但分析人士表示,中共制度本身就具有残缺性,再严厉的措施条例也难以认真贯彻执行,不过惩罚一些私家车主的手段还是会用足用够的。大量造成空气污染的企业是支持GDP持续增长的台柱子,砍不得,也不会砍。预计北京会将大量企业前往经济欠发达地区,而这不但不会改善环境,反而会扩大污染的范围。

王小波小说描写的景象成真

王小波的中篇小说《2010》写于十几年前,可是对于二十一世纪一十年代中国大陆的描述,还真的有几分神似。王小波的作品中,2010年的中国,数盲做的是领导工作,也就是领导者。非数盲做的是技术工作,也就是被领导者。人们用一系列正、反两方面的说法来试图证明这种安排的“合理性”:数盲不能按行阅读,只能听汇报,不能辨别方向,只能乘专车,除了当领导还能当什么?这是正面的说法。反面的说法是:官方宣布的症状谁知是真是假。数盲清正廉洁,因为不识数也就不可能贪污,这是正面的说法。反面的说法是他们用不着贪污,只拿领导分内的就够多了。王小波用轻松诙谐、荒诞不羁的漫画式笔调,逼真地绘出了一幅当代中国的政治画卷。尤其在当下,看清这种暧昧关系更具有非同一般的现实意义。

在《2010》中,大街上烟尘滚滚,再也看不到蓝天,你可以戴上一副蓝眼镜。由球墨铸铁(钢铁是稀缺材料)做成的奇形怪状的发动机震天动地,你可以装上消声器。如果担心消声器降低马力增加能耗,你可以把它拆了——这个世界不会因多一个消声器而安静多少,当然也不会因少一个而喧闹多少……

“海滩上一片污黑,全被废油污染了。”

“前几年站在走廊上可以望见大海,现在在刮大风的日子里还可以看见,在其它的日子里只能看到一片黑烟。”

“而黑烟会使你的鼻涕变得像墨汁一样(你也可以用棉花塞住鼻子,用嘴呼吸,然后整个舌头都变黑,变得像脏羊肚一样)。早几年,还可以用我设计的防毒面具,后来吓死过小孩子,不让用了。”

“2010年我住在北戴河,住在一片柴油燃烧的烟云之下。冬天的太阳出来以后,我看到的是一片棕色的风景。这种风景你在照片和电视上都看不到,因为现在每一个镜头的前面都加了蓝色的滤光片。这是上级规定的。这种风景只能用肉眼看见。假如将来有一天,上级规定每个人都必须戴蓝色眼镜的话,就再没有人能看到这样的风景。天会像上个世纪一样的蓝。领导上很可能会做这样的规定,因为这样一来,困扰我们的污染问题就不存在了。”

十几年前的描写与现实如此神似,直让网友拍案叫绝。在作品中,这种污染的景象也只发生在这个神奇的国度,而且与这个神奇的制度是密不可分的。有因才有果,但是这恶果,为什么要让每一个中国老百姓来承担?

因果之中说因果

中共是苏俄的儿子,共产主义源于德国。这个西来幽灵,被一帮狂热份子视为珍宝,拉起队伍,巧取豪夺,用武力强迫中国人民屈服。经过多次的政治运动整人和洗脑,真的就有人视其为母亲了,真的就自觉阉割自己的思想与邪党同步了。殊不知,中共正是寄生在我们祖国母亲身上的毒瘤和病魔,我们爱国,就是要清除母亲身上的病魔啊,怎么能将病魔当成母亲呢?当年,世界二分之一的国家和地区都被共产主义阵营所盘踞,但是大多数国家的人民能够认清共产主义的邪恶,都果断的抛弃了邪恶的共产主义,为自己,为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大纪元》发起的三退大潮,给了中国人一个脱离中共的机会。如果中国人都能理性地认识到中共的邪恶,自愿退出中共的组织,中共就会烟消云散。

因为还有很多人没有认清中共的邪恶,还在为它歌功颂德,甚至有的人为了个人利益,昧著良心甘当爪牙和五毛,为虎作伥,所以中共还在猖狂,还在欺压着我们的同胞、毁灭着我们的家园。而这恶果,却要让我们大家来承受。

晓风 2014年3月3日

评论
2014-03-13 2: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