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画家

【醉梦话丹青】(3)现代山水《辽西印象》

作者:曹醉梦

《辽西印象》

    人气: 4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中国绘画史上的大师并不多,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为中国画的大师,何为?大师们除有好的笔墨技巧外,主要是艺术思想中正能量的传递,以及独特普世价值的构建,以及能独立于他人的理论体系,尽管大师们的作品或许曾有一段时间不能被大众所接受和认可,但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属性,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黄秋园为一银行职员,画了大量的山水画,风格取法宋人,骨体坚实,墨法精微,用奇特的皴法,表现出了既有现代气息又有古人笔意的中国画风韵;笔法又可胜元人,丘壑雄奇错综,植被丰茂多变,画中有种能量溢出,从中可看出他对传统山水的领会已达到极高的境地,其独特的风格,大大丰富了中国山水画的表现语言空间,但当时并不被更多的人所接受。故去后,其画法却风靡画坛,或成为美术院校学生的范本,成为中国山水画一个阶段的典型代表。

《辽西印象》作于1999年秋,

《辽西印象》
《辽西印象》

4月末作者由北京经锦州、义县大佛寺至医巫闾山,大巴车在崎岖的丘陵山地上缓行,田野植被青青,山坡梨花白白;浓重的高声乡音,与车内的猪叫、鸡鸣交织在一起,路边慢慢闪过的农家小院,像幻灯片一样,无一雷同的一幕幕掠过;山上有羊,河边有牛;裹着粉红色头巾的农家女在灰绿色的山野间异常醒目,中午放学的孩子嬉戏奔跑,给这个似乎宁静的乡村凭添了许多生机,随着胶片相机的快门声,我在酝酿着秋天的图景:那低矮的树丛会变黄、那田野的庄稼会被收割、农家小院的石头墙依然会格外引人瞩目、河边的水草依然会滋润茂盛、田间的孤柳会依旧婆娑……

《辽西记游》局部
《辽西记游》局部

对于表现手法着实让人费尽脑汁,石头墙、老柳树、苞米茬子、秋草……用传统的中国画笔法具象但联想空间狭小,难以表现这种意趣和生活气息浓重的图景,过于洒脱的笔法又有些欺世的味道,且不能体现现实生活的“味儿”。

几个月的实践,最终找到了一种合适的笔墨语言来体现这种场景:用大笔泼墨造型,画定山势地形,斑斓色彩点景,毛笔散锋塑造秋草下的丘陵,加上线条塑造人物、农舍、石头墙及被收割后的田野,既有传统笔法又有创新意识,尤其右下角的水塘较能体现逆光下水中植被的感觉,颇有新意,又能体现地理特征,是对中国画抒情语言的有力补充,不失一种对中国画创新的有益尝试。@*

(点阅【醉梦话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台湾国立历史博物馆即日起至4月6日止在二楼展出“许文融创作展”,选出其百余件包含水墨、油画、复合媒材及雕塑等作品。史博馆邀请大家一同藉由许文融的艺术之眼,对世间万物的观察与感悟认识台湾风土,共同见证其人生与艺术的丰富奋斗历程。
  • 余和鱼是同音字,读音相同但是意思却不相同。
  • 中国千余年可考的绘画史上,对冰、雪、霜的描绘无明细的“质”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间的反衬法表现,让观众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画面的可视性和观赏性,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冰雪画则弥补了这个空白,对冰雪霜的表现让人们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是对中国画表现空间的有力补充,至今,其对冰、雪、霜“质”的表现仍是其他画种无法企及的。
  • 中华之文化源远流长,约2500年前,绘画艺术就以竹木、皮帛、粉墙为依托介质,就形成以毛笔蘸黑墨、行笔成黑线做为造型方式,用极为抽象的笔墨语言来表达画家丰富的情感,夯实了较为完备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虽经朝代的数度更替、社会文化的扭动、外夷文化的侵蚀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动这种绘画方式的表达秩序,一些想改变“她”的人都没有成功过,形成了人类文明史上大大不同于其他绘画语言的叙事方式。
  • 临摹和模仿在传统水墨画的传承是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 “实景‧画境─许郭璜水墨展”即日起日起至2月5日止,在国立国父纪念馆3楼逸仙艺廊展出。从国立故宫博物院书画处退休的许郭璜展出其60余件作品,除书法及描绘古柏的画作外,写景与造境各半。他的写生作品是透过“有情之眼”所观照出的台湾山景;写意之作则是他心灵投射下的理想山水。两者都表达出许郭璜“沉郁浑雄,妍厚瑰丽”的个人画风。
  • (大纪元记者彭瑞兰台湾新竹报导)新竹县文化局美术馆18日上午、办理“戴武光悠游水墨50年返乡特展”的开幕式,县长邱镜淳、文化局长蔡荣光伉俪、前历史博物馆秘书徐天福、书法家官大钦、书画艺术学会理事长彭祥瑀、戴武光伉俪和许多艺文界的前辈好友们,会场挤爆真是盛况。
  • 离乡47年的政治作战学校艺术学系主任郑正庆,退休后接受乡情的呼唤,回乡陪伴高龄91岁的父亲,并应邀在南投县政府文化局举行水墨人物画个展,发挥中国水墨人物画“成教化、助人伦”的功能与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