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不懂法律 加拿大留学生租房遇欺凌

留学生新来咋到,首先面临的是租房。(FOTOLIA)

人气: 18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3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出国留学已经成了华人学生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留学生新来咋到,首先面临的是租房。为了落地后尽快安顿下来,有的人是在出国前通过中介帮忙找房;有的是落地后自己看广告找房,也有的是朋友帮忙找房。
  
俗语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万事难。”留学生初来咋到,人生地不熟,对当地的法律常识不了解,加上年纪偏小,社会经验不足,在租房过程中遭遇各种各样不公正对待时,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感到孤立无助,以致敢怒不敢言。
  
约克警局华裔警官韵宁认为:“留学生来到一个新地方,首先要熟悉当地法律,以便遇到问题时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租房一定要有协议,即使是口头协议,只要有证据或能说清楚,也有效。在遇到租房纠纷时,可到房东租客法庭解决,还可以通过学校途径或求助于社区机构帮助。一旦感到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一定要报警,千万不要私下处理,否则会对自己很不利。”

入住三天遭房东驱逐

苏珊(化名)是从台湾来的留学生,2013年在士嘉堡的一栋私人住宅里租了一间房子,独用厕所,厨房与房东共用。
  
刚住进去的第1天晚上,苏珊因为洗澡时间太长,而被房东指责;第2天晚上,还是同样的问题,房东对苏珊恶语相向;第3天,房东要求苏珊搬出去。苏珊感到很无助,不知道该搬到哪里去,情急之下,不得不求助于台侨社区服务中心。
  
经过台侨服务中心的干预,苏珊在警察的保护下,从租住的房子搬了出来。并要求房东把剩下的房费退回,但遭到房东拒绝。随后台侨服务中心帮助苏珊到安省小额法庭起诉,要求房东退还余下的租金。
  
由于苏珊租房时,既没有跟房东签合约,也没有租金数据,因而无法向法庭提供证据。所幸的是,苏珊在第2天与房东发生冲突时,用手机全程录音。就是凭著这个录音,找到了法庭想要的证据,苏珊赢得了这场官司。

留学生遭遇不公平要发声

台侨社区中心秘书长潘超庆表示,留学生在租房过程中被欺负的现象很常见,尤其是在私人住宅里,通常没有合同,发生不公平的事情更多;但是愿意说出来的是极少数。主要是留学生不熟悉加拿大的法律,认为自己是留学生身份,不受保护;还有些华人学生,尤其是大陆来的留学生,他们认为这里的警察可能跟大陆一样,拥有很大权力;自己不是加拿大居民,担心得不到公正对待,从而忍气吞声,或者是私下解决问题。从而导致不仅无法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还可能带来更多麻烦。
  
他表示,不管租住的房子是否符合租客权益保护法范围,在法律上人人平等。不要认为自己没有加拿大身份就得不到法律保护,其实这是错误的认识。不管是什么身份,只要在加拿大的国土上,都会受到法律的保护。
  
潘超庆说,房东欺负留学生表现在方方面面,主要是限制使用水、电、暖气、押金不退、提前赶走房客及恶言恶语对待等。
  
潘超庆建议:“留学生在租房时尽量跟房东签合同,所有的条例要写清楚。这样一旦遇到纠纷时,就可以找到责任方,否则就很难办。因为加拿大法律讲证据,口说无凭,弄不好被房东反咬一口都有可能。”
  
潘超庆认为:“留学生在遇到被房东欺负时,一定要敢于表达出来, 报警或向社区机构求助,这样至少对房东有震慑作用。如果不说出来,大家都忍声吞气,房东还会用同样的方式对待下一位。”
========================

人生地不熟 无辜被欺凌

孙小姐是来自山东的留学生。来加拿大5年,一共搬了5次家,自称见识了各种各样的房东,期间也遭受了各种各样的不公平对待。
  
刚来加拿大时,孙小姐在Centennial College学习平面设计。为了能在落地时就有地方住,孙小姐出国前就通过中介在学校附近找了一间房。当时中介告诉她,这间房子条件很好,房东是本地加拿大人,只有奶奶和一个14岁的孙女两人住在里面。房价每月370元,还可以共用房东的厨房炊具。
  
孙小姐一家人都认为这家条件不错,价格也不贵,就同意了,还付了500加元中介费。
  
刚住进去时,房东奶奶很客气。然而,孙小姐很快感到了不适应。由于中、西方人生活习惯不一样,因此,孙小姐无论做什么都让房东很不满意,经常被房东指责;厨房的炊具本来事先说可以用,但是都被房东用食品占用,孙小姐不得不去买了一套新的。
  
“尤其令人烦恼的是,房东的孙女经常进我的房间,还偷走一些东西。这个小女孩还有个毛病,上完厕所从来不冲,而房东奶奶总是让我去给她冲。”孙小姐说。
  
由于人生地不熟,孙小姐感到郁闷、烦恼,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忍声吞气的在这个家庭继续住下去。直到一年多后,对环境慢慢熟悉了,孙小姐才和同学一起另租房子,从此搬了出去。
  
去年,孙小姐从Centennial College毕业后在多伦多找了份工作。她和朋友一起在士嘉堡租了一套2居室的套间,每月租金1000元。这个套间位于一栋私人独立房子内,房东一家住楼上。独立使用厨房厕所,厨房是由房东自己改装而成。
  
5个月以后,孙小姐的室友因工作变动需要搬走,她本人也希望搬到离工作地更近的地方,于是他们向房东提出退房,不料遭到房东拒绝。2个女孩子跟房东整整谈了2小时,房东还是不同意。孙小姐无奈,向房东妥协,表示愿意再多住一个月,这样可以让房东多收一个月的租金。
  
因为没有签合同,房东没办法阻止她们搬出去。可是房东开始对她态度变得很恶劣,特别男主人说话很凶,言词带有威胁的意味。还强行要求她把搬走的那位女孩的房租也付了。
  
孙小姐感到很恐惧,想报警,但又顾虑重重。“不想把问题搞这么僵,又担心报警后,事情闹大,对大家都不好。”
  
最后一次,男房东又是故伎重演。孙小姐实在受不了,就拿着手机吓唬他:“我已经录音了,如果报警,就可以把你抓起来。”即使这样,男主人并不买账,还继续对孙小姐恶语相向。然而他的岳母吓坏了,感到事情的严重性,赶紧跑过来对孙小姐赔礼道歉说好话,希望孙小姐不要报警。孙小姐也不想继续纠缠,只希望尽快从这个家搬出去。◇

========================

押金被扣 求助学友

施小姐是大陆来的留学生。曾在汉密尔顿附近的一所大学读书。刚来时,她从报纸广告上找到一家学校附近出租房,房东是一位来自地中海的移民。施小姐不熟悉当地规矩,向房东交了一个月房租做为押金。大约在入住前2周,一位中国人告诉施小姐:“千万别住这栋房子,冬天不开暖气,热水也很少,而且很多人共用一个厨房,房子内还有老鼠出没。”
  
施小姐了解这个情况后决定不搬进去了,去找房东,希望能把租金退回来。但是遭到房东的拒绝。施小姐觉得自己没住过一天,就把钱没收了,感觉很冤枉。“那时刚来,用加币兑换人们币,几百元的加币是好大一笔钱。可是又没有办法。人生地不熟,好无奈。”
  
当时施小姐住学校的学生宿舍,她的斜对面住着一位黑人学生,1米90的个子。施小姐和他聊天,得知这位学生是法律系的硕士研究生,于是就把情况告诉了他,希望他能帮忙。这位黑人学生也乐意,就跟施小姐来到房东家。或许房东出于对这位学法律的黑人学生的畏惧,总算把钱退给了施小姐。
  
施小姐说:“做为华人留学生,有时感受到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有来自外族裔人的欺负,也有来自华人的欺负,还有来自同学、同舍及邻居的欺负。有时感到十分孤立无助。虽然学校也有国际学生管理部门,但是那只是在选课时提供一些帮助,其他方面的帮助很有限。”

评论
2014-03-17 1: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