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祷:守护我们的家园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4年03月26日讯】台湾的平民精神爆发了!大学生攻占立法院,摘下匾额,告诉政府:人民要自己来逐条审查服贸协议。立法院外,全民澈夜守护,而马英九只重复一句话:“服贸必须通过。”为什么?因为这是北京下达的命令。

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为我们守护这块自由的土地。我们已来到了守护家园,最后一战的时刻。

民国百年

不久前,我们庆祝了民国一百年诞辰。多灾多难的民国活到了一百年,值得大大庆祝。就在欢庆的同时,一个巨大的阴影悄悄升到了我们头顶。

半世纪以来,两岸经历了一场戏剧性十足的悲欢离合。我们互称对岸人民“吃香蕉皮”,亲人睽隔四十年,生死不知。文革结束,大陆改革开放,我们第一次飞到那片土地,看到了北京空旷的大街上漫跺的骆驼、骡马。第一次,我们看见了有一双琥珀色眼瞳,穿褪了色的蓝色解放服,好似生根在粮地里的农民。八十年代,大陆遍地是穿洗的泛白了的解放服,蹲地下皱眉抽烟,埋头骑单车的人。听到“我是台胞”,瘦黄的脸上绽开了一朵纯朴而真诚的笑容。那样的笑容后来我们没有再看过。

十年前,十年后

打开两岸间关闭四十年的大门,我们小心翼翼筹备三通。还记得第一架从上海飞来的台商包机?第一封来自老家亲人的亲笔信?

十年后,两岸大洗牌,繁荣的宝岛不知不觉成了落魄户:“还比不上咱们成都!”上百万台湾人移民大陆,铁路两旁的工厂剩下一里又一里的废墟。一天有三、四千陆客来台,毫不手软地买名牌、金子,把故宫撑肥了千百倍。对于真正有钱的大陆人,小儿科的台湾则不在他们的旅游地图上。

三通五年后,台湾从多金的小龙成了经济命脉握在对岸巨人手中,任人宰割的孤岛。面对崛起了的中国,两岸间版图、资源、人口的差距形成了致命的冲击。在中国步步为营的世界布局下,一路把缺乏外援的台湾赶入了夺命的瓮城。

这一切是出自必然?还是出自近年来台湾自我设限,自我萎缩的政治文化格局?

“等着被吞掉吧!”

还记得我们开门迎接的第一批大陆官员、富豪?不久,警察为来自对岸的领导开路,向路旁拿标语抗议的人民怒喝,戒严时期“消灭万恶共匪”的老标语被涂上一层新漆。马路上出现一辆插血色红旗的车子,一路高分贝播放国际歌。101前出现了挥舞红旗,叫嚣呐喊的人。我们的人民保姆站在一旁,一言不语;环保局的人久等不至。从内到外,台湾的风景经历了一场蜕变。

我们熟悉的报纸、电视一个个变色,独树一帜的菁英报中时变成中资,笔直向人民日报逼近。中时的沦陷是一个标志,它象征着台湾引以为傲的报业精神一去不返。当知识界阅读的报纸沦落到了谷底,这已不幸成了台湾命运的寓言。

媒体中资化越烧越烈。从媒体大怪兽到服贸协议,中共步步逼近。在我们不知道的某一个地方,出卖台湾的协议书一纸纸签订。人们开始说:“没办法,大陆这么大。等着被吃掉吧。”或者:“怕什么?开放才有机会。”面对人民愤怒的质疑,我们的官员学会了说谎。一遍又一遍说谎。这是“双轨制”之外他们向中共学会的治国技俩。

他们的谎言有多大?“全台陆企地图”一揭晓,“呆胞”们恍然大悟:台湾早已开放近六成的服务业给陆资,身份、目的不明的人早已透过各行各业悄悄生活在我们四周。而一旦服贸通过,中资大举进入“食、衣、住、行、生、老、病、死”上千种中小企业,从铁路、第二类电信这类触及国家安全基础建设到瓦斯、理发等渗透邻里街坊的小生意无一不向陆资开放,国安、言论空间,民间生计门户洞开。

我们猛一惊:这根本不是什么服贸,却是“以经逼统”,“服贸是虚、和平协议是实”的迂回前进路线。是中共“入岛、入户、入心”,全面接收台湾的前奏。服贸中的不对等、经济陷阱已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共不承认台湾的国会,更无意让服贸逐条审核。重点是:这是北京下达的命令,而“心不在此”,卸甲投诚的马政府只能暗度陈仓,逼人民就范。

我们已来到了兵临城下,奋力一搏的时刻。

木马入城记

当初戒慎恐惧,如临深渊一般进行的三通一旦全面实施,我们迎来了一匹特洛伊木马。

还记得六四屠城的坦克?还记得川震骨牌一般震倒的豆腐渣工程?你知道中共头号国家机密:活摘人体器官吗?知道无神论的中共如何对待法轮功修炼人和三自爱国基督教会之外的基督徒吗?

在崛起了的中国脚下是被连根拔起,家园毁弃的亿万农人。是天安门广场金水桥上前扑后继跳水自焚的农民工,和各省城政府大楼前跪了一地的拆迁户。网民之间开始流行一句话:“这人穷的只剩下钱了。”或者:“中国强盛的只剩下富强了。”从失去土地的亿万农人到毕业即失业的一千万大学毕业生大军,中国人陷入深沉的绝望。

为了“让一批人先富起来”,大批大批的人民被不眨眼地牺牲掉。为了完成收回港澳台的治国大计,下一步,台湾人的精神和昂贵的自由即将成为二十一世纪木马屠城的牺牲品。比起经历英国殖民的香港人,呼吸惯了自由,顽强不驯的台湾人的精神宰割将远为惊心动魄。

知道你的邻人

在一种强大的吸力下,明知前路险恶,我们不断朝中国靠拢。或许,那是出于一种心存侥幸的心态。然而心存侥幸的结局时常是不幸的。也就是说,这世上没有什么侥幸的事。

由于对那匹停在城外的木马没有畏惧,特洛伊人把马推入了城中,引来了临头大难。对于中共在台湾近年来一木一铁打造的这匹木马,一旦我们知道了其黑暗真相,我们将寝食难安。而那些为了利益或历史留名而蒙上眼更蒙上心,对真相视而不见的人,引一句大陆文人的话:“将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对我们来说,“知道你的敌人”和“知道你的邻人”是一样的。尤其,当你的邻人是一个所谓的崛起中的巨人。是一个藏满了不为人知的黑暗秘密,戴面具,深谙变脸术的巨人。

老百姓说的话/人民语录

如果我们什么也不做,很快,我们将落入和大陆人、香港人一样的命运。为什么不听一听这些和我们一样黑眼睛黑头发的人说的话呢?

“政府把我们喂肥了好宰呀,这可不,把我们当作猪来养。这就是有名的养猪政策。骗不了老百姓。”(北京知识份子)

“如果今天要我生个仔来接受洗脑教育,那我不如一开始就生个白痴。”(香港人)

“他可以是个流氓 也可以是个信徒/他可以是个小偷 也可以是个公民/要看你怎么对他说/要看你怎么对他做”(舌头乐队)

“我们吃饱了饭 该怎么办”

世界没有末日才是真正的末日

我们没有毁灭才是真正的毁灭”

“现在全国人民都不相信全国人民

将来,全国人民会要了全国人民的命”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这不是地狱 是什么

这不是地狱 是什么”(盘古乐队)

“这么冷的天,不只冷了身,还寒了心啊!政府怎么都睁眼说瞎话?!”

“武汉大街上这几天四处可见农民工冒着风雪拉横幅讨薪的,道路堵得一塌糊涂。”

“你为什么要我们在凄风苦雨中无情的等待,你现在闹到这个样子,感情都失落…你要把这个事情老实告诉我们,你老是推来推去,来打游击,我们受不了,千千万万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是不是在谋杀老百姓呀!”

“那老百姓接着说了句让我觉得心被挖掉的话:‘能分我们一些水和食品么?我们这三天就只得到了一瓶矿泉水。’我的天啊!那些救灾物资哪去了???”

“没有想到,跌到一楼,一楼底下还有地下室,地下室底下还有地窖,地窖底下还有地狱,地狱还有24层。”

“布达拉宫广场上停着军用飞机,现在坦克也开上了广场…中国害怕面对真象。他们是懦弱的。他们有庞大的武器,却这么懦弱。我们都知道真像是什么。”

“我们早晚要暴乱的!你听见没有!早晚要暴乱!”

我们的投石器

对于正在向世界大步迈进的中国,这顽强抵抗的小岛犹如芒中刺、眼中钉,只待纳入囊中,消声灭音。所有的谎言只为了掩盖一件事实:我们脚下的土地正在崩塌。

2012年,青年学子反媒体大怪兽游行;2013年,凯德格兰大道上百业汇聚,反服贸标语夹杂着民愤漫天飞。每一回,在历史的转角,我们必须全力以赴。到目前为止,这一点咱们台湾人做到了。面对那匹已塞入四只脚,把肚皮低低压在我们天空顶上的木马,我们需要更大的智慧和想像力。我们需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以小制大,把踏入家门的四支马脚化解于无形。

让我们温习一下《撒母耳记》中巨人歌利亚和牧羊童大卫之战。在最新的解读中,大卫战胜巨人不是一个奇迹,而是一种必然。相对于全身装甲,行动迂缓的巨人,敏捷快速,手握犹如(弹弓)的大卫,事实上,稳操胜算。(《以小胜大》)

最新考古发现,历史上确曾生活过巨人族,他们和恐龙一样消失了。面对新兴的人类,巨人从自己不适于生存的地球上消失,留下动人的诗篇。大卫正是这新兴人类中的一名。是这新兴人类中勇敢,充满了信念的一人。而他手中握的武器,也正是这新型人类的智慧发明出来的投石器。击败注定要消失的巨人,只需要一颗小而锐利的石块,精湛的技术,和绝对的信心。

台湾放诸四海毫不逊色的平民精神和源源不绝的草根能量就是我们的投石器。而踏着百姓的血和骨头崛起的巨人早已摇晃难行,败像毕露,官员纷纷夹带亿万美金逃到国外(2012年非法资金外流达1万亿美元),犹如弃船逃生的船员。事实上,我们的入侵者不是什么巨人,却是一艘沉沦中的破船。面对这样一个入侵者,我们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而对于世界来说,我们这紧邻巨人的岛屿需要做的,其实非常重要。

在《撒母耳记》那一场大小失衡的战役中,一个决定性的关键是大卫的信心。是他来自于耶和华权柄的绝对信心。今天,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吗?我们的信心将来自何方?在缺乏想像力和诚实的政治氛围中,“打不死,跌倒了爬起来”的台湾人逐渐生出了忧郁症。逐渐生出了一种懦弱。“我并不害怕。我害怕的是自己因为迫害而心生害怕。”

台湾人的x能量

退居海岛六十载,我们在这世界一隅打出了一片天下,六十年间形成了可贵的平民精神。在今天,台湾版的民主虽然有陷入泥沼的征兆,然而尝到了自由滋味的台湾人民十分清楚自己的力量。这力量曾被命名为X力量(范畴,《台湾是谁的?》)在这犹如一场骗局的两党政治中,在这弥漫四周的等死一般的氛围中,我们生自草根的能量如何脱困,奋力而起?

半世纪以来的两岸关系已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刻。很快,我们将会发现,和我们的父辈一样,我们将面对残酷的历史。而只有成熟而勇敢的人,也就是说,只有真正的公民,才能在这历史的时刻站出来,把那辆笔直往悬崖冲的马车死死地勒住。才能把那艘沉沦中的破船解体。

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替我们做这件事。因为这民选出来的政府,连带着它犹握权谋的一个个大老和数不清的在野人士,正端坐在这辆马车上。马车盲目的加速度的冲力超过了以往我们曾经参与的所有战役。与此相对,我们的能量也要无限加大,加强。

关于这场以小胜大的现代战役,我们不知道的是:对于那手执弹弓的少年,全世界寄予厚望。人们心怀焦虑望着台湾站立在巨人的脚下,对准那绝望的,生病的,空虚的额顶,击出那自由,准确的石块。为了让地球上的新人类诞生。

如果我们还看不出正在发生的是什么,还看不见那匹暗藏兵刃的木马,我们就将失去这最后的历史时刻。然而什么是台湾人?什么是台湾?福尔摩沙在距今五、六百万年前浮出台湾海峡,形成一座重山峻岭的岛屿,不是为了叫我们再度成为强权的禁脔。我们在一个命定的时刻浮出美丽的海洋,是为了叫我们在这太平洋第一岛键上与那将死犹存,妄图改变世界的共产“巨人”对峙。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对岸琥珀色眼瞳的十四亿同胞。

《NTD Life》新唐人人文季刊2014春季号同步刊登

评论
2014-03-26 4: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