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保华:香港新闻自由的腥风血雨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3月26日讯】二○一四年还没有过去两个月,香港的新闻自由如同黑云压城,刮起腥风,溅起血雨。幕后黑手虽然没有露脸,但是中港联合布局的态势相当明显。而其“大气候”不但是中共高层权斗激烈,境外媒体更加成为不同派系所争相利用的对象,尤其要收回香港的“高度自治”;而且今年是香港政制改革的咨询期,也是“占领中环”的关键时刻;因此北京急于“收服”香港舆论。

明报总编遭撤换后被斩

年初就爆发《明报》总编辑刘进图被撤换事件。由于有报道言之凿凿将由一位并不熟悉香港事务、并与中方关系良好的马来西亚华人钟天祥出任,让《明报》员工与香港市民充满疑虑,并且激起强大的反弹声浪。老板、马来西亚商人张晓卿遂行缓兵之计,由刘进图前任的张健波暂代总编辑。

二月十日《明报》宣布钟氏出任为他而设的“首席执行总编辑”职务,以便随时可以接任总编辑。

二月十二日傍晚,言论犀利、并在《明报》事件中相当活跃的商台出名主持人李慧玲被电话通知炒鱿,并且不许她回商台收拾细软。这种简单粗暴的手法激起公愤。由于十年前商台也没有任何理由地封杀著名主持人郑经翰与黄毓民,以便为该年立法会选举的建制派护航,八年后在特首竞逐时被竞逐人之一的唐英年揭露为梁振英(当时是行政会议召集人)建议施压所致,因此这次的事件当然也与新闻自由有不可分割的关系。

因此,新闻界的“企硬反灭声”大游行于二月二十三日举行,显示捍卫香港新闻自由的决心,有六千人参加,超过原先主办单位的估计,并且也向参与渣打银行马拉松赛事的选手发出蓝丝带表达争取新闻自由的决心。但是,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刘进图在街上却被斩六刀,两刀背部,四刀腿部,经动手术抢救后才脱险,但是需要长时间的治疗复健,能否完全恢复还是疑问。

刘进图为何被斩,许多人认为与威吓香港的新闻自由有关,以便起寒蝉效应的结果。但是为何选择刘进图?因为相对来说,《明报》取态温和,站在“中国”立场也绝无疑问,但是它揭露中国贪腐与呼吁人权民主,还是为一党专政的特权阶层所不满。包括熟悉中国的资深媒体人程翔在内的许多看法都认为,事件可能与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有关中国领导人和富商精英拥有英属处女群岛(British Virgin Islands)可以避税的离岸公司的调查报告有关。

与调查中共权贵的财富有关?

参与调查这个报告的“大中华媒体圈”,除了一家中国的财经杂志因为被警告而退出外,还有台湾的《天下》杂志与香港《明报》。而《明报》的加入,是在刘进图担任总编辑的时候,而那以前,刘进图担任《明报》北京站的站长,更与中国事务有关。

ICIJ去年四月发表第一份的有关报道,刻意完全不提中国,但是今年一月二十二日,也就是刘进图被撤换后,该机构发表了第二份报告,这个报告涉及中国许多权贵,包括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前总理李鹏和温家宝等十多位中共领导人的家人或亲属在海外存藏的财富。

更诡异的是,这份名单中独缺江泽民与曾庆红家族的材料,而江公子绵恒与曾公子伟的丰厚家底早就名闻全球。这些不但涉及中共高层的斗争,也会惹怒中国权贵,从而可能迁怒刘进图,虽然此时刘进图已经不是《明报》总编辑,但也因此没有那样“敏感”。

即使这个猜测是正确的话,事件也不可能由中央会议决定对刘进图动手。但是即使出于其他原因斩杀刘进图,高层人士也会因为可以阻吓香港的言论自由而乐观其成,并且不大会愿意追究幕后元凶。

去年以来香港连续发生针对传媒的暴力事件,主要有:六四前夕的六月三日,《阳光时务周刊》老板陈平晚上下班步出杂志社后,遭两名蒙面男子用棍袭击头、手、胸部而倒地。没有多久,在七一游行以前的六月十九日,壹传媒集团主席黎智英位于何文田嘉道理道的大宅,凌晨遭凶徒撞闸刑毁,并留下开山刀及斧头恐吓。七月三十日,中原地产老板及《am730》创办人施永青,驾私家车上班时,遭两名歹徒驾私家车截停及持铁锤狂敲车窗玻璃,施永青倒车逃走,没有受伤;选择警告的日期730,正是他创办的免费报纸名称,显示与报章或与他的专栏言论有关。

针对传媒暴力行为从无破案

在这以前,媒体所发生的暴力事件从来没有一次破案,即使有一次斩杀报贩的非政治事件,也只是抓到凶手而没有幕后元凶。因此这次刘进图案件的破案希望也很渺茫,尤其是警方发现的线索中,凶手逃到九龙塘,那是进入中国境内的地铁与铁路交汇站。

对这个凶案,北京态度很暧昧。虽然中联办进行谴责,但是与香港高官与某些“爱国人士”的取态一样,回避涉及新闻自由问题,《人民日报》属下的《环球时报》更是警告香港人不要乱猜测,不知道他们怕什么?

但以陈平的案例来说,他本人就是中国太子党,见过习近平本人,也与胡耀邦家族认识,因此香港的本土黑道断不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但是他的杂志相当敢言,例如访问过被中国视为“千古罪人”的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出版过藏人与维吾尔人的敏感专辑;也访问过引起极大争议、并且由廉政公署插手调查的全国政协委员刘梦熊。虽然杂志的纸本已经停刊,但还保留网路,因此对陈平的被袭击,很难不与中共的党内斗争联系起来看,只是不清楚“爆发点”是在什么问题上。至少他的改革观念会引发保守派的不满。

而这一年针对媒体的暴力行为频率猛增,这才是香港人所最担心的事情;而如果涉及北京高层,由于香港的“下级”地位,就别想能够破案了。即使出现如同薄熙来的案子,如果有涉及香港的内幕,也会因为国际观瞻与统战大局的原因而“保密”。

三月二日,香港市民发起声援刘进图的游行,播送刘进图的录音讲话,他说:“真相在胸笔在手,无私无畏即自由”,寄语新闻界不要畏惧,尽本分用笔写出真理。但是有一些传媒人还是表示面对暴力的恐惧。“免于恐惧的自由”是联合国人权宪章所规定的人权标准之一,可见香港人权的倒退。而游行队伍只有一万三千人参与,也说明香港市民对事件的严重性还认识不足。

中港台新闻自由指数全部倒退

总部位于法国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二月十二日公布了二○一四年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国排名第一百七十五,即最后第六,比去年下跌一位,这是中共十八大号称“改革”之后。香港则排第六十一位,台湾排名第五十位,都比去年下跌三位,而香港在二○○三年排名第十八。报告也指出香港、台湾的下跌,都有中国威胁利诱的原因。

刘进图被斩案已经引发全球关注,也有不少来自全球的声援,然而中共当局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不知道自由世界对它还有什么办法?虽然民主潮流浩浩荡荡,要让中国卷进这个潮流,恐怕还需一定时日,还需全球“敌对势力”的努力。

--转自动向杂志

评论
2014-03-26 4: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