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政庇作假案系列(14)写手揭秘造假流程

人气: 43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3月26日,刘枫凌案的审理进入第三天。检方盘问开始,故事写手游天龙说,客户大多不在纽约,从维州、俄州、芝加哥等地通过亲戚朋友口耳相传介绍而来,刘枫凌比较低调、不打广告。办公室经理先与客户面谈15分钟到半小时,了解客人背景、入境时间、受教育程度并讨论律师费用。

故事写手:虚假故事通过率5-10%

游天龙说,多数客人都没有受迫害的事实,而且来美超过一年,因此需要与客人谈“一年信”问题,就是设法伪造证人在境外的证明文件,例如境外某酒店的入住证明、中国大陆的机票证明、门诊病历等;杜撰证人供词,证实一年内在中国见过这个客人。

收费模式有三种,客人可以先预付1千元,政治庇护成功后再收9千元;也可以先预付5百元,等拿到身份再给1万3千元,案子如果失败,律师楼退回5百元定金;或者按步骤收费,包括上一次庭多少钱,但是很少有客人采用按步骤收费的模式。

游天龙说,除了个别受教育程度很高的申请人,他们很少与客人讨论怎么编写“受迫害”故事,直接就按客人特点分门别类。年轻、高中毕业者,记性好、能学习,律师楼通常以基督教信仰被迫害为由为他们捏造故事;已婚的,则声称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堕胎;受教育程度低的,则教他们假冒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要求庇护。他说,他编造的虚假故事的通过率有5-10%,比其他同行略高。

设法伪造证明文件

接下来要伪造“受迫害”证据。游天龙说,第一种模式通常申请人是从小跟随家人信教,或自身经历了悲惨遭遇后成为基督徒,他会通过叙述客人的童年、学校等经历,找一、两个信徒的模板,依样画葫芦编写客人皈依基督教的理由,“证据”就是国内亲友和家人的信件,“从不同的角度提供这个故事的旁证”。

声称因为计划生育被强迫堕胎的,则要找孕检的证明,已婚妇女要提供第一胎的证明,未婚女性或声称未婚先孕在中国不合法遭强迫堕胎,还有亲戚、邻居的证明。假冒法轮功的,则声称他/她以前身体有病治不好,练功后病好了,但被政府迫害,因此逃离中国。

检方出示了FBI在刘办公室查获的证据,游天龙指证,加盖福建省连江县某基督教堂印章的空白信笺、各种已加盖福州某公司财务专用章的空白收据、盖有印戳的门诊病历、带印戳的空白航空信封等,都是用来伪造客人一年内在中国的证明文件。

对于另外一些空白信笺,游天龙说,这是客人离开中国时间久远,无法找到人帮他写假证明时,律师楼就找国内该地点的空白信笺寄过来,亲自操刀为客人炮制假的“一年信”。检方问游天龙,其中一封信中出现的多个“XXX”是什么意思?游天龙回答:这是政庇申请人亲友的证明信模板,“XXX”可以改成不同的姓名。

律师销毁手稿

写完故事后,律师通常会修改。游天龙说,刘枫凌会在电脑打印出来的政庇申请信上手写批注修改,增加或减少内容,但是改完她会销毁。有时会改变事件发生的日期,例如将复活节聚会的日期改为圣诞节,因为很少中国客户会了解复活节的含义。又比如,为了让事件看起来更严重,他会描述客人被关在监狱30天甚至几个月,但是律师担心客人无法向面试官描述这么多天的生活情况,反而露馅,就改为几天或几周。修改时不会与客人沟通,然后让客人自己用手抄写编好的故事。

游天龙说,其中有一个叫Lu Ying的女性客人受教育程度很高,刘枫凌的夫婿苗裕昌(Yuchang Miao音译)确信她可以获得政治庇护,要求她和一个面谈没通过的男客户结婚,最后她面谈通过拿到身份,男方的前妻为此付了一笔钱给律师楼。

基督教义问答“200问”被发现 律师楼惊恐易名

I-589政庇申请递交上去后,律师楼就要培训客人应付政庇官员的面试,包括关于基督教教义的问答,教他们如何说谎,会培训多次,才能让客人全部熟记于心。苗国琴培训游天龙成为培训员,2010年3月份游天龙开始全职培训,但是客人太多了,仍然忙不过来,就雇外来的翻译,并收集所有移民面试官的问题,总结出最常问的问题,分析不同移民官的面试难易程度。

游天龙说,原来律师楼准备了基督教教义问答的“200问”,但是2008年底刘枫凌得悉休斯顿的一家律师楼被发现“200问”造假问题后,叮嘱他要小心,与客户不在电话里谈,以免被FBI录音。为了掩人耳目,2009年还将刘枫凌律师楼易名Moslemi律师楼,2010年又安排自己手下的西人律师班德瑞在对面的东百老汇11号增设一家新的Bandrich律师楼,分担客流。

同案的刘树然(Shuran Liu)是刘枫凌的弟弟,苗国琴(Guo Qin Miao)是苗裕昌的妹妹,夏书风(Shu Feng Xia, Kevin)是刘枫凌的妹夫,而刘枫凌的妹妹Lucy Liu和刘树然的太太高女士都是其职员,加上刘枫凌夫妇,刘枫凌的15名工作人员中近一半都是亲属。

(责任编辑:季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