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挑战中共洗脑班4律师遭严重酷刑 各界抱团反迫害

从3月25日起营救律师团在七星拘留所前连续绝食抗争超过50小时后,公民营救团改静坐守夜,一直在现场接力坚守,3月29日一早人们发现坚守在现场的三位律师和一批公民突然全部被抓,现场只剩下警察。图为现场声援的公民营救团部分成员。(网络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03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报导)为被非法关押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提供法律援助,大陆四维权律师21日遭到绑架,目前被关押在黑龙江建三江七星拘留所。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当事人家属及朋友,其中六人被关押在距建三江100公里外的同江拘留所。该恶性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关注,很多律师与公民自发组建公民营救团赴当地声援救人。

律师团有两位律师为争取会见权,不得不绝食抗争。到27日下午三点半,绝食超过48小时,两位律师已出现虚脱症状,境况令人担忧。但拘留所依然不让会见,目前律师团用现场静坐守夜抗争继续要求会见。

目前有确切消息说四位维权律师在绑架后遭到酷刑,其中一位腰已经无法直立,其他三位也被打得很严重。而守候在拘留所外地公民营救团看到每天都有医生从看守所来拘留所,也有目击者称看到120救护车进入拘留所。四律师遭遇酷刑,并被非法拘押及拒绝会见,引起社会各界更强烈关注与声援行动。

遭绑架的四律师受到酷刑折磨

据张磊律师告诉大纪元记者,他得到确切消息,唐吉田、江天勇、王成、张俊杰四律师在被关到七星拘留所前,均受到严重酷刑,其中一名律师被打得现在腰无法直立。

张律师表示,“大家都估计这也就是为何七星拘留所一直不让我们律师去会见他们的原因,哪怕是我们这样的绝食抗争就不理睬,他们害怕酷刑曝光。”

张律师介绍自己和李金星律师在七星拘留所前绝食50个小时,在现场每天都看到有看守所的医生进入七星拘留所。

现场的公民营救团成员披露,下午又来了一辆120急救车,不知道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李方平: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

北京李方平律师撰文披露更多律师在里面遭到酷刑信息。3月21早上,7点左右三十多名不明身份的人强行进入王成和张俊杰住的房间,这些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穿制服,这些人让王成与张俊杰跟他们走,由于没有合法的理由,王成、张俊杰拒绝配合他们,于是这些人就粗暴地强行带走们们,于是双方发生了冲突,这些人强行把王成、张俊杰抬出宾馆押上一个黑车,这辆车没有警用标志,没有牌照。

文章说,当时,江天勇唐吉田住在他们隔壁,他们发现情况不妙后想尽快离开,但因为宾馆只有一个出口,结果他们也被楼下的便衣控制,被押到同一辆黑车上,送到公安局,他们四人被分开。

文章描述,张俊杰被带到一个屋子里,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遭便衣突然攻击,张俊杰被对方一脚踹倒,其他人冲上来对他拳打脚踢,旁边穿制服的警察在旁边看着听任他们的殴打。其他人也遭殴打,现具体殴打情况还不清楚。

四律师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不让吃饭,不让喝水。直到第二天夜里三点,警察才对张俊杰进行讯问,最后宣布,说张俊杰因扰乱社会秩序行政拘留五天。

四律师被关进七星公安局拘留所时,张俊杰发现唐吉田胸口受伤。由于外界律师和各地公民到建三江声援,在压力下,警方找张俊杰做工作,让张俊杰写个保证不把发生的事情泄露出去,就可以获释,被张俊杰拒绝。27日早上四点,张俊杰被当地国宝从拘留所送出来,一直盯着张俊杰上了飞机才离开。

律师团绝食抗争50小时后 现场接力静坐守夜

张磊、李金星两律师绝食超过48小时后,人快要虚脱,下午离开现场回酒店休整。目前七星拘留所前依然有公民营救团的律师和公民们在那接力静坐守夜抗争。拘留所现场信号依然被屏蔽。

张磊律师表示希望外界更多律师和公民来关注目前发生在黑龙江建三江公然践踏法律的行为。他认为自己的举动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维护和捍卫法律的尊严。他说:“律师会见当事人这是做律师最起码的权力,不然当什么律师?”

他希望全国各地更多的律师和社会各界更多的人来关注建三江正在发生的严重侵害律师的人权的问题,关注现在依然存在的严重黑监狱问题,及法轮功信仰团体遭受到的人权侵害。

目前仍在现场坚守的袭祥栋律师表示,“拒不安排律师会见的手段应有尽有,就是不让见,没理由!对这种公然破坏法律实施,违法践踏法律的机构,律师只能抗争到底,别无选择!”

“这哪里是国营农场分明就是奥斯维辛集中营”

目前拘留所附近警方依然设置几道关口,凡是从这条路经过的律师和公民每次都要查身份证。有现场公民告诉大纪元记者,有公民对守关卡的警察和便衣讥讽表示,“你们这样不嫌麻烦,干脆像日本人在的时候那样发良民证得了。”目前关卡看守的警察还是不让人带任何食物与水进去。

因阻挠律师会见,现场的营救团成员向莉陪同张科科、胡贵云等律师去建三江相关部门控告,结果无人理会。向莉随手拍了几张照片,被几个便衣抢手机,直到删除照片才住手。当他们返回宾馆时,一路上一直有三四个人跟踪。她感叹道:“噢,这哪里是国营农场,分明就是奥斯维辛集中营。”

更多律师和公民声援反迫害 空前团结

看到前方局势告急,反而引起更多律师和正义公民的关注与呼吁,并将有更多人结伴前往当地声援。27日王全章和付永刚律师准备赶往建三江声援。

社会各界很多人为公民“营救团”募捐,截止25日早上7点,已募集资金4.6万元。

27日上午,北京的李方平律师还在黑龙江农垦总局驻京办交涉当地设黑监狱和非法拘禁四律师之事,驻京办以律师上访和没有约领导为名拒绝接待。李方平直接举牌抗议农垦总局驻京办。

而目前正在海外的律师张凯和王军,今天也准备联系国际社会对此予以声援。

吴国阜律师表示,“建三江当局是不是准备拘留第二批律师?最好快点拘了,第三批马上送过来拘,只要你的拘留所足够大,律师有的是。韩国电影《辩护人》宋佑硕律师被审判,釜山地区150名律师有99名出庭为他辩护,建三江尽管放开胆子抓律师,我们送上1千名不是问题”。

作家杜导斌赞叹表示,律师群体的团结堪称中国人团结的典范,让人叹为观止。没有谁的命令,不是利益驱使,纯粹是以道相交,就能共赴危难。

律师:法轮功问题迟早要解决、要面对的

熊代英律师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就黑龙江绑架四维权律师一案,他认为对当局来讲这是个政治方面的话题,因为涉及到法轮功,他们是为法轮功作为代理人、提供法律服务、提供辩护,并因此和司法机关进行交涉,在这个过程中,那么作为一党独大的政府,应该是比较痛恨律师,因为律师的介入的话,对他们迫害法轮功肯定不利,达不到他们想要的目的。

律师还表示法轮功问题现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定性,没有规定为邪教组织,所以说他们镇压法轮功,在某一层面上来说,就是通过暗箱操作,严重违背法治原则。但实际上这个问题,从以前到现在的政府都将此作为敏感话题回避。因为没有明确定性,但可能内部是有默认、约定,他不形成文件,所以很神秘。目前法轮功被作为共产党的敌对势力,他们不愿意通过法律层面来解决法轮功的问题,所以形成一种扭曲。他们就不按照法律程序来,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后果。

他认为这个问题迟早是要解决、迟早是要面对的。也就是说现在律师介入法轮功案件,受到政府或明或暗的打压,而且中央也没有一个明确表态,所以这个也是给这个社会稳定,也是带来了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个问题要处理不好,整个社会的法治体系要出现越来越严重的危机。形势上的这个法律体系应该受到比较大的冲击,社会不稳定因素会越来越多的。

(责任编辑:谢东延)

评论
2014-03-27 9: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