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两岸服贸开放通讯产业 学者:等同拱手让台

网路系统有如国家神经系统 学者:若开放就没有太阳花学运了

网路、通讯是这次太阳花学运的灵魂,学者指出,如果开放中国厂商来台,除了台湾网路自由可能被箝制外,这次的学运也可能因为中国网军的渗透而成为绝响。(Getty Images)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3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江禹婵台湾台北报导)两岸服贸协议引发社会争议,而服贸开放“资通讯产业”项目广且深,而网路系统有如国家神经系统,尤以第二类电信最为严重,包含民众个资、隐私及整体网路安全冲击巨大。学者指出,要求开放第二类电信绝对是内行人,可让中共不用交战,不费一兵一卒,我们自己就拱手把台湾让给别人。

多位学者今(31)日于台大社会科学院,召开“服贸对关键产业的冲击评估:服贸开放资通讯对国安的影响”座谈会。针对总统马英九在3月29日提到开放第二类电信不是开放网路服务,所以不会威胁国安,台大电机系教授林宗男痛批“大错特错”。

所谓第一类电信是指,拥有自己的实体固网、机房,如中华电信、台湾大哥大、远传、亚太等;第二类电信,则是直接向第一类电信业者承租固网或无线基地台,以进行电信业务,如全虹、震旦、统一超商电信。

开放如引清兵入关

服贸协议中,包含医院健保局资料库、内政部外包户政系统、银行资料、高速公路通行明细资料库,都在开放项目之列。林宗男认为,当这些台湾业务变成陆资承包时,中方势必会用低价抢标,借此掌控台湾民众资料。

林宗男以eTag计程收费系统为例,远东集团董事长徐旭东不断抱怨,他并未获得利益,等于是做公益;若是未来拥有陆资的第二类电信,愿意以低价提供包含软、硬体的网路服务,台湾企业有多少人能抵挡住?他说,“这就如同明末清初吴三桂引清兵入关一样”。

目前开放的“转存网路服务”、“存取网路服务”、“数据交换通讯服务”三项第二类电信服务,主管单位NCC认为是封闭式网路,所以不会对台造成影响;成大电机系教授李忠宪批评,第一类电信与第二类电信如同楼上与楼下的关系,关系密切。

李忠宪解释,第二类电信没有自己的实体网路,必须向第一类电信承租服务,会共用硬体设备等,资讯同样会被有心人撷取,因此绝非封闭式网路。

中共网军如癌细胞

李忠宪指出,大家只把重点放在个资外泄等被动式攻击,这些问题在服贸前开放时早已发生,一旦开放将更加严重;他忧心,未来越多资讯系统被陆资所控制,隐藏在正常网路流量之中,累积攻击能量,等到关键时刻发动主动攻击时,就如同癌细胞扩散,就可让台湾网路及资讯系统全面瘫痪。

以318学运为例,李忠宪表示,如果网路被陆资电信瘫痪,这场靠网路起家的学运早就结束了,也不会有其他专家学者提出质疑,因为资讯跟意见都会被“管制”,这是应该让国人了解的国安问题。

一位长期在大陆工作的陈小姐(化名)提到,大陆约有30万网军在监控网路,掌控所有人民资讯,只要不符合当局意见的网站都会被删除,若是台湾开放通讯网路,她直言,太阳花学运将成为台湾的最后一朵民主之花。

间接掌控政治人物

而开放“营造及相关工程服务业”的,通讯线路、基地台也随之开放,交通大学教授资讯工程系教授林盈达指出,因为网路具有通透性,就如同实质开放了第一类电信,就算撇开网路监控,若台湾政府、立委被监控,中共掌控隐私,就等同被中共掐住咽喉。

林盈达补充,现在中共已知道,台湾人不可能会使用具有中资背景的电信,所以隐身在第二类电信里监控,林盈达说,魔鬼藏在细节里,要求开放第二类电信绝对是内行人,这可让中共不用与台湾交战,就可直接掌控台湾。◇

(责任编辑:明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