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汉之间不得不说的事儿

历史原来这样之两汉之间(完结篇)

作者﹕刘翰青
    人气: 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帝国的初创

建武二年(公元26年)正月,刘秀在洛阳将有功之臣都封为诸侯,其中封地最大的有四个县。博士丁恭对此提出反对,他说:“古时候帝王给诸侯的封地不超过百里,使诸侯领地不要过大,这是使国家安定的办法。如今封给诸侯四个县,不合古制啊。”刘秀摇摇头:“古时候,那些灭亡的国家,都是因为君主无道造成的,没听说有因为功臣封地大而亡国的。”——“帝曰:‘古之亡国,皆以无道,未尝闻功臣地多而灭亡者’”(《后书‧光武帝纪》)。他在给诸侯的策命上写道:“居上位而不骄横,虽处高位也没有危险;节制自己不超越尺度,即使盈满也不会溢出。敬之戒之。”

朝堂上的百官分封完毕,皇后还没立呢。刘秀有两个妻子,一个是从小就被他看中,并在患难中下嫁于他的阴丽华;另一个是平定河北时,半推半就娶来,并为他生下长子刘彊的郭圣通。

无论基于恩义,还是基于爱情,刘秀都希望立阴丽华为后。而且,五个月前,郭圣通的舅舅——真定王刘杨因图谋反叛,刚被前将军耿纯诛杀,此事虽然与郭圣通无关,但刘秀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阴丽华却坚辞不肯做皇后,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皇帝,皇帝就要守皇室的规矩,按惯例,皇长子要立为太子,太子之母当为国母。最终,刘秀立郭圣通为后,刘彊为太子——“后固辞,以郭氏有子,终不肯当,故遂立郭皇后”(《后书‧后纪》),但他自此更敬重阴丽华了。

为补偿阴丽华为自己的多年等待,刘秀再次出征时,总是把阴丽华带在身边。之后,郭圣通因刘秀冷落了自己,心生怨恨,时不时的说几句怪话,讽刺阴丽华和刘秀。直到建武十七年(公元41年),刘秀受不了了,以“怀执怨怼,数违教令”为由,把郭皇后又贬回了郭贵人,立阴丽华为国母,此乃后话。

此时,东汉帝国的轮廓已成,但是天下尚未平定。成都有个自称“公孙帝”的公孙述,安定(今甘肃泾川北)、天水(今甘肃天水西北)等四郡还有个骑墙观望的隗嚣,后来,九原(今包头市西北)的卢芳也跟着凑热闹,在匈奴的支持下,自称天子。此外,还有莽新时期遗留的各地小股盗匪。

刘秀继续踏上了他的征战之旅,各地陆续被纳入东汉版图,最后,大的割据势力只剩下西蜀称帝的公孙述了。

西蜀的败亡

建武十一年(公元35年)闰三月,征南大将军岑彭与大司马吴汉、诛虏将军刘隆、辅威将军臧宫,起荆湘六郡水陆兵马共六万余人,在荆门会师,公孙述在荆门的守将任满、田戎大败而逃。汉军溯江而上,“百姓皆大喜悦,争开门降”(《后汉书‧岑彭列传》),汉军得以长驱直入平曲(今四川垫江县附近)。

这时,刘秀给公孙述送来一封信,劝其投降。公孙述把信给自己两个亲近的大臣常少、张隆看,二人想想了汉军的攻势,又看到刘秀开列的条件,说,条件不错啊,投降投降。公孙述叹了口气:“兴与废都是命,天子怎么能投降!”——“述曰:‘废兴命也。岂有降天子哉!’”(《后汉书‧公孙述列传》)。

他派自己的弟弟公孙恢和大将延岑等,率军拒守广汉(今四川省德阳广汉市)、资中(今四川省内江市资中县)等地,却不料岑彭大军用疑兵之计,绕过延岑的防线,已到武阳(今四川省成都市南)。公孙述闻信,大惊失色,你可太“坑爹”了啊!既然如此,就别怪我用狠招了。于是,本该在谍战片里的情节出现了,公孙述派刺客去暗杀岑彭。

汉军扎营后,岑彭问,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当地人告诉他,因为活了八百岁的彭祖最后死在这里,所以此地叫彭亡(今四川省彭山县东)。岑彭一听,心里“咯登”一下,这个地名克我啊,得换换地方。但此时天色已晚,只好等天亮再说了。结果,岑彭当晚遇刺身亡。——“彭所营地名彭亡,闻而恶之,欲徙,会日暮,蜀刺客诈为亡奴降,夜刺杀彭”(《后汉书‧岑彭列传》)。

从岑彭打破荆门,直至武阳,一路上,“持军整齐,秋豪无犯”(《后汉书‧岑彭列传》),刘秀听说岑彭遇刺的噩耗,十分难过,厚赐其家眷,并追封岑彭为壮侯。

公孙述原本命在顷刻,如今岑彭一死,汉军攻势稍缓,让他挨过了一年。建武十二年(公元36年),大司马吴汉、辅威将军臧宫率军,攻破了成都的外围防线,公孙恢和公孙述的女婿史兴都战死了。蜀军将帅一看,这仗必败无疑,快跑吧,公孙述拿他们的家人当人质,还是制止不了这股逃亡的浪潮。

当年十一月,吴汉、臧宫率军攻打成都。公孙述占卜了一下,得到的结果是“虏死城下”(《后汉书‧公孙述列传》),“虏”这个字眼,在这种场合多指乱臣贼子的意思。公孙述误会了,他认为成都是自己的地盘,那汉军将领当然是“虏”啊,那这个结果不是预示著吴汉、臧宫今天会死在城下吗?此刻,他或许忘了那个促使他称帝的梦,也忘了梦中人对他说的十二年帝王之命,至此已经到期了。

于是,他亲自带着几万人马和延岑一起出城迎战汉军。“开场戏”还不错,延岑PK臧宫,“岑三合三胜”(《后汉书‧公孙述列传》),到中午时分,士兵们没吃到午饭都累了,这时,汉军组织敢死队突然冲锋,蜀兵乱了,公孙述在乱军中被刺中胸口,当夜就死了,也许他最后才明白,占卜得到的那个“虏”,原来指的就是自己啊。

刘秀的“柔道”

西蜀既定,天下已平,刘秀一生最波折的部分已经过去了。兵征天下时,刘秀冲锋陷阵,勇猛非常,治理天下时,他想怎么做呢?

建武十七年冬,刘秀回老家探望,请家里的亲戚们吃饭,几个姑姑婶婶辈的老太太喝酒喝的高兴了,就在那互相议论:“文叔(刘秀的字)小时候人就老实,也腼腆,又温柔又诚实。没想到现在竟然当皇帝了!”刘秀听到,哈哈大笑:“我治理天下,也要用这个柔和的风格。”——“帝闻之,大笑曰: ‘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后汉书‧光武帝纪》)。

刘秀的“柔道”,充分应用在他纠正莽新乱政遗留的社会问题。王莽式的折腾,使很多百姓一贫如洗,不少人不得不卖儿卖女,或者卖身为奴。

建武二年(公元26年)五月,刘秀颁布诏书:“有被迫嫁人为妻的女儿或被卖的儿子,如果想回到父母身边,完全听凭本人的意愿。不放人的,按非法拘禁罪处理。”——”民有嫁妻卖子欲归父母者,恣听之。敢拘执,论如律“(《后汉书‧光武帝纪》)。

建武六年(公元30年)五月,刘秀颁诏,按照汉孝文帝旧制,将“农业税”减少为三十分之一。——“其令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如旧制”(《后汉书‧光武帝纪》)。

建武七年(公元31年), 刘秀颁诏,因饥荒或遭青州、徐州的乱军掳略,被迫成为别人奴仆或小妾的百姓,

去留要根据本人的意愿,如有人不许其返回家园的,按买卖人口罪论处。——“诏吏人遭饥乱及为青、徐贼所略为奴婢下妻,欲去留者,恣听之。敢拘制不还,以卖人法从事。”(《后汉书‧光武帝纪》)。

对王莽乱政后留下的烂摊子,东汉帝国费了好一番手脚,使中原渐渐恢复旧观。

对于光武帝刘秀,史书上评价他“每旦视朝,日仄乃罢。数引公卿、郎、将讲论经理,夜分乃寐”(《后汉书‧光武帝纪》),就是说刘秀每天一大早就开始办公,太阳偏西才下班,之后,还常找大臣们来讨论学经书的心得,直到大半夜才睡。太子见他这么辛苦,就找了个机会劝他:“老爸你这样太累,还是抽点时间娱乐娱乐吧。”刘秀摇头:“我喜欢这样的生活,不觉的累啊 。”——“帝曰:‘我自乐此,不为疲也’”(《后汉书‧光武帝纪》)。

中元二年(公元57年)二月初五,汉光武帝刘秀在南宫前殿逝世,留下了一份与他生前风格一样简单的遗诏:“我没给百姓带来好处,身后事都按照孝文皇帝那样办理,务必简单节省。各地方长官都不要来京城吊唁,也不要派人或寄信吊唁。”——“遗诏曰:‘朕无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务从约省。刺史、二千石长吏皆无离城郭,无遣吏及因邮奏。’”(《后汉书‧光武帝纪》)。

光武帝统一天下之后,海内日渐安定。莽新时期脱离中原的周边各国,又像西汉时一样,逐渐来朝贡,中原内外一派汉室中兴之像。汉帝国经王莽篡权一度中断,自光武中兴,又延续了二百年的江山,正可谓“兴复江山又久长”。

翰青叹曰:

贼子乱政坏朝纲,
假造符命敢称皇。
惊起泉中真命主,
拥兵百万也难当。
堂堂天意不可违,
顺之者昌逆则亡。
鉴古知今君择路,
莫负史笔著文章。

刘翰青
癸巳年正月 于翰青草堂
癸巳年冬月修改(全文完)@*

参考书目:
《左传》 (春秋 左丘明 著)
《汉书》 (东汉 班固 著)
《后汉书》 (南朝宋 范晔 著)
《资治通鉴》 (北宋 司马光 著)
《东观汉记》 (东汉 刘珍、延笃 等著) (聚珍版)
《韩诗外传》 (西汉 韩婴 著)
《吕氏春秋》 (战国 吕不韦 等编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八个月前,莽新政权灭亡,各路反王莽军的领袖们也都先后去拜见更始帝,归顺玄汉政权。对刘玄而言,没费半分力气就可以君临天下,这等于天上掉下个金元宝,无奈,他不是真命天子,不仅无福消受,而且被砸“晕”了。
  • 这个真定王是个投机高手,他同意倒向刘秀阵营,但是他怕刘秀成就功业后,把他丢在脑后,于是提出一个条件,要刘秀娶自己的外甥女郭圣通为妻。
  • 相思数载,有多少情话绵绵,夫妻俩呢喃私语、如胶似漆,刘秀为爱妻画眉、插钗,柔情似水。难道刘秀掉进了温柔乡,忘了自己的处境,也消磨尽了英雄气?不,他在等待变数。
  • 刘秀偏偏对阴丽华这个小姑娘一见钟情,就这样从二十刚出头等到快三十岁,而且立下一个知名度很高的心愿:“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
  • 此时王邑无论是接受了王凤的投降,还是听严尤之计取得昆阳,汉军一定军心涣散,“刘秀当为天子”的谶语,多半会变成绝对唯物主义者的笑柄。然而,冥冥之中的安排,正是要通过人的手来实现的,王邑的决定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 “刘秀当为天子”、“刘秀发兵捕不道”这类预言是在王莽篡汉之后才流传天下的。“巧”的是,刘歆改名为刘秀这一年,恰恰也是“正版”刘秀出生的时候。
  • 历史就像一部大戏,每个人既是戏外的观众,也是戏中的演员,而那个剧本,在冥冥中却早已写好。有智慧者,也不过只能提前预知下几幕的剧情,却不敢,也无力做任何改变。
  •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浪马寨,有块大石头,以前石旁有一条大蟒盘踞,无人敢靠近。2002年,那条大蟒突然“不告而别”,一个叫王国富的人清扫此地时,发现巨石有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
  • 和王莽不同路的,都被以各种名义,或者罢免,或者调动到远方去。剩下的,有王舜、王邑、孙建等人,都成了“王莽工作室”的成员。
  •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天子与百官各有其许可权范围,也各有其责,自然的形成了一种相互制约的关系。这是我们很多现代人,因为教科书和影视作品的影响,常常模糊的地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