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亚裔联盟举办2014亚裔儿童现状峰会

亚裔移民人口增多 移民后代烦恼和卫星宝宝受关注

邝锦文在美国亚裔联盟(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3月27日举办的2014“亚裔儿童现状”报告的会议上演讲。(王依澜/大纪元)

邝锦文在美国亚裔联盟(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3月27日举办的2014“亚裔儿童现状”报告的会议上演讲。(王依澜/大纪元)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王依澜纽约报导)在美华裔移民有很多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是作为移民的第二代或从小移民到美国的孩子来说,也面临很多成长中的“烦恼”。近日,亚美联盟(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举办会议,讨论了刚出版的“亚裔儿童状态”(State of Asian American Children )报告,并邀请了社区领袖、学者、教育家等上百人参与。

华裔移民第二代“成长的烦恼”受关注

Wake Forest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江女士(Lisa Kiang)表示, 美国出生的华裔儿童,在自己作为美国人还是华人的问题上挣扎,在两种文化间成长。虽然要积极地去适应,可孩子很有压力。若能为孩子提供社会支持,并讨论孩子存在的问题,会很有帮助。有的组织认为,这个问题应指向家庭与社区的层面,从整个社区出发,而不是从一个孩子需要改变的层面出发。

江女士在美国出生,以前居住地的华人不多,她经历过被歧视的处境。不过,当她来到有很多华人的华盛顿后,情况有所改变。她认为这就体现了社会支持的重要性。江女士建议,移民儿童可以与理解自己处境的人聊天,缓解抑郁的情绪。

Lisa Kiang(右一)与黄佩文(右二)参与了亚美联盟举办的会议,会议讨论了刚出版的“亚裔儿童状态”报告。(王依澜/大纪元)
Lisa Kiang(右一)与黄佩文(右二)参与了亚美联盟举办的会议,会议讨论了刚出版的“亚裔儿童状态”报告。(王依澜/大纪元)

黄佩文(Priscilla Huang)作为发言人出席了会议。她说,很多在美国出生的移民后代,或从小就移民到这里的孩子,最后都不得不帮助父母做翻译、申请住房保险、报税等。“家庭的关系出现了变化,孩子担当了‘父母’的角色。我小时候就帮助母亲读信等等,因为那时母亲英语不好。我对此很抗拒,为什么我非得这么做?我觉得很尴尬。”她小时候住的社区华人不多,她已感觉到自己的不同。不过,随着长大,她理解了母亲,也理解了语言的重要性。

对于有相同处境的华裔儿童,黄佩文说,这个过程绝对很难,虽然不得不承担这个责任,可是大家可以这么想:“你有能力帮助自己的家人。”现在她为自己的父母骄傲,因为移民的生活太难了,想要成功很难,都从底层做起。

亚裔移民人口增多 “卫星宝宝”受关注

随着移民人口增多,很多社会问题随之浮出水面。很多移民家庭将3至6个月大婴儿送回中国大陆抚养,在5、6岁左右再接回来,而孩子和父母之间也产生了很多问题。亨特大学(Hunter College)助理教授邝锦文(Kenny Kwong)将其称为“跨国际抚养”,又称“卫星宝宝”(satellite children)。

邝锦文在美国亚裔联盟(Asian American Federation)3月27日举办的2014“亚裔儿童现状”报告的会议上演讲,他表示发现很多华人移民家庭有此现象,经过努力,他调查了纽约市的18户华人家庭。

邝锦文介绍,这些家庭中很多都是无证移民,收入低,而请人照顾孩子则花费过高,每月1千多元对他们不是小数目。同时,这些家庭工作时间长,没时间照顾孩子,通常孩子在2岁前也不能送到看护中心。他们将孩子送给大陆的父母或亲戚朋友照顾,每月给几百元生活费。而由于没身份或收入低,他们不能回大陆看孩子。而对于孩子,这几年是很关键的生长期。

据邝锦文研究报告,孩子回美后,感情上被抛弃,视父母为陌生人,常想念大陆的祖父母。同时孩子在大陆也养成了一些不良习惯,如乱扔东西等。由于英语不好,孩子上学也有挑战,在学校也有一些典型行为,如吵闹、淘气、撒谎等。这些孩子还可能存在英语学习过程缓慢等问题。

另一方面,被调查的家庭大都在饭店工作,且父亲的工作时间更久。由于孩子疏离,再加上父母不了解其个性,父母感情受到了伤害,管教孩子更导致精神和体力透支,或不相信保姆能照顾好孩子。有的父母也因此导致发脾气,不断忧虑等,分离后再团聚的家庭遇到了重重考验。

如何帮助“卫星宝宝”适应新环境,与父母重建关系?邝锦文建议父母多组织户外与亲子活动,建立关系,加强沟通。同时,邝锦文告诉大纪元记者,仍会对此进一步研究,希望能帮助这些家庭。

(责任编辑:Aric che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