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政庇作假案系列(24)控辩双方唇枪舌战

人气: 211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4月10日,刘枫凌、班德瑞、杨瑞三名被告涉嫌政治庇护造假案进入法庭辩论的最后阶段,其中一名陪审员因忍不住过早讨论而违反程序,被法官取消资格(dismissed),陪审团席上只剩14名陪审员,控辩双方激烈辩论了整整一天。

刘枫凌的律师重复两个观点,证人陈琳(Lin Chen,音译,下同)暗中录下的37段对话和于梦飞录下的14段对话中,没有任何一段对话证明刘枫凌知情且加入了非法行为;检方从刘枫凌经手的900宗案件中例举的10个造假个案,也没有任何一个人站出来指证,说是刘枫凌亲自教他们造假。

尽管证据基础薄弱,检方仍强力抨击:两名关键证人游天龙和于梦飞都指证刘枫凌是他们的老板,其律师楼职员过半是刘的家族成员,刘的丈夫苗裕昌(Yuchang Miao)、弟弟刘树然、妹妹刘露茜、妹夫夏书风(Shufeng Xia)、小姑子苗国琴(Guoqin Miao)在这个系统的犯罪链条上皆有不同分工,在刘的手下职员及亲属均已认罪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作为老板、负责人事招聘、确定手下工作职责的刘枫凌对他们的罪行“毫不知情?”

检方认为,刘枫凌自2009年起就担心遭到FBI的调查,因此电话谈话过程中始终非常警惕,在于梦飞提出担心造假被发现时,刘枫凌并没有表示愤怒或吃惊,而是以“hm、 hm”回应,足以说明问题不正常,而游天龙更作证说刘枫凌在没有与客人沟通的情况下,直接修改客人的政庇故事,在文本上添加或修改迫害情节。

班德瑞的律师反驳检方的指控说,班德瑞的角色就如同移民法官一样,只能依赖手下翻译提供的材料,既不知情也不自愿,她是被利用了;呈堂的材料对班德瑞的有罪证据不足,不能得出唯一结论。他提醒陪审团:再分析分析证词,可别错判好人,随便把一个人送进监狱。

检方则强调,不能排除合理怀疑,班德瑞的律师嚷嚷说,如果按检方所说,她和刘枫凌两家律师楼赚了1,800万暴利,那些钱哪去了?班德瑞分了多少?又如何解释班德瑞在其母得癌症时,连购买飞机票回迈阿密都困难,如果检方能合理解释,他就闭嘴。

杨瑞的律师告诉陪审团说,检控官对杨瑞的指控大部分依赖吴怀国的证词,但吴怀国从假办学生签证入美开始就充斥着谎言,在法庭上对律师抛出的54个问题承认撒谎,说明这个人是说谎的惯犯,而且2014年2月26日(开庭前三周)才与政府签订合作协议,动机可疑,他力劝陪审团不要采信吴的证词。

不过,检控官则力指杨瑞参与了政治庇护造假,并搬出薛健暗中录下的录音录像为证,杨瑞教假扮客户的FBI卧底证人薛健要记住自己的故事:“有的人就是掌握的不行,才一次又一次培训…就是为了加强它们,就像演电影一样,自己对这个所有的细节都非常熟悉。”

早前认罪被判监2年的西人律师贾伯斯(Freddy Jacobs)的妻子这两天均到场旁听,她不断为自己的夫婿扼腕,觉得贾伯斯的涉案程度比刘枫凌等人轻微的多,且很大程度是被下属瞒骗,却自行认罪没有走陪审团程序,被判入狱两年“很冤”。

周五陪审团将退席商议被告是否有罪,被告有罪的判决需要所有陪审员达成一致的意见才能成立,当天能否做出裁决,本报将继续追踪。

(责任编辑:Aric che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