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画家

【醉梦话丹青】(6)花鸟画

《转生千载桃李柿 幸哉终成笛子料》 作者:曹醉梦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曹醉梦作。

      人气: 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作于1999年,是年秋,笔者来到河南安阳的旧称相州的永和乡孝悌里岳家庄(今菜园乡程岗村),在岳飞故里,油然而生的感慨、难掩的情怀夹杂着莫名的眼泪,涌动着创作的激情,似乎追随到了什么、回忆起了什么……这种不能用语言表达的情绪折磨著自己,言之、歌之、舞之、咏之,均无以明状。

祭拜完岳飞,我们一路向西南,横过岳飞抗击金兵的古战场,不记得是在岳飞故里还是黄河边的孟津,见到几簇不大的、似乎不被人注意的子,随着微风在慢慢摇曳,他们就像鲜活的生命在关注著周围的一切,看着他们,我的心在抽动,我不由想起修者对生命的诠释:凡物皆有生命,此生为我,前生或后世可能是他,这些修竹以前可能做过桃树、李子树或柿子树,但此生能做了竹子真乃幸运,因为笔直且粗细均匀的竹子,可以制作懂音律的“笛子”啊!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曹醉梦作。
《转生千载桃李柿,幸哉终成笛子料》,曹醉梦作。

自此可以说,观者要看懂丹青画家笔下的物象,还真要读懂画家的经历、修为和审美情趣,否则,就只能看画而画了。所以,综合的修养是观者和画家沟通的不可或缺的纽带。@*

(点阅【醉梦话丹青】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国画的程式化、符号化特征明显,经过艺术家对自然界物象的理解,经过思维咀嚼后,将物象引申意义深化,比如,画家眼中的翠竹不再是单纯生物性的竹子,风中之竹、雨中之竹、露中之竹、雪中之竹,成了画家表达“风调雨顺”等情怀的绝好籍物。
  • 夜雨听斑竹, 声声唤子规。 诗风吹去泪, 曲苑绽来薇。
  • 国画在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了一套相对完整的理论体系,从散点透视的构图规则、行笔形式、表现技法、符号运用到审美理念,无一不具典型性。
  • 中国绘画史上的大师并不多,吴昌硕、齐白石、张大千为中国画的大师,何为?大师们除有好的笔墨技巧外,主要是艺术思想中正能量的传递,以及独特普世价值的构建,以及能独立于他人的理论体系,尽管大师们的作品或有一段时间不能被大众所接受和认可,但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属性,却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 (大纪元记者徐乃义台湾桃园报导)桃园文化局长张壮谋表示,成长于基隆乡间的吴东昇,现定居于桃园,自幼亲近自然环境并擅观察万物,对自然界动植物的体悟,心神观照,表现在其创作上无不生动。举凡四君子、花鸟、虫兽、藤蔓、瓜果各类创作,饶富野趣的描绘和工笔画风,笔墨精妙绝伦维妙维肖。鲜活灵现的神态,让人回忆起回童年乡村景致。
  • 余和鱼是同音字,读音相同但是意思却不相同。
  • 接受的是师范、中文及艺术研究的正统教育,但水墨画家徐明义的作品却不一点也不中规中矩,似乎很少人像他这般画国画,时而由几个大色块构成一整幅画而绝少线条,时而以线条细腻的部分构图延伸出辽阔而沉静的氛围,其用色的俐落与鲜明更是水墨画中的奇葩,让人心里浮现对于一个美丽境界的无限想像与期待。
  • 中国千余年可考的绘画史上,对冰、雪、霜的描绘无明细的“质”的造像,一般都用留白或染四周留中间的反衬法表现,让观众去“想像”,大大弱化了画面的可视性和观赏性,产生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冰雪画则弥补了这个空白,对冰雪霜的表现让人们眼前一亮,特殊的材料,特殊的技法在继承传统笔墨的基础上,是对中国画表现空间的有力补充,至今,其对冰、雪、霜“质”的表现仍是其他画种无法企及的。
  • 中华之文化源远流长,约2500年前,绘画艺术就以竹木、皮帛、粉墙为依托介质,就形成以毛笔蘸黑墨、行笔成黑线做为造型方式,用极为抽象的笔墨语言来表达画家丰富的情感,夯实了较为完备的造型秩序和抒情理念,虽经朝代的数度更替、社会文化的扭动、外夷文化的侵蚀以及本土文化的撕扯,仍未撼动这种绘画方式的表达秩序,一些想改变“她”的人都没有成功过,形成了人类文明史上大大不同于其他绘画语言的叙事方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