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剧评析 难为了昭容

作者﹕麦砚同
    人气: 271
【字号】    
   标签: tags: ,

《再世红梅记》改编自明周朝俊三十四出传奇剧本《红梅记》,《红梅记》描写书生裴禹先遇李慧娘,后遇卢昭容,最后与昭容结成夫妻的故事。原著里两个女子并不相关,唐涤生则把她们牵连起来,甚至套用借尸还魂使她们合二为一。如此改编令人叫绝,然而每观该剧,难免会替那个最后献出身体的昭容鸣不平,唐涤生或太喜欢李慧娘,为了成全她与裴禹,不惜丑化、委屈了昭容。

《再世红梅记》女主角是李慧娘,卢昭容是配角,原著恰相反,慧娘只是配角,在相府救出裴禹后不复出现,任裴禹去寻昭容完婚。原著里的昭容是名门闺秀、典型淑女,“天生聪慧,性格温柔”(〈红梅记‧慈训〉),唐涤生把她改成搔首弄姿的荡娃,这于第二场〈拆梅巧遇〉尤为明显。

〈拆梅巧遇〉取自原著第五出〈折梅〉,〈折梅〉里昭容遇裴禹,以梅相赠订情,但她表现十分含蓄,与裴禹基本上没直接对话,多由婢女转达,更枉论肌肤之亲。她自比红梅“孤芳不与凡花并”,高雅可知。唐涤生笔下的昭容截然不同,甫登场就说“宵来爱月眠迟”,见裴禹即称他“风度翩翩美少年”,思春意味颇浓,其后更假意留客,主动挑逗、许以终生。将原著与改编对比,简直判若两人。

唐涤生丑化昭容动机很明显,他在掩饰裴禹的多情。

《再世红梅记》里裴禹第一场爱李慧娘,第二场转爱昭容,观众不喜欢负心汉,故唐涤生作了些前设:其一,他把昭容设成荡娃,裴禹正失意于情,少年心性,转爱他人可理解。唐涤生更在〈闹府装疯〉加深昭容放荡形象,虽只是装疯,但豪放形象已发挥极致,豪放女不配娇公子,说服观众裴禹最后选慧娘合情合理;其二,唐涤生设定李、卢容貌一般,裴禹爱昭容只是一种爱的投射,视她作替身,正如他向慧娘自辩:“失梅用桃代……我之爱昭容者,无非因为昭容似你咯。”这种解说对慧娘是奏效的,她听后即转嗔为喜,原谅了裴禹,唐涤生也希望观众如慧娘般原谅他。

本来改编包含创造,与原著不同亦无不可,但编剧的意愿与观众的感受往往未必一致,尤其当知道原著里昭容与裴禹本是一对,剧作家把他们拆散,更刻意抺黑昭容,情感上难免不快,替她抱不平。何况唐涤生把裴禹写得太窝囊,满像小男人。他把原著的贵小姐贬作豪放女,硬要她向一个小男人献媚,最后还被抛弃,怎能不叫人不替昭容不值。

看剧中裴禹几个举动,便知他是小男人无疑。第四场〈脱阱救裴〉,慧娘告知他贾似道派人夜袭,裴禹极之惊惧,大呼“救命”,此其一;慧娘要救绛仙,裴禹死命留着,说:“我无你不能生,无你不能活……为一个绛仙撇下裴生爱。”明显叫慧娘不顾难中姊妹,此其二;第五场《登坛鬼辩》,慧娘叫先裴禹藏身荼薇架,他顾虑:“倘遇万斧千刀,岂不是身为肉酱呢……倘遇了一声犬吠,岂不是误了大事呀?”胆小可知,此其三。

如果《再世红梅记》里的裴禹是大丈夫,那要昭容委就奉迎,还说得过,他偏是一个小男人,真难为了昭容,更甚者,唐涤生为了强调裴禹深爱慧娘,使他对昭容很忘情。

责任编辑:周道

按理说,昭容虽是爱的替身,可与裴禹于绣谷园互许终身,在相府中历过生死,脱难步出相府时也含情相对,不能说无情。可当裴禹重遇慧娘后,竟昭容全忘却。第六场〈蕉窗魂合〉,慧娘说昭容已死,閰君准她借尸还阳,其后裴禹到卢家见昭容果然死去,不但不悲伤,反沾沾自喜,说“我早就知道昭容谢世……死得合时合候”,慧娘回生,他向卢父解释“她是李慧娘”时,说“若不是桃僵李代一般相貌同,则怕我宠柳骄花两头难照应”,似乎对昭容,值得珍惜的只是她那与慧娘相同的外貌,难怪昭容老父骂他“薄情郎”。

由原著到改编,昭容形象急降,“再世红梅留佳话”,那红梅之所以再世,皆因昭容,那佳话之所以成就,也因昭容。无法责怪唐涤生如此改动,毕竟改编者有任何权利,但艺术作品有一种外延性,难免让人想到原著,想到那个本是闺秀的昭容,想到唐涤生为成就了一段红梅佳话,委屈了一个少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们在之前的几期节目中从不同角度谈了中国古典传奇中的警世内涵,今天再来讲讲这样一个主题——
  • 前两篇文章中,我们谈到中国古典传奇中的两个警世内涵——“人生如梦”和“返本归真”及相关的几个传奇故事,今天我们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另一个主题︰
  • 我们在上篇中,跟大家分享了中国古典小说中“人生如梦”这个主题的几个传奇故事,从“南柯一梦”、“庄周梦蝶”、“黄梁梦”以及“红楼梦”这些故事中,您是否体悟到神传文化用梦所揭示给人们的警世内涵?
  • 11月23日,广东前粤剧演员叶国永从东莞厚街镇的一间桌球室离奇坠亡,警方排除他杀。但至今一个月内,知情者连遭恐吓,家属质疑警察办案过程存在过失行为,要求警方还原事件真相。
  • 被外界称为一代粤剧宗师红线女于8日晚因病去世,享年89岁。红线女将毕生奉献给大陆粤剧事业的发展。她的去世被视为广东粤剧界乃至大陆文艺界的一大损失。红线女去世后,人们回忆她很多往事,包括文革中遭受的迫害故事等。网络上还流传她当年曾拒绝中共国家主席毛泽东一起游泳的邀请。
  • (大纪元记者杨天仪波士顿报导)粤剧日渐式微的今天﹐数十年如一日地承传发扬粤剧文化的波士顿侨声音乐剧社让人尤其觉得可贵﹐这份坚持赢得了侨社与粤剧迷的尊重。21日晚侨声在汉考克剧院 (John Hancock Hall)盛大上演大型古装粤剧“帝女花”﹐庆祝74周年社庆之余﹐也以精彩演出回馈观众﹐一千一百人的剧场座无虚席﹐长达四个小时的演出让戏迷过足戏瘾。
  • 【自由作家章观海撰稿】讲故事最能打动人,尤其是讲自己的故事,那种真实的历史再现,以及当事人的所思所想、所为所虑,完全抓住了观众的心。
  • 有粤剧大老倌、著名女文武生之称的陈剑声(声姐),前日因罹患肠癌,于养和医院病逝。其不少艺员以及粤剧演员在闻及死讯后纷纷在网上发表难过心情,悼念好友。陈剑声的官方网页亦设有吊唁留言版,戏迷会会长李小姐则表示丧礼详情容后公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