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其人》 (93)

《江泽民其人》:卖国条约斩断民族生路

江泽民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国边防军后撤,500公里不设防,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4个国家不设防地带只有100公里宽(只有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几个地段例外)。100公里以外,这4个国家共“拥有13万兵力(其中俄军为12万人)、3900辆坦克(其中90%是俄罗斯的)、5800辆装甲战车(俄罗斯所占的份额当时和后来都是90%)、4500门大炮、290架作战飞机和434架直升机”。而中共要驻军必须在500公里之外。这个秘密是2002年俄罗斯新闻社军事评论员维克多.利托夫金披露出来的。(大纪元资料图片)

人气: 17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14日讯】江泽民其人》第十四章 黑箱作业出卖国土 民族败类千古罪人(1999年底)

6.卖国条约斩断民族生路

卖国条约对中华民族所造成的伤害,人们现在根本无法估量,它已经远远超出了民族尊严、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范畴。该条约对于中华民族的未来将成为致命一击。2000年12月28日,一位著名作家曾在他题为“斩断民族生路的《中俄边界新约》”的文章中指出:“中国之劫之难之凶之险,百年以降,唯此为大。”

这绝非危言耸听。

中国虽然号称拥有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为世界上第三大国家,然而中国的人均可耕地面积却只有1.4亩,为世界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美国的九分之一。中国许多地区的自然条件十分恶劣。西边是高原,西北是荒漠,正北是草原和沙漠,东南是大海。生存条件较好的国土,面积约为300万平方公里,仅仅占国土总面积的29%。当中国狂热的民族主义者沉迷在说“不”和“二十一世纪是中国的世纪”这样的呓语中时,即使是中国政府,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也不得不考虑在人口密度已经接近土地、能源、淡水、矿产与森林资源承载能力的极限时,中国二十一世纪的生存空间在哪里?

在1999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中国政府提出西部大开发战略。表面上政府是要开发西部地区的经济,改变西部地区封闭落后的局面,打破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格局,并将生态环境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和特色产业作为西部三大发展重点。内行人却对此政策作出了完全不同的解读。

从30年代胡焕庸先生发现中国人口分布的胡焕庸线(指从黑龙江瑷珲到云南腾冲的近似分割中国东部人口密集区和西部稀疏区的直线)以来,中国人口分布的宏观格局几乎没有任何变化。胡焕庸线的西北面积为全国64%,人口仅占5.6%;东南面积为36%,人口却占94.4%;文明重心倾斜于东南已无可置疑。近半个世纪来,中国人口重心点始终在东南靠海的一个百余万平方公里的狭小地域内徘徊。由于人口增加、过度开发和环境恶化等因素交相作用,中国人口与文明的重心继续向生存环境较好的东南部转移。然而现在东南部地区的开发已经全部完成,继续往东南走就只能走到太平洋里去了。

“西部大开发”真的会让我们走出困境吗?就在国务院提出这一战略后不久,中国人民大学人口所的一位研究员发表了题目为《中国人口分布与可持续发展》的研究报告。报告中说“由于西部地区大多为高原、荒漠,土地可垦殖率低,而且远离沿海,……所以西部地区人口承载力比中东部地区低得多。……西部地区的水土流失、沙漠化等环境灾害要比中东部地区严重得多。……从人口承载力与人口压力的对比关系来说,尽管西部地区人口密度很低,但西部地区人口超载更加严重。因此西部地区相对于中东部地区的人口密度不仅不能增加,相反应该降低。”西部的人口需要继续迁移出来,东部却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我们还能退到哪里?

唯一的答案是东北。如果我们真的可以按照国际法和平谈判收复失地的话,二十一世纪的中华民族仍将大有可为。《瑷珲条约》与《北京条约》所丧失的一百多万平方公里土地相当于东北三省的面积之和,而且位于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以及乌苏里江以东,那是我们的先人留给我们的原始森林和肥沃的土地,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后契机。

对于一个民族来说,最重要的就是生存,没有了领土这种最基本的生存条件,十几亿人的命运实堪忧虑。而江泽民却将这一片攸关国民经济发展和中华民族生死存亡问题的辽阔疆域,大笔一挥,兵不血刃地合法落入俄罗斯版图。这无疑是中华民族有史以来最大的卖国条约。

7.江泽民出卖给其它国家的领土

对于中越、中印、中国和其它前苏联国家等领土争端的解决,中共官方媒体也从来不敢公布条约的内容,所有出卖领土利益都属于黑箱作业。

江泽民和塔吉克、吉尔吉斯以及哈萨克,签订了中塔吉边界划定协定、中吉哈边界划定协定等,基本放弃了所有争端国土。例如他与塔吉克斯坦总统赖克莫诺夫签约,将靠近帕米尔地区的27,000平方公里的争议土地出卖给塔国,而中国仅得到1000平方公里。这是塔吉克的通讯社报导了有关条约内容,才在海外曝光。

江泽民在1996年出访菲律宾,主动提出放弃南沙群岛的主权争议,共同进行经济开发。

1996年11月底,江泽民访问印度,签署了《关于在中印边境实控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为中印按照现在的控制线划分边界定下基调,这就等于承认了麦克马洪线,放弃了喜马拉雅山南麓肥沃的9万平方公里领土。

1999年12月30日,江泽民批准《中国和越南陆地边界条约》,将数百位将士浴血苦战付出生命而守卫的云南老山和广西法卡山划归越南,麻栗坡的爱国忠魂将永远埋骨越南。

这里我们需要特别谈一谈钓鱼岛。

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十分微妙。从历史来看,钓鱼岛理所当然是中国的领土,但问题是台湾和大陆都在声明对钓鱼岛的主权。围绕钓鱼岛发生过几件大事,一个是在中日甲午战争后,大清因为战败而被迫签订《马关条约》,永久割让台湾和附属岛屿,此时钓鱼岛作为台湾岛的一部分割让给了日本。另一个是在1945年,日本战败之后,《马关条约》废除,日本对钓鱼岛占领的“合法性”也相应失效,但日本在归还台湾和澎湖列岛时,未予归还钓鱼岛,而是将其划给冲绳县管理,结果为今天的主权争议埋下伏笔。

虽然钓鱼岛本身只有几个荒岛,面积也只有6平方公里多一点,但按照1992年《联合国海洋公约》来看,此岛屿还包含74万平方公里的“海洋经济专属区”。1967年联合国勘探发现此海域蕴藏着8百亿桶的原油,按照现在国际原油市场价格每桶50美元计算,其价值将达4万亿美元,相当于现在大陆每年GDP的四倍。

按说这么大一笔财富,江泽民如果真是为民族大计考虑,至少也应该先拿过来再说,不管是按照历史上的“先占权”、按照《开罗宣言》、还是按照《波茨坦公告》或《中日联合声明》,中国收回对钓鱼岛的主权都是合理合法、名正言顺的。但是江泽民偏不,抱着“宁予友邦,不予家奴”的态度,不但自己不努力争取,对于中华民国(台湾)的努力还经常讽刺和掣肘。

在钓鱼岛问题上,江泽民完全不表态也是做不到的,原因就是钓鱼岛属于台湾的附属岛屿,其归属问题应该是和台湾共进退的,更何况台湾在这个问题上比中共强硬得多,甚至台湾的国防部副部长陈肇敏2003年年初在立法院还表示,钓鱼岛是台湾领土,如果非战不可,台军一定会维护领土完整。

这样,江泽民在宣示对台湾的主权时,就不能不顺带上钓鱼岛,但是态度之强硬和软弱却有天壤之别。江泽民对台湾从来都是“不放弃使用武力”,而当日本派出警察和直升飞机到钓鱼岛抓中国人,等于是在中国拥有主权的土地上抓人时,江泽民却通过发言人说“关于中日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的分歧,我们一直主张通过和平谈判的方式来解决。”

在2003年,保钓人士为纪念“九一八”事变,申请了50人规模的驻京日本使馆前抗议活动,江泽民手下的警察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拒绝了申请。

江泽民以平等条约的形式,把凡是有争议的领土一律出卖,从来不经人大事先授权,更未交与全国人民讨论和投票,实为卖国贼!当他高喊“爱国”、民族主义、“反华势力”、“围堵中国”等调子的时候,最大的反华势力恰恰就是他自己。

(版权归大纪元所有,欢迎转载,不得更改)

责任编辑:肖笙

评论
2015-04-14 3: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