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凤】:面壁斋评中共立五庙

中共之斗争与团结非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类的常情与规律,而是独创了“分既是合,合既是分”的奇局,在斗争的同时就喊团结,团结越紧密斗争越紧张。(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4月02日讯】古之诸侯立五庙,以期先人福佑,为免绝祀。今者,中共窃据大宝之位才65年,就已坐如针毡,不得不仿古人立五庙之故事,不管死活,先拉出五位来,于是毛、邓、江、胡、习被选中,共匪军与匪警办公室要统一悬挂五人题词,以便供奉膜拜。

听说中共总政治部还高调就悬挂布置事宜进行了战略指示,不知是否有坐北朝南之说。看来,中共无论如何与世界接轨,无论如何改组,哪怕也来个“国家安全委员会”这些有类欧美政体的时髦名字,也终究脱不了窑洞子里闹革命的土气,就好比居委会的首席老太,如今学会了炒股票,买黄金,也仍然不忘胳膊上系个红袖箍,以为无上光荣。且首席老太系红箍的胳膊一挥,大杂院儿里家家户户都立马跟着忙活起来,并且还要做得认认真真,乍有其事,彼此不觉可笑反倒严阵以待,这就是中共式的滑稽。

不过此次虽然事近滑稽,却也事出有因。首先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共执政当局在搞权谋上确如其所言之既不否定前三十年又不否定后三十年,从而集中共六十年阴谋阳谋之大成。把“斗争”与“团结”这对矛盾体的“对立统一”发挥到极致。

回顾中共六十年,把“斗”字演绎的淋漓尽致,中共上可与天斗,下可与地斗,还可与人斗,在国际上与反华势力斗,在国内与一小摄敌对分子斗,在党外引蛇出洞斗乱民,在党内铁面无私斗同志。与此同时,中共却又是最讲团结的。它团结了各族人民,团结了各民主党派,团结了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哪怕在杀红了眼的时候,也不忘团结95%的大多数,同心协力把剩下的5%赶尽杀绝。

更绝的是,中共之斗争与团结又非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类的常情与规律,而是独创了“分既是合,合既是分”的奇局,在斗争的同时就喊团结,团结越紧密斗争越紧张。

就好比现在,中共从江胡斗到江习斗,从关起门来窝里斗,到你死我活公开斗的今天,再次把毛邓江胡习团结在了一起,从死的到活的到半死不活的,统统拉出来,站成一排,高高供在共匪军的办公室里,让人一望,有如听到电影《芙蓉镇》里那个疯子鸣锣高呼“运动喽,运动喽”,只是现实比电影更为艺术,口中喊的是“团结喽”,潜台词是“决斗喽”。

自从王立军把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此星球未有之罪恶给捅到国际上去,中共的内斗就进入了一个转折点,自此以后,江派急转直下,胡习时来运转,江胡斗转成江习斗,江习斗转成大决斗。而所谓决斗者,就是说,这将是中共唯一一次不以任何党内妥协而收场,必要一斗到底直至毙命的斗争。直接原因是江系血债派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所犯下的反人类罪已是业大无边,哪怕以邪为本的中共邪党,其体制本身也已不能承负。解体已成中共唯一无二之结局,而江习斗之意义即由内部权斗转为习阵营为延缓中共解体,给中共续命的鸡血针。而江派元凶从来只有断尾求生之理,从四川帮,石油帮,政法帮,都可以一刀两断,又岂肯掉做他人之尾,哪怕是中共!江派宁可与中共同归于尽,绝无自绝以活之,成全胡习的道理。所以中共之结局就是一场以江习斗为核心的自杀式行动。

至于中共此次立五庙式的大团结造势,正是大决斗之前奏,陈良宇今天下台,昨天还在做报告,薄熙来明天去秦城,今天还在开两会,周永康今天见外宾,明天就全家下大狱,这就是为何江泽民如今已是半死不活,如同僵尸,他的题词却突然上了墙,因为此“僵尸”很快就要变成彼“江尸”。

中国人喜欢看热闹,打虎灭蝇有声有色看点颇多,正看得惬意,突然看到江题词上了墙,不免有些失望,再看下去,看出来点儿玄机,转而又怡然了起来,这一失意一得意之间,实在大可不必。这就好比妖精打架,蛤蟆精吃了黑蛇精,或是黑蛇精吃了蛤蟆精,对于升斗小民来说有什么区别呢,却真有票友加戏迷,三三两两带笑看,看到起劲儿之处,还要鼓掌叫好,这是忘了自己做为升斗小民的“鱼肉”身份。与其等着黑蛇精吃蛤蟆精,或是蛤蟆精吃黑蛇精,不如早日三退,去了中共了兽记,出了妖精洞,才是保命全身之道。

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评论
2014-04-02 4:2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