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移民者,使黄金海岸成为澳洲东海岸的小联合国,是个名副其实广博且具包容性的城市。图为黄金海岸夜景。(尼尔森/大纪元)

神韵莅临遗珠之地黄金海岸 政要祝贺

2014年04月23日 | 08:47 AM

【大纪元2014年04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泰瑞澳大利亚黄金海岸报导)被称为沿海城市中的遗珠澳洲黄金海岸,以其独特的神秘感和遗世独立的隐逸之姿,一直为卸甲归田的商业巨贾、闲适旅人和投资专家的向往之地,无论是它湛蓝璀璨的海岸线、活化石的热带雨林,还是多元性的文化交融,都使这座城市独一无二。正是这样的城市,在本周迎来了享誉全球的美国神韵艺术团,具有五千年文化积淀的东方演出与这个西方多元广博的隐逸之都相遇,定是一场不可不赴、精彩绝伦之约。

被称为沿海城市中的遗珠澳洲黄金海岸,以其独特的神秘感和遗世独立的隐逸之姿。(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被称为沿海城市中的遗珠澳洲黄金海岸,以其独特的神秘感和遗世独立的隐逸之姿。(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黄金海岸是澳大利亚昆士兰一座东南沿岸的海滨之城,北与府城布里斯本相邻,南与纽省堤维德岬(Tweed Heads)接壤,因绵延长达32公里的金色海滩而得名。(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黄金海岸是澳大利亚昆士兰一座东南沿岸的海滨之城,北与府城布里斯本相邻,南与纽省堤维德岬(Tweed Heads)接壤,因绵延长达32公里的金色海滩而得名。(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黄金海岸是澳大利亚昆士兰一座东南沿岸的海滨之城,北与府城布里斯本相邻,南与纽省堤维德岬(Tweed Heads)接壤,因绵延长达32公里的金色海滩而得名。总占地达1,402平方公里,是澳大利亚第六大城市,而人口仅55万。成立于20世纪50年代末的黄金海岸,安守在南半球澳洲大陆的这片土地永远充满着神秘感。
黄金海岸是片大自然恩赐之地,阳光、沙滩、热带雨林美不胜收。(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黄金海岸是片大自然恩赐之地,阳光、沙滩、热带雨林美不胜收。(澳洲旅游局 Tourism Australia 提供)

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移民者,使黄金海岸成为澳洲东海岸的小联合国,是个名副其实广博且具包容性的城市。图为黄金海岸夜景。(尼尔森/大纪元)
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移民者,使黄金海岸成为澳洲东海岸的小联合国,是个名副其实广博且具包容性的城市。图为黄金海岸夜景。(尼尔森/大纪元)

生活在这片大自然恩赐之地的人们,除了享受着阳光、沙滩、热带雨林,黄金海岸的文化产业也毫不逊色。从世界各地而来的移民者,使黄金海岸成为澳洲东海岸的小联合国,在这你可以领略到从古老的欧洲到多元的东南亚、从时尚的北美到原始的土著文化,这是个名副其实广博且具包容性的城市。今年神韵第一次莅临黄金海岸这座多元化的城市,将与拥有各种文化背景的人们在这里相遇。正如昆士兰省长纽曼(Campbell Newman)在写与神韵的恭贺信中所言:“艺术在生活中演绎著至关重要的角色,它不仅可以娱乐大众,更重要的是它可以把我们紧密相连。”
昆士兰省长纽曼(Campbell Newman)。(大纪元)
昆士兰省长纽曼(Campbell Newman)。(大纪元)

省长对神韵演出的成功也表示毫无疑问:“我相信无论是黄金海岸当地居民还是旅游者,一定会非常喜欢由神韵艺术家们带来的无以伦比又充满着正能量的文化之旅。” 他同时也称赞了过去七年,年年光临澳洲的神韵艺术团为当地在文化交流上做出的贡献:“在过去的七年中,在澳洲,神韵的舞蹈演员和音乐家们帮助建立沟通东西方文化的桥梁,提供了一场场精彩纷呈、激动人心的表演。”
昆省国会参议员马克•费纳(Mark Furner)。(大纪元)
昆省国会参议员马克•费纳(Mark Furner)。(大纪元)

同时送上祝福的还有国会参议员马克•费纳(Mark Furner):
“藉神韵艺术团2014环球之旅到达澳洲之际,我送上最温馨的祝福。做为澳洲国会议员,我有幸观赏了2009年及2013年神韵艺术团在布里斯本的演出,我被神韵的美和她所传达的信息所鼓舞,并为如此独特的艺术形式深深沉醉。我希望澳洲所有不同背景的族裔都有机会来体验这极富表现力及引人入胜的中国古典舞这一艺术形式。请再次接受我最温暖最诚挚的祝福,祝神韵艺术团澳洲之旅取得成功。”

今年4月24日至27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将在市中心最具盛名的艺术殿堂-黄金海岸艺术中心上演五场演出。这座集综合性的艺术中心,包括剧院、画廊、喜剧院、咖啡厅、礼堂等各种功能设施于一身。无论是书画展、考古展、好莱坞大片还是传统歌剧、芭蕾,艺术中心从不会让黄金海岸人的精神生活匮乏。

意在恢复中华五千年正统文明,神韵的光临将为这块艺术之地更添风采,带给观众独一无二的中华文化视听之旅。

(责任编辑:陈紫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