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交政策》杂志:中共一定会倒台

海宁

人气: 15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4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海宁编译报导)近日《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杂志副主编艾萨克•菲舍(Isaac Stone Fish)撰文,认为通过和苏联共产党以及墨西哥革命制度党(PRI)对比,中共垮台只是迟早的事情。

文章说,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永存,包括中国共产党在内。不管中共几年还是几十年后垮台,其败象已现。其一,中共在实行把经济推向可持续性轨道的改革上步履蹒跚。其二,习近平在针对中共高干的反腐败斗争中泥潭深陷,人们不禁质疑中共是否还有自治的能力。最后,中国百姓思想越来越活跃。他们对污染、言论自由及中国同邻邦(特别是日本)的关系越来越关心。

在中共窃取中国政权65周年之际,需要强调的是:中共和中国是两回事;中国在中共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菲舍认为,苏共曾是中共最好的前车之鉴。现在苏共已经烟消云散,其党魁列宁、斯大林和勃烈日涅夫都登上了恶人榜。苏联在解体前夜是一个帝国,在和美国的军备竞赛以及10年的阿富汗战争泥潭中疲于奔命。当时的苏联贫困肆虐,国际旅行受到限制,莫斯科的计划经济导致国内产品质量恶劣,但进口货又稀缺。

墨西哥革命制度党也许更能说明中共垮台的必然性。革命制度党在1929年到2000年之间统治墨西哥。在其治下,墨西哥成为20世纪里一党专政时间最长的国家。虽然中共和革命制度党在结构和意识形态上大相径庭,但它们的经历和其处境都有惊人的共通之处。比如,墨西哥和中国都是全球市场的一部分。在革命制度党下台前的十几年间,尽管有1990年代中期的经济危机,墨西哥经济一直在增长。中国也是这样。

1976年毛泽东死后,中共大多数时候实行谨慎的威权主义制度。这和墨西哥革命制度党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的做法更接近。1990年代,墨西哥在总统卡洛斯刚刚下台后就开展了针对其兄弟的反腐败调查,不但暴露了惊人的腐败,也曝光了墨西哥精英阶级的分裂。

但是中共仍然沉溺于自己同苏联的对比中。中共根据2012年的一本书制作了一部六集纪录片称作《苏联亡党亡国20年祭》,最近在几十次政治会议上放映。

但前墨西哥驻中国大使古阿哈多(Jorge Guajardo)认为,中共痴迷于同苏共对比,其实选错了对象。他从2007年到2013年常驻中国。他告诉《外交政策》杂志,他住在中国,感觉到跟生活在革命制度党治下的墨西哥没什么不同。

古阿哈多还记得200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60周年时观看在北京长安街上举行的庆祝活动。活动意在宣扬中共政权的长寿和合法性。其中有1万名军人参与的阅兵式,期间中共当时的党魁胡锦涛大喊“共产党万岁”。中共对自己能够永远把持政权的自信立刻让古阿哈多想起了革命制度党。他说,过去墨西哥人也相信革命制度党将会永远统治墨西哥。1995年,古阿哈多加入了革命制度党的反对派国家行动党,后者在2000年上台执政。

很多人相信中共即中国,中国即中共。这让古阿哈多想起了十几年前墨西哥和革命制度党密不可分的时候。目前供职于一家华盛顿咨询公司的古阿哈多还注意到了其它的相似之处。2008年,民众对中共处理四川大地震的不满催化了公民社会的成长;而1985年墨西哥城大地震把革命制度党的腐败、缺乏透明度和效率低下暴露无遗。革命制度党在反腐败中抓“大鱼”。而习近平则说要“老虎苍蝇一起打”。

古阿哈多说,在革命制度党下台之前,一直到1990年代,加入反对党是一件可笑的事情,会被人看作一个找不到真正工作的失败者。现在中国也是同样。

古阿哈多回忆起2008年与现任墨西哥总统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一起会见一名中共负责拉丁美洲事物的官员,当时涅托还是该国墨西哥州的州长。中共官员的第一个问题是,为什么革命制度党会下台?涅托回答说是因为系统性的厌倦:因为一党独大,因此在任何问题上都受到责备。

当然,革命制度党和中共以及其经历皆有很多明显的不同之处。中国有13亿人口,墨西哥只有1.2亿。墨西哥在革命制度党治下仍有总统选举(虽然可能舞弊),但中国没有。相信中共可以从革命制度党的经历中学到教训在中国绝不是主流观点。

今年1月,中共党刊《求是》杂志刊登了一篇有关反腐败运动的文章,总结了从苏联获得的经验:“如果腐败不能得到有效遏制,群众最终将不会认可执政党的合法性。” 他们学到的教训似乎是只要清除腐败,就能保证人民忠于中共。

那从墨西哥能学到什么教训呢?古阿哈多说,他想告诉习近平停止反腐败。中共的体制就是建立在腐败之上,中共应当承认这一点。但最大的教训是,任何政党最终都会丢掉政权。古阿哈多说,以前从没有人认为墨西哥和革命制度党能分开,但最终还是发生了。

(责任编辑:毕儒宗)

评论
2014-04-24 11: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