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最新报告披露中共掩盖移植器官真实来源

图2:天津第一中心医院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肝移植)病人平均等待时间为两周。(截图)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4月25日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4月23日发表一份最新调查报告,披露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

报告说,自2000年起,中共官媒和医院报导器官移植数量从每年不过百例猛增到每年上万例,而且供体充足、等待时间超短等等,器官移植反常暴增现象显示,自2000年开始在中国大陆出现数量巨大的,遍及中国各地的活体器官供体群,其出现的时间和规模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和严重程度相吻合。证据表明大量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成了中共活体摘取器官的对象,才使中国器官移植数量逐年猛增。

但是,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后,中共面对国际社会的质疑,始终没有说明器官的来源,而是让中共卫生部前副部长黄洁夫以中国器官移植权威和官方发言人的身份,不断发表关于中国器官移植的言论和文章,承认强摘死刑犯器官、建立所谓的自愿捐献体系、发布移植立法、大肆报导黑市器官等,应付舆论,掩盖其罪行。

报告说,国际社会指控中共贩卖死刑犯器官由来已久。中共当局的对应有一个从否认到主动承认的过程,而这个转折点是在2006年。

以下是追查国际于2014年4月23日公布的关于中共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的调查报告的节选。

1. 从一贯的否认到承认“极个别的”来自死刑犯

2001年6月,中国医生王国齐(音译)在美国国会作证,提供了他亲身经历的有组织的从死刑犯身体上摘取器官的细节。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否认,并称这种说法是“恶意中伤”,是“耸人听闻的谎言”。章启月还说,“中国严格禁止买卖器官,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器官来源是人们自愿捐献的 [11]。”

2006年3月9日和17日,两名证人先后通过《大纪元时报》曝光中国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秘密集中营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并就地焚尸灭迹的黑幕。该集中营设在沈阳苏家屯辽宁省血栓中西结合医院。2001年开始有6000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在那里,被摘取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后,又被焚尸灭迹 [12]。

中共沉默了20天后,2006年3月28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例行记者会上否认关于苏家屯的指控,同时承认“利用死刑犯器官进行移植”确有其事,但是“是极个别的,并且要征得本人同意。”秦刚还邀请国外记者“亲自到那个地区去看看到底有没有这么个集中营 [13]。”(之后国外记者和独立调查人员的签证申请都被拒绝。)

2006年4月10日,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在卫生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再次附和外交部的言论:“中国移植的器官主要来自公民自愿捐献。死刑罪犯的器官利用是极个别的,也是经过犯人自愿或家属同意而捐献的 [14]。”

中国一直没有自愿器官捐献系统,这是众所周知的,而外交部和卫生部两个发言人却异口同声地咬定器官是捐献的,显然是中共最高当局下达的统一口径。

苏家屯集中营曝光的是法轮功学员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事实,而不是死刑犯的器官被贩卖。但是中共并没有对事情的核心,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做出任何回应。

虽然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记者会上邀请境外人士“亲自到那个地区去看看”,中共领使馆以拒绝签证的方式拒绝国际媒体和调查组织到中国进行独立调查。2006年6月2日,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外交部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致信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要求商议赴中国大陆开展独立调查事宜,三周不见回音,最终和大使馆官员会见时无结果 [15]。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CIPFG)委员会赴大陆调查团成员,希望之声资深记者许琳,于2006年4月19日循正常程序向中共政府驻澳大利亚悉尼领事馆申请入境签证,遭到了签证官员的当场拒绝 [16]。

2. 从“极个别”到“多数”来源于死刑犯,而且是“系统地使用”

在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国际上曝光的4个月前,黄洁夫已经利用国际会议开始对外放风。2005年11月,世界卫生组织(WHO)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召开西太平洋区会议,黄洁夫代表中国政府,第一次在国际会议上宣布中国的移植器官来自死刑犯:“在中国每年平均进行2000例肝移植,6000例肾移植,供体大多数来源于死刑犯 [17]。”

作为主管器官移植的卫生部官员,本人又直接操刀器官移植,黄洁夫显然是最早意识到迟早要对国际社会交代此前暴增的移植器官的来源。只是由于可能中共最高当局当时还没有决定究竟如何解释,而苏家屯事件的突然曝光,使中共慌乱中一边销毁证据,一边利用外交部和卫生部发言人两次否定黄洁夫早些时间放出的言论。

2006年7月,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加拿大前国会议员和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发表调查报告,证实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事实 [18]。这份调查报告在国际上引起巨大反响,随着越来越多关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曝光,国际社会要求中共公开移植器官来源的压力下,中共当局开始主动承认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国家。自2006年9月以后,中共各机构咬定该说法再也没有改口。

2006年9月28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推翻自己在3月28日记者会上的言论,承认确有使用死刑犯器官,而且是国家有关规定允许的。他说:“在我国,利用死刑犯尸体或者器官是十分慎重的,是在严格执行有关规定的前提下进行的 [19]。”

2006年11月14日,黄洁夫在全国人体器官移植技术临床应用管理峰会上说:“我国绝大多数人体器官来自于死者捐献,其中一部分来自于交通意外死亡人员和亲属间捐献 [20, 21] 。” 由于中国大陆所有死囚器官都是划入“死者捐献”范围,这个说法就是间接将移植器官来源归于死刑犯。

2011年11月,黄洁夫在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文章说,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系统地使用死刑犯器官做移植的国家。中国每年平均做一万例移植手术,其中65%为尸体移植,其中90%的尸体移植供体来自死囚 [22]。

2012年3月7日《腾讯网》文章引述黄洁夫说,“器官紧缺是我国器官移植发展的瓶颈。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23]。”

3. 从承认“系统地使用”到声称“一至两年内停止使用” 死刑犯器官

2012年2月8日,时任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逃进美国驻四川成都领馆,寻求政治庇护 [24]。根据追查国际调查记录,王立军在辽宁任职期间,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 [25]。王立军出逃引起中共恐慌,害怕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进一步曝光,中共当局再一次利用黄洁夫之嘴散布关于建立器官捐献系统的谎言。

王立军事件发生一个半月后的2012年3月22日,黄洁夫在杭州表示,中国将尽快建立器官捐献体系,并承诺在3-5年内彻底改变过去主要依靠死囚来获得移植器官的畸形方式 [26, 27]。而从2010年3月到2012年3月的两年时间里,中共大力鼓吹的“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只完成器官捐献207例,共捐献器官546个 [28]。黄洁夫很清楚每年平均提供273个器官的“捐献体系”是无法在三、五年内满足他所称的每年1万例移植手术的需求。

2012年10月,美国106位国会议员联名致信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要求公布美国政府可能掌握的有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一切资料,并敦促采取措施制止中共活摘罪行 [29]。这一举动再一次引起中共恐慌,为了分散国际社会注意力,黄洁夫在11月,增加捐献试点的成绩,把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的时间从“三、五年”改变为“一、两年”。

黄洁夫于2012年11月21日在广州称,人体器官捐献试点从2010年3月2日到2012年9月30日,共完成人体捐献465例,共捐献器官1279个 [30]。

根据黄洁夫提供的数据,从2012年3月到9月的六个月中,共有260例人体捐献,共723个捐献器官。与之前两年的数据比较,人体捐献月平均从8.625增加到43.3例,器官从月平均45.5个增加到120.5个。同样的试点机构,同样的环境,是不可能实现这样的增长的。

然而,黄洁夫利用这一系列明显有疑的数据,进一步保证:“中国人体器官移植将在一至两年内取消对死刑犯器官捐献的依赖 [31]。”

黄洁夫在8个月之内提供的人体器官捐献试点捐献器官数前后不符,更保证捐献的器官将代替死囚器官实现以往每年一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而代替死囚的预期时间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从“三、五年”缩短到“一、两年”。在捐献器官如此之少的情况下,黄洁夫有胆量保证在短期内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只能说明中国(被中共当局极力掩盖的)庞大的活体器官库还在运行,而且这些“供体”不是死囚,也不是自愿捐献。而黄洁夫宣称的加速度增长的器官捐献显然是为了掩盖器官的真实来源。

全文请见调查报告:
中文版:http://www.zhuichaguoji.org/node/40336
英文版:http://www.upholdjustice.org/node/247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4-04-25 12: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