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郭靖:致“天安门母亲”及丁子霖妈妈的一封信

郭靖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4月25日讯】前言:这个世界只有卑鄙的个人、没有说有卑鄙的国家。因为国家由无数国民组成,中间当然有卑鄙的,但肯定绝大多数都是向善的。所以,不能说卑鄙的国家、或者我们的中华民族。而只能说有卑鄙的政权,那就是红色共产政权。为了其统治地位不受到挑战,可以用更加卑鄙残暴的手段,来延续其不合法的执政地位。所以我今天向全世界宣布我的“卑鄙行为”,让本为善良的您来评说。

20万零1张绿卡 . 
当89“六四”事件发生后,海外的华人、留学生、访问学者,充份利用了这次机会,在游行去使馆抗议的途中,互相照相存证,为日后申请政治庇护做准备。老布什的大笔一挥,20万张与“六四”血案有关联,或不是真正关联的海外华人,充份享受到自由民主人权。

福利社会的国人,如今都是50~60岁年龄了,第二代都已是“六四”绿卡华侨,是否可以对你们的子女诉说一下当时怎样靠着你们的聪明才智,才能顺利留在自由民主福利社会,享受这一切天赋人权呢?是否问心无愧地问一问自己,你们还在为共产专制和你们一样黄皮肤的国人争取过民主自由、天赋人权吗?“六四”天安门的血馒头,有没有一丝的苦涩?

在这里我并无责怪之意,因为我和你们一样,利用了89“六四”血案,而获得了自由民主社会的绿色通道,可以充分享受天赋人权。20万零1 张绿卡,与“六四”天安门屠杀有关的绿卡,我决定放弃。因为在获得初时的短暂惊喜后,是深深的良心责备。这是良知的拷问,我是否要把这件事公布于社会,还是让时间的逝去,让内心变得麻木?于是我决定写下我的经历,向社会来问一下我是否真的是一个卑鄙的我。

我来自中国上海一个岛上,是祖国第三大岛,迫于生计远赴英伦找寻生机,假商务、滞留不归、打黑工。远离家乡,并无远大理想,只想在五年之内,攒够30万人民币,就回家做点小生意,平平安安的,老婆孩子热炕头,孝敬父母,这也许是每一个漂在海外的游子一个共同的最初美好愿望。

假的政治庇护难民申请

但美好的想法与计划,总是随着变化而变化。2008年5月,我在非法打工期间,被英国移民局搜查而入警察局,怕被遣送而谎称我是政治难民,因中共政权对我的迫害,被迫非法移民英国,理由是我散发“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真相而被中共追捕。这个理由应该是很难被承认的,因为“六四”天安门屠杀过去了那么多年,但也很难被拒绝。这是我第一次利用“六四”血案——每一个中国人至今还流着血、难以愈合的伤口。就这样,我没有被拒绝,也没有被承认,呆在英国。

此期间,我真正认识了自由民主的概念、人权的价值,以及个人或者说社会的存在与价值观。同时,也深深知道和看清了独裁专制下,对国家民族的祸害。一群红色资本家、既得利益集团,疯狂地利用不是人民赋予的权力,拚命地扼杀自由民主的浪潮。因为他们深深知道,只有独裁专制的政权,才能保护他们的不法财产,满足他们的贪婪欲望。他们疯狂地阻挡自由民主浪潮,残酷迫害正义之士。岂料,孙中山先生说得好,民主浪潮浩浩荡荡,顺者昌逆者亡。这群披着人皮的红色恶鬼,必将会被人民审判。

2009年“六四”忌日,我来到中共驻伦敦使馆,第二次参加纪念“六四”聚会。坦白地说,我是真诚地纪念“六四”英烈。同时我也新买了一个数码相机,拍摄一些我在这个场合的照片,为我因申请政治庇护而对移民局所说的谎言添加证据,因为我的律师要我提供证据来佐证。

此期间,我更多地了解到了“六四”血案的真相。因我这代人知道“六四”事件,而不了解“六四”是怎么回事?“六四”时我18岁,不懂当时的大学生是为了自由民主与人权,以及中国人的明天而抛头颅、洒热血,我是被封锁的众多的国人中的一员。我心知“六四”的血腥,而当了解了真相后,内心差点崩溃。从人的道德底线上说,都想像不到是如此的血腥。

当共产政权用国民纳税造的子弹射杀国人,而且用的是国际社会明文规定不能使用的达姆弹,连双方战争都不能用的开花弹。就是说对付敌人都不能用的炸子儿,却用在自己的人民身上!用连法西斯纳粹都不敢用的达姆开花弹,去对付自己的同胞——那些年轻的学子与国民。那是个什么样的政权?红色魔鬼!用人民纳税造的坦克,将学生与市民碾压成血肉模糊的肉泥。我惊呼,是什么样的政权能对其统治下的人民,进行如此惨烈的屠杀?是撒旦、魔鬼忠实的执行者——共产红魔。

血肉模糊的肉泥、骨发、血衣和帐篷垃圾等用火枪焚烧后的灰烬,用直升机运到大海,焚尸灭迹。这样令人发指的恶行,我真的是切骨之恨,心中发誓:不灭共产红魔,我郭靖就不是郭大侠。

我的第一个反共行动

2011年5月29日,当郎朗来卡迪夫举办钢琴音乐会时,我用我的智慧使“六四”这一敏感的话题,成为又一次在广大海外华文媒体网络热议的话题,只要不是共产黑资金支持的红色犬奴的媒体都转载报导了。(见大纪元网站《华人奉花点曲 朗朗音乐会大惊失色》)

这是一次设计,也是天意。我琢磨递给朗朗一份《劝告信》让他清醒。同时也告诉所有在不同领域为共产红魔站台的文痞、五毛、影视、文学、文艺、曲艺、小品等宣传洗脑奴才、鹰犬们,都应该考虑一下灵魂的去处了。18层地狱里,有个叫红色炼狱,即是共产党红魔吞食的灵魂之狱,是专门收拾共产主义党徒及帮凶灵魂的最后之地。那里没有任何善,只有凶恶、残暴、贪婪、屠杀、欺骗、狡诈,没有任何重生的可能。只有无休止地忍受人世间难以想像的苦难。你可以不信,因上帝给予人不信的自由。

邪终不能胜正,这是自古政权统治轮回的千古不变的规律。国际上独裁专制政权一个接一个倒台,共产政权终将步其后尘、不可长久。生于不义,死于耻辱,万劫不复,遗臭万年,这就是共产马列红魔的最后历史告白。

中国民众需要反思

最后我想说,我们需要思考的是:为何中国人勤而不富、劳而不裕?我在这里充份享受到人权和民治民享的福利。而在中国,我所看到的是政权虚伪的一面,什么民主政府、征税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们中国民众没有享受到福利,而真正圈养的是武装到牙齿的武警,用催泪瓦斯、子弹、装甲车对付养育着他们的人民。

那种人性的贪婪,在权力的掩护下,肆无忌惮,疯狂掠夺,鲸吞国有资产,这哪是共产共享?而是权贵、恶势力、黑社会、既得利益集团的独享。而人民是奴隶,被奴役、奴化了。所以我说,在独裁专制的国家,只会产生奴性,一种是奴隶,一种是奴才。前者为生活奔波,却贫穷困苦;后者衣食无忧,却出卖灵魂。鹰犬为了一点俸禄,为独裁专制政权摇旗呐喊,迫害纳税人,养活他们的是真正善良的国民。人性在邪恶政权的引导下,都变成恶毒虚伪的残暴者。而民主福利国家,民性中产生了惰性,他们完全靠社会福利生活,明明有能力工作却赖上了政府了..

这是人性中的恶,而不是民主制度的错。独裁专制下产生的是蛀虫,而民主制度下产生的是懒虫,所以,我想要做的下一步行动是:天下围城,伦敦攻略,勿忘六四,拥抱自由,拯救民主,打倒专制。这就是下一步的行动纲领。

丁妈妈,真心想亲切的叫您一声妈妈,您就看好吧,您的儿子在行动,愿天下人都能幸福,祖国早日脱离共产党红魔,自由民主早日降临中华大地。
写于2014年3月20日,第一个全世界幸福日。

(责任编辑:梅映雪)

评论
2014-04-25 10: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