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刘四新:对《环球时报》痛斥(一)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4月03日讯】《环球时报》2014年4月2日《律师不应为自我炒作鼓动社会对立》(下称《对立》)是一篇无耻狡赖、充满强权特有的傲慢、彻头彻尾的法盲式胡搅蛮缠的拙劣文章!《对立》一文的炮制必将使得早已信誉濒临崩溃的《环球时报》进一步被知识界和日益觉醒的民众所不齿!

众所周知,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及其所辖众多农场是计划经济以及建政初期以半军事化手段发展农业经济的产物。然而,为多数国人所忽视的事,农垦体系也是由战争年代转入和平年代后对现代政治、现代行政管理和现代法治长期缺乏基本认知的产物。农垦是政经合一、政企合一的体系,在总局及以上层级,它基本上是行政管理机构,具有鲜明的政府属性;在从事直接农业生产的农场层级,它则更多地具有企业性质;它同时又是垂直管理、直属于中央政府机构、外在于地方政府的独立体系;其基本的、主要的性质是企业,附属的、次要的性质才是政府机构。

然而,由于独立于地方政府,加之地域分散、人员众多,农垦体系便不得不同时自行承担生产经营之外的日常管理,不得不同时兼行自我行政管理的职能及司法职能,不得不设立独立的公安、检查、法院体系,不得不成为集企业和政府、集农业经营和社会管理于一身的体系。而在现代政治学和行政管理学的视野里,在现代法治体系下,只有纯粹的政府(包括司法机关)才能行使面向公众的行政管理和司法管辖之公共权力,企业等经济组织、包括农垦体系这样虽承担一定公共管理职能但基本性质仍属企业的庞大体系都不得行使公共权力,即便考虑其管理的特殊需要也只能部分行使有限的公共权力,而不能像黑龙江农垦总局及其下属农场那样长期行使包括公安、检察、法院在内的完整的行政管理和司法权力。长期行使完整的行政、司法公权力的农垦体系事实是成了独立的、封闭的权力体系甚至“独立王国”,地方政府对这个体系无权约束,中央政府则又因鞭长莫及而难以对它加以控制。所谓法制教育基地之怪胎就是农垦体系自身政企不分混乱机制的产物,就是农垦体系独立的行政和司法权力的恣意延伸和扩张!在市场经济、依法治国、宪政法治已深入人心的今天,农垦体系自成“独立王国”的畸形体制越来越暴露出其僵化性和不合时宜性,建三江法制教育基地则是这一畸形“独立王国”体内的恶性毒瘤!

何为监狱?凡较长时期剥夺公民个体人身自由的地方即是监狱。自古及今,监狱必须由国家统一设立,非经专门立法的授权,任何国家都不允许在国家统一的监狱系统之外另行私设监狱,在现代法治国家尤其如此。《监狱法》第十条、十一条分别规定“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主管全国的监狱工作”、“监狱的设置、撤销、迁移,由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批准”。监狱必须依监狱法第十条、十一条设立,而且在实践中监狱的设立权由省级以上政府垄断,市级以下政府无权设立监狱。任何非依监狱法设立却事实上公然剥夺、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地方都是非法的、彻头彻尾的黑监狱!《对立》一文也含糊其辞地承认(建三江等)“基层政府对他们采取了办学习班等教育方式。学习班不是劳教,但有一定的强制性。这些学习班的法律性质存在某种模糊性。”事实上,法制教育班即“学习班的法律性质”绝非如《对立》一文轻描淡写、模棱两可声称的“存在某种模糊性”,依中国现行有效的宪法、刑法等法律,法制教育班完全地、彻底地是非法的!这一点无可争议!法制教育班也绝非如《对立》一文所称“具有一定的强制性”,法制教育班的强制性完全不低于甚至超过国家合法设立的监狱!所谓法制教育班事实上长期非法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其所谓教育事实上异化为十足的肉体惩戒、虐待和人格的羞辱,其严苛程度远远超过依生效判决而执行的徒刑,正如业已被废除的劳动教养的严苛程度事实上经常远超刑罚一样!法制教育班的所谓教育事实上异化为国家统一法度之外的私刑!其设立和运行压根儿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这样的所谓法制教育班完全是反法制(更别说法治!)的、非法制的!最应该、最需要进法制教育班接受法制教育的恰恰是建三江警方!这种非法的、反法制(法治?)的所谓法制教育班居然胆敢堂而皇之地自封、自冠“法制”之名,实在是法制(法治?)的悲哀!实在是对法制的莫大反讽!实在是对法制的调戏和强奸!实在是对法治、宪政、民主、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公然羞辱!

建三江警方私设的所谓法制教育班也不是合法的拘留所。《拘留所条例》第五条、第九条分别规定“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根据需要设置拘留所。拘留所的设置和撤销,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公安机关提出意见,按照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审批”、“拘留所应当凭拘留决定机关的拘留决定文书及时收拘被拘留人”。毫无疑问,建三江的所谓法制教育班压根不符合上述两条的规定,压根不是合法的拘留所!

这样的所谓法制教育班既非合法的监狱,又非合法的拘留所,不是黑监狱,还能是什么?黑,地下之谓也!黑,不能见阳光、阳光不能照射之谓也!黑,无法律依据、公然违反法律之谓也!被所谓法制教育班非法关押的公民倘有任何违法行为,也只应依相应法律和程序对他们进行处理,然后依生效法律文书分送监狱或拘留所,任何机构或个人都无权不依任何生效法律文书、不经任何法律程序而野蛮非法关押公民!建三江所谓法制教育班长期以来无需任何生效的裁判文书或其他法律文书而非法关押公民,这样的非法机构不是黑监狱,还有谁是黑监狱?如此弄权滥法,随意关押公民,不是非法拘禁,还能是什么?

评论
2014-04-03 3: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