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神来之韵,天启之音

神韵之乐,磅礡如涵万古,曼妙若发天籁。人闻之,但觉浩瀚无边,穷奥无尽,竟不能追其所来,除了把这旷世圣乐归功于天! (fotolia.com)

2014/04/04

【大纪元2014年04月04日讯】我之早年读《周礼》,及“大合乐以致鬼神,以和邦国,以谐万民,以安宾客,以悦远人”,寥寥数语,心中大为诧异,原来音乐可以是这样的?用今天的话说,音乐可用以治国,即“和邦国”“谐万民”;音乐可用以平天下,即“安宾客”“悦远人”;音乐甚至还可与另外空间勾通,所谓“致鬼神”“祭天地”。这些文字让我甚为神往了一番,只是终不能得其仿佛只得废卷而叹不胜怅惘。

而当我第一次走进神韵之场,耳畔激回冲荡著“六律”“六同”“五声”“八音”合成的交响,那些携刻于长简上的文字竟也都栩栩然生动了起来。于我而言,神韵是一个圣境,置身圣境,仿佛时空错落,令人思接四海神游八荒。而之前存在于脑海中的那些现代大噪之音,连同心中的嚣尘都被这圣乐涤尽了。且不论你来自哪一个民族,有着什么样的文化背景,竟如鱼之相忘于江湖,而彼此间竟也相忘于这五千年文明的神光之下,没有了任何文化、种族、宗教之界限。

来自阿根廷的Rony Cohen看过神韵在加州千橡市的演出后说“神韵是你们所从未见的,也想像不到的。这是纯正的中华文化,是最伟大的文明之一,……一定要来看神韵。”

来自瑞士的资深导演Anwar Kawadri,看过神韵在日内瓦的演出后,惊呼神韵“是至高无上的艺术成就”“神韵不仅在瑞士获得成功,在整个欧洲都大受欢迎。”

来自美国的基督教会牧师Frank Remski看过神韵在洛杉矶的演出后,兴奋的说“我要告诉教会的人们,他们都应该来观看演出!”

所以,神韵绝不只是视听盛宴所能描述,且不论神韵所承载的文明内涵与其更将见证于未来的更为广大的意义,只从“乐”的角度上讲,神韵真正的恢复了“乐”之原貌。不只是有声,有音,有律,有节,更重要的是恢复了“乐”的意义与本相,也就是古书中所记载的“乐” —— 那是“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的“乐”;那是“先王制乐崇德”的“乐”;那是“以乐德教国子”,“以乐语教国子”,“以乐舞教国子”的“乐”。

而观者闻此大德之音,如灌醍醐,如沐南熏,是以不免如孔子鼓琴,不止习其音,更欲想见其人。然而孔子学文王操,习其数,达其志,得其人为“眼如望羊,如王四国”,知其为文王。而神韵之乐,磅礡如涵万古,曼妙若发天籁,有如《太极扇》之经天纬地之音,有如《大唐鼓吏》之气壮山河之势,有如《汉风绮丽》之姑射仙子之乐,有如《唐宫仕女》之鼎盛雍熙之像,使人闻之,但觉浩瀚无边,穷奥无尽,竟不能追其所来,除了把这旷世圣乐归功于天!

来自瑞士的宝洁公司全球销售经理Pascal Radic说“这音乐是天上来的”

来自澳洲的葡萄园酒厂总裁彼利林吉(Rolf Blicklingi)说“这是来自神的启示。”

来自美国的艺术家托马斯‧沃尔夫(Thomas Wolff)说“那绝对是天堂的恩赐!”“那不是凡人的手笔”“绝对的神之作!”

来自德国的小提琴家、吕贝克室内乐团首席小提琴手Anita Swiatek说“神韵肯定是得到了上天神助”。

这些是无以附加的赞叹也好,或是本心自明的感应也好,却与中国古人对乐的一个认识正相契合,这就是“乐”与作乐者的修为直接相关。譬诸上古流传的我们谓之“神话”的那些记载中,那些上古大乐无论其曲,其歌,其舞,无不出自神人,定于先王:譬如娲皇制笙,作《充乐》舞,伏羲氏制萧,作《扶来》舞,黄帝定律吕,舜制五弦琴,作《萧韶》,鼓《南风》,至于后世,凡有名曲传世,皆出于极有修为之人,如师旷之作《白雪》,白石道人之作《暗香》《疏影》……比比皆是,不胜枚举。

而如今被各族裔观者惊叹为来自天启的神韵之乐,其所展现出的凡人难于企及的艺术造诣,正是来源于神韵艺术家们精深广大的内境修为。而这些艺术家们全身全心全意所修持之法轮大法,正是一部修者亿众,广传世界114国,获得各族裔政府及民间团体数千份褒奖的高德大法,神韵艺术家们基于对“真、善、忍”这一最高宇宙特性的实践与体悟,创作出一幕又一幕穿越时空惊世骇俗的恢弘制作。

此天启之乐,扬音大千,必如雷霆将鼓群动,必如洪钟以惊大梦,这也让我想起之前读到的一则报导,一位有着波斯裔背景的资深舞蹈演员Russ Tafro先生观看了神韵在美国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市的演出后,感慨的说“一种来自上天的信息引领我来到这里”“我身临其境的与主佛联系起来了,透过思想、身体、灵魂,都与他联系起来了。”而当大乐既陈,大舞乃升的时候,我们不必惊讶于不同肤色,不同民族,不同信仰的人们相忘于神韵的大音磅礡之中,因为,正如那位美国棕榈港市荣誉市长Stephen J. Fiske所感受到的 “神韵已经超越了所有文化的界限。……她代表的是全人类的灵魂!”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