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 我告别家族病史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4月08日讯】我姓叶,是一名下岗丝织工人,家住湖北省黄冈地区,今年四十八岁。我家有胃癌家族病史:父亲五十岁刚过就因胃癌去世了,二哥和弟弟也都在四十五岁时死于胃癌。我自己于零八年修炼了法轮功,这几年身心都很健康。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晨炼时,我感觉有点不对劲,功还没炼完突然开始呕吐,吐完后又开始泻肚子,上吐下泻,连胆水都吐出来了,吐得连水都不敢喝。一连几天都这样,我没在意。十多天后,人明显的瘦了下来。这时我知道这是不正确状态,我便用师父关于善解的法跟造成我这种现象的背后的因素善解,没见多大起色。虽然一点也不想吃东西,为了保存体力,我还是强迫自己吃饭,因为有师父保护,身体变化蛮大,但精神状况一直很好,什么也没影响,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两个月后的一天,打嗝时感到有异味。猛然想起我弟弟生前对我说的活,他说:“二姐,我这病不好,打嗝跟以前不一样,有异味,跟二哥的病是一样的。”马上到医院去检查,结果也是胃癌。自那时起弟弟就一直住在我家,由姐姐和我俩人安排他住院、做手术、生活起居等。几个月后,弟弟还是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这时我的症状和弟弟的一模一样,而且我的身体已经瘦了一大圈,一百一十多斤的体重减到了九十七斤。

在外地打工的丈夫,听表妹夫说我瘦了很多,忙打电话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他:“没事,我有师父管呢,你放心。”从大法修炼的角度看我的确没事,我根本不承认是什么“胃癌”,那只是一种假相,用来考验我的,看我是真修还是假修,是真相信师父还是假相信师父。另外,即使是原来潜伏的病现在返出来了,我也不怕,因为每个修炼人在修炼中可能会有消业的因素在里面,通过不断学法炼功,就会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何况我有师父看护,有什么好怕的?我就信师信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什么安排都不要,也不承认。

坚定这一念后,我让自己一天比一天多吃一点,一天比一天多吃一点,我的不好的感觉也随之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恢复正常。

元旦放假丈夫回家住了几天,当问起我为什么瘦了,怎么这么快又好了?我表哥抢着回答:“肯定是炼功炼好的。”全家人都知道我当然是炼功炼好的。假期结束的前一天,丈夫买来上好的水果,清洗干净亲自放到供台上师父的法像前,表示他对师父的感恩。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坚信不疑。

不久丈夫的老板邀他一起做转手生意,结果几天内就挣了近万元;过年回家,买的火车票是无座位的,可他上火车正好就有个空座位,一坐就坐到家(这样的事就连平常也很难遇到,何况过年);过完年回厂,老板又给他加了工资,真可谓福报连连。

我的一双儿女都同化大法,一切都让我放心。我打心眼里高兴。

如果不是修炼法轮功,我就逃脱不了父亲、哥哥、弟弟那样的命运。大法让我重获新生!我们全家由衷的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 林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今年五十岁。三年前,我因长期头痛,连续打了两个星期的消炎针,一点不起作用。姐姐说不能再打了,对你身体不好,借你一本《转法轮》看一看吧,对你有好处。姐姐不炼功,两个外甥女炼。
  • 二零零二年秋末,迫害法轮功的狂风怒潮铺天盖地,法轮功学员随时都有被劫持的可能。我县中共部门办了洗脑班,将各单位及各乡镇被视为重点的法轮功学员全绑架到洗脑班。我也遭此一劫。在洗脑班里,我认识了一位同修,给我讲述了曾被医生宣布无法医治的他,炼了法轮功后重获新生的全过程:
  • 我是一个西医大夫,坚定的修炼法轮功已经十五年了,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期间,很多不理解法轮功的同事朋友,总对我说同样的话:“一个西医大夫怎么也炼法轮功?”我今天再次告诉那些不理解法轮功的人,“法轮大法太好了。”
  • 当警察问我:“法轮功哪里好?”我告诉他:“最有发言权的是法轮功修炼者本人,或者法轮功修炼者身边的亲人,朋友,同事……”
  • 我从记事起就是怕的很,娘和姐经常背起我去看神婆。
  • 看到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巨大变化,我和我先生家乡的上百位亲人们,也先后走入了大法修炼。大法使我内心得到了平衡和宁静;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 我是一九九七年九月份开始学习法轮大法的,学法前性格急、脾气暴躁,特别要强,名利心很重,再加上孩子小,工作紧张,一九八三年开始身体逐渐下降,先得的甲状腺肿瘤,接着化脓性阑尾炎、心脏病,一九九五年又胆摘除手术,最后一九九七年八月份得个要命的病:胰腺占位性病变(医学术语癌症)。
  • 零一二年五月,我去一家做育婴师。说也奇怪,一到我下班的时候,就下雨。躲都躲不过去。没几天,我的风湿病就犯了。全身酸胀,像披了一件厚重的盔甲,骨节都又痛又痒,好像里面钉着钉子一样难受。尤其左腿膝盖,痛的上不了楼,走路腿总是弯着。
  • 以前家里酿一瓮瓮酒,只要闻一下就让他全身飘飘然。没想到看完《转法轮》,他对酒完全是天壤之别的感受。
  • 我叫小珍,今年四十二岁。在二十八岁那年,我被检查出了淋巴癌而且已经扩散,州医院下了病危通知,告知家人我最多只能活三个月了。听到这一消息,我和家人如同五雷轰顶,全家人陷入痛苦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