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张坚:看中国限制稀土出口败诉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5月16日讯】中国政府认为自己委屈

三月二十六日,世界贸易组织WTO公布了美欧诉中国稀土、钨、钼相关产品出口管理措施案专家组报告,裁定中方涉案产品的出口管理措施违规。

这个结果应该是能够预料到的。两年前,世贸组织就裁定中国在限制包括矾土、焦炭、镁、锰和锌等九种原材料出口一案中违规,已经预示了中国在限制稀土出口一案中也是必败的命运。

消息传来,左派照例会找出理由证明“中国一贯正确”,如《解放军报》发表言论认为是“双重标准”“滥用规则”,中国商务外贸官方则说要继续研究、评估。WTO规定在六十天内可以上诉。据说中国方面准备上诉申请,不过大家都知道完全推翻这个裁决的胜算不大。对此,中国官方人士颇有愤愤不平之意。

中国似乎对WTO的裁决倍感委屈。首先,中国需要从国际市场进口许多矿产、原材料及其它一些大宗商品。每当中国需要这些商品时,该商品价格便频频上涨,譬如铁矿石在中国大量进口时一涨再涨,中国却无处申诉,也不见WTO出面作出什么裁决。其次,中国之所以稀土出口施以出口税和出口配额限额,其初衷也是为了保护环境和保护可用尽自然资源。

WTO裁决中国在稀土出口上违规,主要表现在两方面,一是在稀土出口上增加了一个出口税,二是每年只能出口一定的量,也就是出口配额。而这两点在中国当年加入WTO时都是有承诺的。

可在中国官方看来,如果取消了稀土出口的限额和出口税,国际市场中稀土价格肯定会下来,而美欧日之所以起诉中国稀土出口违规,就是为了以最低的价格买到稀土。

破坏自己入世贸的承诺

稀土有“工业维生素”之称,是大到导弹、小到电脑和手机的芯片都不可或缺的原材料。中国长期以来以世界百分之二十三的稀土储量向国际市场供应了百分之九十的稀土产品。邓小平时代就有说:“中东有石油,我们有稀土。”可是,中国似乎并没有像拥有大量石油储量的中东那样大量的赚到钱。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期中国稀土无序开采,致使稀土资源开采的当地环境遭到严重破坏。以中国南北两个稀土重地──内蒙包头和江西赣州为例,包头因滥采导致水污染,威胁黄河中下游水质安全;而赣州的滥采稀土导致东江水系的源头遭到严重破坏,初步估算恢复生态至少需要三百八十亿元。世界上任何一个资源性地区都是富得流油的地方,可中国遭到稀土滥采后却只留下一个生态被破坏的地区。另一方面,由于稀土的无序滥采造成出口的恶性竞争,稀土的国际价格当时等同于黄土、白菜。

二○○五年──二○○八年开始,中国政府出手干预了。政府征收出口税和减少出口配额,不仅提高了稀土的国际价格,中国政府赚到了一些钱,并且在二○一○年对日本稀土矿禁运。中国官方大概很以自己对稀土行业的政府干预得计,非但在经济上有所收获而且在政治上可以拿日本一把。

殊不知,这是明显违反WTO的相关规定和中国自己入世时的承诺,破坏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上口口声声说的要加强的市场规则,并且这样的举动还转移了那些本来应该承担矿产开采成本的企业的责任。

二○一一年中国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稀土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在国家工信部的主导下,组建了几个大型国企集团稀土专营,基本形成以大型企业为主导的稀土行业格。

这样,稀土业的乱采低价的现象是可以制止了,但是其垄断及“垄断价格”和企业的低效几无可能避免,而且专营的权力是很容易变成“寻租”的权利。尤其是这些央企集团的专营权力的得来,不是通过经营、技术的提高而是政府授权的,怎么能够指望他们今后研发技术提高效益呢?

主权资源不属于专营国企

其实,WTO同样注重环境保护,并且承认资源主权原则。换句话说,WTO并没有认定中国的稀土出口价格应该是“黄土价”、“白菜价”,也没有认为中国开采稀土是可以破坏当地生态或者不修复当地生态给当地以足够的补偿的。WTO反对的只是中国政府加之于商品出口关税和出口配额限额的行政干预。

中国的稀土,当然属于中国。可是在更高层面上地球上的资源的运用也是属于全人类的,只是在资源主权的原则下,需要进行等价交换。在经济全球化的前提下,更有必要在全球范围内自由平等的等价交换。

在这个意义上,任何企业在保护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在向稀土资源主权所有者购买到开采权并付足当地的生态补偿款之后,都有权有序地开采、交易稀土矿,既不需要中国政府开征出口税、实行出口配额制度,更不需要中国政府专门制定几个大型国有企业专营中国的稀土矿。

WTO承认中国的稀土是中国的主权资源,也就是全体中国人的财产。如今,中国政府一面征收稀土出口税、实行出口配额,另一面是制定几家国企专营国内稀土,颇有几分将全体中国人主权资源──稀土占为己有的几家专营国企的代理人味道。反倒是,判决中国政府败诉的WTO在主持世界贸易秩序公正的同时,也为普通中国人在中国稀土矿中的权利说话。

应该说,中国在经济全球化的进程中是得益最大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十多年中,经济总量翻了一倍。然而《解放军报》却放言,WTO判决中国限制稀土出口败诉,是“欧美日借‘公平’之名,滥用他们主导制定的规则”,扬言要“如何更好地在国际贸易中维护自身利益”。

现在谁都能看出,世贸组织已经日渐不能适应眼下和今后的国际贸易发展形势了,WTO多哈谈判陷入僵局就说明这一点。国际贸易的未来就蕴含在当今正在进行中的世界三大谈判,即跨大西洋谈判TTI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TPP,以及重订全球服务贸易规则的谈判TISA,可作为世界最大贸易国的中国却被排除在这三大谈判之外。中国连WTO的规则都不能诚信的遵守,那么中国的国际贸易还会有前途吗?

--转自《争鸣》杂志2014年5月号

评论
2014-05-16 12: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