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越红魔窟 坦荡正法路(下)

文/王金丁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

十七、图牧吉劳教所不敢收我了

我与八个同修再次遭到绑架,图牧吉劳教所不敢收我了,后来,恶警把我绑架到呼市女子劳教所。

我心里有坚定的一念:这是我最后一次魔窟行了,将来我不会再进来了。既然这次又来了,就没想回去,我是大法铸造的,谁也毁不了我,我要清理邪恶,救度众生。有了这样的一念,旧势力就把我死死的定了二年,后来还加期了六十多天。

在呼市女子劳教所里,一个老年同修被恶警罚站,强迫转化,最后逼得跳了楼。劳教所想利用这件事作文章,污蔑法轮功,说是炼功才跳了楼。他们把大法弟子集中在一起,让大家发言。当时我头脑特别清醒,如果开场让邪悟人员占了上风,破坏性就会很大,所以没等别人说话,我就先举手发言:“说炼法轮功炼跳楼了,为什么不在家找个地方跳?非得在劳教所里跳?你们天天逼着一个老太太,不让他睡觉、不让他休息,要是我也跳楼了。我原来是一个坏人,抽烟喝酒打人骂人啥都干,你们把我关进来,我没啥说的,而我学法轮功学好了,按照真善忍做人,你们还收拾我,简直让人没有退路了,不跳楼也得跳楼。”我这么一说,大家都明白了,开始你一言我一语揭露迫害。

恶警想藉这个机会污蔑大法,反而成了洪法的现场。

十八、被强迫灌食的惨叫声

那天,我们正好去吃午饭,忽然听到一阵惨叫声,我远远看到大法弟子吴秀花,被恶警指使的三个犯人拉到厕所过道上强迫灌食。我即刻跑过去对那三个犯人说:“你们别动她!”犯人停住手说,我们不灌,你能让她吃饭吗?我说:“你们天天给她包饺子,或者大队长吃啥,她就吃啥。”她们说,那我们报告队长。队长来了后对我吼道:“你别管闲事,又没灌你,你想管你就让她吃饭。”我告诉她说:“警察把吴秀花两口子都抓进监狱,家里留下两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都被恶人强奸了,她想回家,她能不绝食吗?”后来,这个队长就不再打她了。

还有三天要过年了,劳教所要把过年放假耽误的钱捞回来,因此要大干三天,虽然每天熬到凌晨四点钟,许多老年同修还是没法完成工作。恶警就让没有完成工作的人站在走廊里喊:“完成任务光荣,完不成任务可耻!”大法弟子虽然不喊,但感觉受到羞辱,都掉眼泪了。我看到同修在掉眼泪,心里很不舒服,就到办公室找大队长说:“大过年的,你还让她们喊,她们都哭了。”姓彭的队长假装朝外看一看,喊一声:“都回去吧!”我对她说:“你收拾别人我不管,但那几个老大妈,都是修真善忍的,没有一点错,多积点德吧,谁都有父母孩子。”彭队长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糖,说:“你去给她们分分吧。”

他们发现只要转化的学员跟我接触,都会醒悟过来,提出“严正声明”表示要重新修炼。最后,恶警不敢再给我加期了。

十九、师父净化的金刚不坏之体

二零零六年八月八日,我们去阿尔山送《九评共产党》书籍时,被恶警发现了,我再次被抓进了看守所里。

在乌兰浩特看守所我坚持绝食,每天下午只喝一杯清水,绝食了七十三天,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是对我是否放下生死,和我身上的一切灵体、细胞的一次大检验,我对他们说:够格的留下,不够的就离开我吧。

我由原来体重一百八十斤,瘦成七十多斤,汗毛一根挨着一根的,整个身子扒了一层皮。一直没有大便,除了稍微有一点虚弱外,没有任何不适,却感到身体像一片云、一片树叶一样轻。皮肤白里透红,一点也不像饥饿的人。因为我的身体没有一点异状,看守所也没给我灌食。七十三天后,看守所把我再次非法绑架到呼市女子劳教所,一路上我跟四个押送我的警察讲法轮功真相,把他们都劝退了党团,其中一个人是看守所的副所长。

检查身体时,医生很惊讶的说:“我当了这些年的医生,从没有看过像你这么清亮的肺子,你的心脏就像二十多岁的人一样,跳动均匀有力。”我说:“实践证明法轮功我炼对了,过去我是肺心病,有哮喘也有心脏病,现在都好了。”身体一切指标正常,因为这具肉身已经不属于自己的了,是师父净化的金刚不坏之体,是为救度众生而存在的。

过去认识我的警察都来看我,问我怎么又来了,我说这一次是为救你们来的。

二十、我看见满院子黑色的蛇

在女子劳教所里吸毒犯最多,她们打起人来非常凶狠。我刚一进劳教所,就看见满院子都是黑色的蛇,在墙壁上、地面上到处缠绕着。我发正念清理这些败物,把所有的毒蛇都捆在一起,挥手之间,一把神火就来了,把这些毒蛇都烧成了灰。当天晚上我用天目看见一群蜂子来螫我,眼看就要把我围住时,一个圆形的、透明的玻璃罩把我罩住了,不一会儿,这个景象就消失了。

第二天吃中午饭时,恶警黄旭红让餐巾组的老年大法弟子都站着吃饭,说她们没有完成生产任务,我一声不响,放下碗筷站起来往外走。黄旭红看到了,厉声喝令吸毒犯们:“把她给我抓回来。”一群吸毒犯马上像蜂子一样向我扑来,有两个人把我拽倒了,我就势坐在地上,那两个人就站在我两边,其余的吸毒犯都围着我站了一圈。我坐在地上望着她们说:“我做了一个梦,一群蜂子都来螫我,我的师父给我下了一个罩,谁也动不了我,你们就是那群蜂子。”一群吸毒犯气得再拥上来拽我,可任谁也没能搬动我。

过了一个多小时,大队长冯黎来了,笑着对我说:“快起来吧,地上多凉啊。”我才站起来。

二十一、香炉笼罩彩虹光圈,显现奇光异彩

二零零七年的春天,劳教局派人到女子劳教所检查,劳教所上下非常紧张。我们全体被关押的大法弟子集体发正念。

我站在劳教所三楼走廊的窗户往外看,窗户外是绵延无际的大青山,我想起师父的《洪吟二》一篇经文〈佛法无边〉里的“香炉尽收乱法鬼,宝鼎熔化不法神”,只见我家那尊给师父敬香的金色大香炉,把整个大青山都罩住了,和一尊巨大的宝鼎对应着,宝鼎是方形的,底座有四个支架,香炉和宝鼎口都朝下。我静静看着,这两个宝物像风一样,卷着那些邪灵烂鬼,呼呼的吸进各种各样的邪恶生命,化成了原始之气。就像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的“如来佛手中的碗,这么一照,你看孙悟空那么大,一下子变成一小点。”

空气变得清新了,天比原来蓝,云也比原来白了。一个多月后一天早上,我看见这两个宝物还在大青山的上空盘旋着,香炉的四周笼罩着彩虹一样的光圈,显现着奇光异彩。

二十二、 瞎了一只眼睛的大黑鱼

师父曾说,中国大陆劳教所的管教都是地狱的小鬼转世。我在劳教所里,用天目看到那些管教都是一根枯骨顶着一个骷髅头,都是小鬼的形象。

有一天,一个管教来查房,此人长得又高又胖,平常打人凶猛。没等她进屋,我就看到一个小鬼倏一下闪进来,我喊,鬼!小鬼来了。第二天这个管教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怎么骂她是小鬼?我说:“我不知道是你进来,我看到一个小鬼进来了才喊的。”她若有所思的说了声:“你去吧。”

一个队长的一只眼睛陷下去,另一只眼睛鼓起来,她经常迫害大法弟子,放邪党的黑片子,和很脏的录像。有一次她找我谈话,不让我炼功,我说法轮功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她说法轮功好,法轮功能给我买一套楼吗?我说如果你不退出中共党团,给你一套楼房你也住不上。跟她说话时,我用天目看见在另外空间,她的背后有一只瞎了一只眼睛的大黑鱼,跟着她好多年了。我发正念把大黑鱼化成了原始之气,她的眼神立刻变得柔和起来,没有原来的凶光了。我再跟她讲退党时,她竟然点头同意了,最后让丈夫和孩子也退了党团。

二十三、迫害我的队长退了党

二零零七年春天,右腿被恶警指挥犯人踩断了,我天天躺在监舍里不能动弹。

一天,主管队长对我说:“今天天气好,我领你出去走一走吧。”我就跟她走到大墙下红砖铺的小路上,她对我说,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我给她讲了观音菩萨修炼的故事。

观音菩萨在常人中修炼时,是家里的三姑娘,父亲对她并不好,总给她制造魔难。有一天父亲突然得了重病,百药医治无效,于是就找了一个老道,这个老道对他说:“要想治好你的病,就必须有特殊的药引子。”父亲问老道什么药引子?老道说,需要三姑娘的手与眼睛。三姑娘知道后,毫不犹豫的把手与眼睛都给了父亲。后来三姑娘修成了,佛让她成就全手全眼佛,她听成了千手千眼佛,最后成就了千手千眼佛。当她成佛飞升时,父亲跪在地上求她:“大慈大悲的菩萨,救救我吧。”菩萨不计前嫌,把他超度上去了。

队长听完这个故事,对我说:“将来你修成以后,你救不救我?”我慈悲的望着她说:“我现在就救你,你退党吧。”她神情非常紧张,四周张望了一圈,瞧着无人,同意退了党。

劳教所逼迫我们做奴工产品,做车座罩、床罩、鞋垫。我给一个所长做鞋垫时,在夹层里用红笔写上“天灭中共”字样。几天后,由于出汗,那几个字清晰的印了出来,所长跑来问我:“是不是你干的?”我说:“连中共都被你踩在脚下了,你退了中共,能对你没好处吗?”她没说什么。过了两天,又要我给她做了三副鞋垫。劳教所的干警哪个来要,我们都给做,前后做了五十多副,中间的夹层里都是红笔写的“天灭中共”。

二十四、我决定不出国了

二零零八年十月六日,我结束了最后一次魔窟之行。有一天,我去澡堂洗澡,因为我长得高大,足有一米八零,搓澡的妇女不愿接我这个活,我给了两倍的钱,她笑逐颜开的接受了。

我跟她说共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她说这些都是假的。我指著身上的伤说:“我腿上的疤痕是在劳教所他们给我踩的,脚背上的疤痕是用高跟鞋踩的。上大挂、戴背铐、蚊虫叮咬的酷刑我都受过。”她睁大眼睛望着我:“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

一个同修帮我办好了出国手续,告诉我说:“你出国吧。”我长期遭受迫害,心里也有这个念头。

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梦见当地的众生都被大水淹没了,我做了一个巨大的木筏子,把整个地区盖住了,所有的众生都坐上筏子,获得了新生。山坡上还有一排房子,所有的房子都被锁着,我用手一指,锁头就开了。屋里坐着一个打坐的佛,身上包着一层黑色的壳,我一进去,佛身上的黑壳辟哩叭啦全都掉下来,一个金光闪闪的佛飞走了,我用佛法神通把所有的门都打开,每个房子里都有一个黑壳包裹的佛,我进去,所有的佛都飞走了。

我悟到这个梦告诉我,“筏”就是“法”,大法能救度所有的众生,我只有在这里才能完成使命,才能圆满回归,我决定不出国了。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反思自己,为什么四次被中共邪党劳教。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跳出旧宇宙神的圈套。表面上为了保护同修而吃苦,根子上还是站在为私的基点上,反迫害中,夹杂着中共党文化与常人的英雄主义,没有达到师父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找到了原因后,我的心静如深潭、坚如磐石,像脱胎换骨一样,体会到了无私的美妙。

那天晚上炼功时,感觉像坐在鸡蛋壳里一样,宁静而安详,像一尊高大的佛,心中只有无量的慈悲,悲悯众生,容纳宇宙。

二十五、正念发出的功直通天顶

去年,乌兰浩特有一个同修被非法迫害,我与本地同修去乌兰浩特营救同修。

我们开了两辆车,每辆车上坐着五个大法弟子,我们一路上发正念。大白天里,我看见天开了一道缝,当我们到了公安局时,门口停了许多大巴车,一批警察全副武装。我悟到,邪恶开始聚集了,我们在门口发正念,用天网罩住,一网打尽。

发正念时,我看见我们发出的功合在一起,直通天顶,五颜六色,在另外空间清理着邪恶,合在一起的功又翻着花下来,从微观到宏观,无处不在。我被这壮观的景象感动了,心里被师父的无量慈悲熔化着,不知不觉,眼眶里流出了泪水。

邪恶迫害的阴谋没有得逞,不到两个月,乌兰浩特看守所非法关押的同修被释放了。

注:2014年4月11日初稿(刊《正见网》),2014年4月24日修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文中作者虽述及曾遭受“上大挂、戴背铐、蚊虫叮咬的酷刑”,并没有详细描述,更显大法的洪大宽容及修炼者的慈悲,法轮功修炼者身处邪恶逆境,仍坚忍不拔、维护大法的伟大感人精神。
  • 寒去有白雪 旭日照春早 今夜月要圆 正果伴莲笑
  • (shown)忽地,听见旷野里传来一声唱曲儿,觉着熟悉,再仔细听去,像是梅姑的腔调儿,唱得可字正腔圆:“落入凡间深处,迷失不知归路,辗转千百年,幸遇师尊普度,得度得度,切莫机缘再误。”
  • (shown)橘黄色的太阳已染成了紫红色,眼看就要坠入山坳里了,小箭子一时想着这世界甚是奥妙,觉着自己一路走来似乎早有了安排似的……
  • 龙生九种,种种不同。 呼风唤雨,各显奇能。 师育梅莲,万朵千丛。
  • 2013年7月18日晚8时至10时,来自美东各地和华盛顿DC部分法轮功学员约1,500人汇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DC国家公园,悼念因坚守“真、善、忍”信仰而遭受中共残酷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一身正气贯长虹,正念正行救众生。 宇宙清纯同化法,神姿神态平凡中。
  • 云开雾散霞光煦, 美妙清音向宇飞。 雅韵悠扬传圣谕, 仙姿曼舞唤良知。 宣天鼓乐声声震, 撼地莲舟荡荡随。 普世真言昭岁月, 神佛救度众生回。
  • 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五日,中央研究院嘉义地区研究驻站的张雅媚小姐在台湾嘉义县梅山文教基金会展场,被一幅“真善忍国际美展”里,题为《纯真的呼唤》的画作所感动,“她的泪水不会白流。”她指着画里的小女孩说:“这位小女孩皱着眉头,从她的眼神、汗水,还有她的泪水,我看到她内心无言的抗议。小女孩在自由民主的国家,纽约曼哈吨的街头,在雨中久久站着,那心灵悸动的眼神,告诉世人说,我们可以更努力一点,展现出世界和平的状态,她所表现出来的眼神让我非常感动,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
  • (shown)待到了天亮,大地正沾了露水,那时的菜儿最对味,花儿最娇美,竹笋子也正是肥嫩的时候。村哥哥们就从山上一路采摘下来。敏儿一面说着,只见一群汉子从前面山脚下向溪边奔了过来,雄浑歌声跟着一圈圈扩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