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绑架勒索 山东莱州店子洗脑班大发黑财

十多年来,被非法关押在莱州店子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上千人次。除了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之外,洗脑班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大发黑财。(图片来源:明慧网)

人气: 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5月28日讯】目前中国大陆大批劳教所纷纷解散,但中共仍以洗脑班、非法判刑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省莱州市“店子洗脑班”就是其中之一。十多年来,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莱州法轮功学员有上千人次。除了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之外,洗脑班还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大发黑财。

莱州市店子洗脑班自2001年3月份开始。它顶着“法制中心”的名头,却利用诱骗、威逼、强行绑架等各种流氓手段,对莱州市法轮功学员进行强行洗脑转化,是一个经过包装的、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

酷刑折磨

十多年来,被非法关押在店子洗脑班的莱州法轮功学员有上千人次。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强制转化的目的,店子洗脑班除了非法拘禁、强制洗脑之外,还包括上大挂、罚站、在雪地里冻、在太阳下暴晒、侮辱、恐吓、殴打、熬鹰(长时间剥夺睡眠)等各种暴力手段。

莱州市新华书店职工王平2011年8月投书《明慧网》,讲述了自己在店子洗脑班的亲身经历。

她在文中说:“2001年3月和10月我被两次劫持到店子洗脑班进行了总共三个月的洗脑,尤其第二次,即‘十一’这天晚上,我一个体重才四十五公斤的弱小女人被王增文等六、七名恶警单独关在偏僻的刑讯室里,使用拳打脚踢、蹲马步、罚站、吹风扇冷冻等刑法折磨了八个半钟头。然后连续十四天所有被拘禁的学员都坐在板凳上不准说话,不准做任何动作(除了吃饭、打报告上厕所以外)。除了我被单独隔离和一位身体不好的老年学员以外, 统统不准上床睡觉(叫‘熬鹰’),十多天的煎熬使法轮功学员们的腿和脚都肿的老大,穿不上鞋子。”

2006年5月8日,王平再次被绑架到店子洗脑班迫害,其间遭受了警察们“极其疯狂的刑讯逼供”。当时还有一位市政法委的副书记(不知姓名)也在场。

王平说:“由于我不配合他们,就让我罚站,看着我一字都不回答,徐清华(警察)就气急败坏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很粗的硬塑料管子朝我胯部猛抽了起来,而且还叫两个很壮实的年轻警察,一边一个拽着我的胳膊不让我动,其余五、六个警察轮流抽我,他们在背后抽我,史炳涛(警察)就在前面扇我耳光,边扇边辱骂我,直扇得我眼前冒金星,直到打的我心脏出现骤停的现象,他们才住手。当时我被打得坐都坐不下了,因为臀部差一点就皮开肉绽了。”

另据明慧网报导,2008年奥运期间,莱州市“610”大肆抓捕当地法轮功学员,店子洗脑班是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黑窝。据不完全统计,仅那一年莱州市就有76名法轮功学员被抓进洗脑班。大约有30名法轮功修炼者被非法劳教和判刑。

勒索钱财

除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外,店子洗脑班还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有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甚至被逼交高达五千元或一万元以上的所谓“罚金”。

2013年汇泉学校教师臧奎东投书明慧网,自述在店子洗脑班被迫害经历。他说:“从洗脑班回家后得知,610勒索了学校5000元,其他三位法轮功学员都是所在地镇政府交了5000元。15天的洗脑班,610总共勒索了20000元。他们用勒索来的钱,每天雇三个人;还有警察、610等人看守我们四个人,还请了一个二级厨师,他们顿顿都是大鱼大肉,而我们四个人有时为了一盘菜还要互相让着吃。”

2012年莱州朱由镇法轮功学员曲若璞、李振倩被洗脑班迫害,各被勒索了五千元所谓的罚金。

原泽秀,女,山东莱州市驿道镇驿道村人,2005年1月被中共迫害致死,去世时58岁。生前她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两次被莱州恶警劫持到“店子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期间,其家属曾被勒索了5000元,没给任何票据。事后得知,钱被恶警贾殿良、杨殿新和刘维斌三人私分。

十几年来,店子洗脑班已不知办了多少期。据早期数据不完全统计,仅2001年至2002年将近两年的时间内,店子洗脑班就连续办了十多期,每期人数不等,最低不下十人,每期一至二个月,估计大约有一、二百人次。对于每个被关押的人,洗脑班都至少勒索工作单位500元、勒索个人1200元左右,金额不等。这么多年来,莱州610究竟勒索了法轮功学员多少血汗钱,已无法计算,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就是这些钱恶徒们除了用于花天酒地之外,大多都进了他们私人腰包。

(责任编辑:简阳)

评论
2014-05-28 12: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