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六四幸存者哈佛见证历史退出中共

当年民运领袖方政、周锋锁、沈彤及李兰菊现身说法讲真相 冀还受难者公道

参与过当年运动的学生(左起)方政、周锋锁、沈彤及李兰菊。(杨天仪/大纪元)

人气: 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杨天仪剑桥市报导)“六四”事件发生至今已经将近25年了,四分之一世纪的时间并没有让人们淡忘历史,恰恰相反,过去五年每逢“六四”到来,在Google及百度上“天安门”的搜寻次数总是高居头五位。哈佛大学本科生于4月26日举办了年度的天安门运动研讨会,邀请“六四”幸存者分享感受、见证历史。

这次研讨会是参加过何晓清博士主讲的《有目标的反叛:天安门运动的历史与记忆》哈佛本科生们独立举办的天安门运动25周年会议,约150人参加了会议。选择4月26日是因为在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报》首次刊登社论,将学生的示威活动定性为反党反社会主义、有组织、有预谋的动乱。对这些本科生来说,1989年他们还没出生,“六四”是历史;而对于亲身参与过当年运动的学生方政、李兰菊、沈彤及周锋锁来说,“六四”是记忆、是人生的重要一页。

李兰菊89年时是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学生,作为香港专上学生联会代表赶到北京支持学运。谈到“六四”清场时的经历,李兰菊依然热泪盈眶。她表示当年学生们的和平示威令人最为感动。学生们坚守“打不还手”的原则,口号是“风萧萧、雨飘飘、中国学生不折腰”。

89年6月3日晚9时,李兰菊从北京酒店离开时,记者告诫学生回酒店,因为“这次来真的了”。出于对学生们的关心及支持,她仍然在10时到达天安门广场的总部。她很惊讶当时气氛的平静(后来猜测很可能大批市民前往北京外围去阻挡军队,所以广场相对安静)。有的学生当晚还在看书,表示“别担心,只要不与他们发生冲突就不会有事”。有的学生用唱歌去静下心来。11点半时清场开始,天空中闪着军用的信号灯令人心惊。她看到不少受伤严重的学生向这边走来并大叫“你们看到了吗?!他们在杀人!别放弃!!!”。一位中学生手拿木棍,哭着向军人走去,口里叫着“他们杀了我哥哥!”。李兰菊把他硬拉了回来(后来他还是给军队杀了)。当救护车来时,李兰菊被医生拉上了救护车。她挣扎着又下来了,表示自己并没有受伤、无需上医院。第二次救护车来时她又被拉了上车,当她再度表示没受伤时,一位医生用生涩的英语对她说,“我的孩子,请上车,离开中国把今晚的事讲出去。”她深受感动,这时才明白是因为自己是香港人,有机会离开大陆,医生们才尽力拉她上车以保存这段历史。以后的日子,李兰菊虽然不愿回想当晚的悲剧,但为了说出这段历史,总是强迫自己记住当天的每一个细节。

参与过当年运动的学生(左起)方政、周锋锁、沈彤及李兰菊。(杨天仪/大纪元)
参与过当年运动的学生(左起)方政周锋锁、沈彤及李兰菊。(杨天仪/大纪元)

北京体育学院的方政在“六四”中救人时被坦克压断双腿成了残疾人士。他回忆了事情的经过。6月3日晚清场,6月4日凌晨时主要镇压基本结束。方政与其他幸存学生在6月4日早上6时左右在西长安街回校。当时广场留守到最后的学生并不清楚城内发生的事情,学生们到了六部口,突然身后有毒气弹扔了过来,在学生中爆炸,有的学生因为吸入过量而死亡,有的呕吐出黄绿色的液体(估计有氯气成分),有的昏迷过去。方政身体强壮,还能把身旁晕倒的同校一年级女生扶住。当把女生抱到街边时,看到坦克排成队快速冲向学生队伍,坦克紧贴路面,街边有高防护栏,方政来不及翻过栏杆,祇得尽量拉着同学靠向栏杆。他当时被坦克压断双腿,亲眼看着断肢在身下(当时有人恰好拍摄了该情景并流传在网路)。醒来时是6月5日中午,他被救到北京积水潭医院的会议室,躺在地上,医生护士围在身边。

方政表示受伤后在中国生活了20年,受到严格监控,公安警告不许告诉别人腿是坦克压断的。被救的女生也被迫说谎。方政因为不肯说谎承受了巨大压力,还被拒绝参加国际伤残人体育比赛。他指北京没有资格申请奥运,因为不具备奥运精神,存在“政治歧视”。他对“六四”最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军队完成清场后第二天早晨坦克要追杀回校的学生?!

方政指当初因为相信共产党而加入了党,天真地希望能在党内改变共产党。但“六四”后认识到靠领袖是不行的,靠政党也不行,只有改变体制才有希望。他认识到中共并不代表人民的利益,于是退出了共产党。他强调中共靠自己是不可能改变的,只能成为没有自我制约的利益集团。

沈彤当年是北京大学学生,曾任北大学生筹委会常委。他表示当年的学运至今仍然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示威活动,单单在北京就有约二、三百万人参与,大家衷心希望能改变政府但却失败了。他用图片与观众回顾当时天安门广场的热血学生们表达良好愿望的动人情景、坦克入城的恐怖。他向观众提出去思考的问题,为什么在中国出现了这么大的学生伤亡,仍然无法改变政府?为什么在其他国家如埃及、越南,当有少数人自焚时就能触动大家全民反抗,最终推翻政府?

学生领袖周锋锁是北京清华大学物理系学生。他组建了清华大学学生广播台和天安门广场“学运之声”广播台,参与组织游行示威。周锋锁在清华推动“校园民主建设”,包括直接选举学生会、学生自由办报、全面开放成立校园社团。89年清华大学独立学生组织的重要决定都由学生代表大会决定,在争取民主的同时实践民主。他表示最受感动的是学生们的自律,直到清场前学生们都坚持以投票的方式作出重大决定。最后的投票是撤离还是留守,他的票投给了留守。当局镇压学生民主运动后,周锋锁是二十一名被通缉的学生领袖之一。他特别澄清,当局欺骗大家说是他姐姐将他告发,其实是当局跟踪姐姐发现了他。他在2007年创办了“人道中国组织”,资助国内受难人士和民运活动,其中包括帮助方政父母来美。他表示将会致力追寻真相,还受难者公道,有朝一日将当年杀人者绳之以法。

四位发言人的演讲深深打动了现场过百中西方观众的心,李兰菊的心愿也道出了幸存者们的心声,她表示,“希望将来终有一天,人们能回到天安门广场,将这段历史讲述出来”。 ◇

评论
2014-05-03 8: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