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济为亡儿求职 行善果得善报

作者:陆真整理

(Fotolia)

  人气: 340
【字号】    
   标签: tags:

蒋济在魏文帝时,任太尉。有一天,他妻子在晚上梦见死去了的儿子。

在梦中,儿子哭着对她说:“母亲,我现在才知道,死与生是多么的不同啊。我活着的时候,是卿相子孙。过的是富贵的生活。而如今在地下,却只能做泰山衙门中的役卒。这其中所遭到的苦难和所受的羞辱,也不用多说了。今天听到消息,太庙西面的一个叫孙阿的人,将被召来阴间做泰山县令,正好是儿的顶头上司。所以我托梦给母亲,千万请母亲把这件事告知父亲,请他找到孙阿,求他将我的工作,安排得好一点。父亲以往对孙阿有恩,孙阿会帮此忙。”死去的儿子说完话,蒋济的妻子便惊醒了。她感到很奇怪。尽管她很想念自己的儿子,但儿子死去多年,还从未托梦给她,这是头一回托梦,却又是这么的离奇。

蒋济的妻子,就将这个梦,详详细细的告诉了蒋济,并问他说:“要不要到太庙那边去找找,看有没有孙阿这个人?儿子这可是头一回托梦给我。”

蒋济笑笑说:“这只是一个梦,怎么能当真呢?你大概是思念儿子心切,才会做这种梦的。这种心情,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有的,也不必感到奇怪。”

这一天晚上,蒋济的妻子在床上翻来覆去,过了好久才睡着,她在梦中,又见到了自己的儿子。

儿子对她说:“母亲,我今天是来迎接泰山县的新县令的,就是我昨天对母亲说过的,那个叫孙阿的人。新县令就住在太庙的西面,现在还没有出发,所以我趁空闲的时候,回家来与母亲说说话。新的主人明天正午出发,到时候,我这个差役一定有许多事情要忙,恐怕我就没有时间回来了。说不定,以后再也没有机会来看母亲了。父亲为人太自信,脾气倔强,只怕他不肯相信孩儿在梦中说的话,所以我只能再次向母亲请求,对我父亲再说一次,请他为我向那个叫孙阿的求个情。你对父亲说,不管他信不信,为儿子就试一下吧。”接着,蒋济死去的儿子,又将孙阿的长相和穿着打扮,都告诉他母亲,讲得很详尽。

第二天早晨,蒋济的妻子又将自己晚上做的梦告诉了蒋济,并且说:“虽然说这只是个梦,不足为怪。但儿子说得也对:你去试—下,总没有什么害处吧。 万一是真的,你岂不要后悔死了。”

蒋济于是派了一名军士,到太庙去找名叫孙阿的人。军士回来报告说,太庙那儿的确有一个叫孙阿的人,而且这个人的相貌和衣着,与儿子在梦中所讲的一丝不差!

蒋济听后大惊,涕泣道:“啊呀,果然儿子托梦是真,我差一点就对不起我的儿子!”

蒋济的妻子也泪流满面,对蒋济说:“那我们快到太庙去见孙阿吧。”

于是,蒋济急忙与妻子一同赶到太庙。

在太庙见到孙阿后,蒋济便把他妻子的两个梦,原原本本的与孙阿说了一遍。孙阿听说这两个梦后,并不害怕,反而为自己死后能当泰山县令而感到高兴。于是对蒋济说:“做泰山县令,倒是我孙阿很愿意的事,只是不知恩公您的公子,想担任什么职务?”

蒋济连忙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他想担任什么职务,请你看着办,捡一个轻松些的职务给他吧!”

孙阿很严肃地说:“我如果真的做了泰山县令,一定遵命办妥!”蒋济于是重重酬谢了孙阿。

蒋济离开太庙,很想知道儿子托的梦是否应验,于是在自己的军门到庙门口的这段路上,每十步安排一名军士,用以传递孙阿的消息。

到了辰时,有军士传来消息说:孙阿感到心口痛。

到了巳时,有军士传来消息说:孙阿心痛加剧了。

到了午时,有军士传来消息说:孙阿死了。

蒋济听说孙阿死了,知道儿子的梦,千真万确的应验了。他流着眼泪,说:“我这是悲喜交加,既为儿子先我而死感到悲哀,又为死者在地下其实是有知的而感到高兴。”

过了几个月,蒋济死去的儿子,又托梦给他母亲说:“我现在很好,已经转为录事了。”魏、晋时的录事,是文书一类的吏员。蒋济心想:阴间的情况大约跟阳间也差不多,儿子已经脱离了差役的贱职,至少不致被人呼来喝去而劳碌辛瘁了。

蒋济心里又想到:我以前对下属做过好事,真的行善能够得善报啊!

(事据晋代张华《列异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程柏鳞夜里忽得一梦:你家十七口人,其他十六口都没事,唯独你在劫难逃......
  • (shown)一天夜里,经理梦见无数人来,向他索命,经理心知它们是自己所杀死的诸多禽物......
  • (shown)十几年后,母亲突然做了个梦,梦中外爷外婆告诉她说,家里埋藏的东西,让她回去取......
  • (shown)有天晚上,她梦见一帮凶恶的歹徒把她和几个过去玩得较好的乡下女友抓了起来......
  • 傅为楫平生说了很多绮语(秽话,语含淫意)。喜欢议论别人的短处,所以得到这个报应......
  • (shown)除去这些暗藏的障碍物,实在是利民益国,功莫大耶!
  • (shown)我除了转生名人之外,还曾经转生过普通人。某一世,我在陕西一带,是个强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