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家: 人们对待天才儿童的迷思

马颖慧
    人气: 16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4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马颖慧编译报导)当代许多人常感叹社会没有为适合的优质教育机构,为天才儿童提供足够的发展机会,而令天才儿童被埋没。一名曾经的天才少年、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数学家艾伦伯格(Jordan Ellenberg)却在《华盛顿邮报》上撰文,提出了完全不同的看法。

当提到天才儿童,人们就会想起那些一两岁就会读书,三四岁就会心算,又对繁琐的数学问题得心应手,智商(IQ)至少在115,多在120~130之间,甚至那些高达160的儿童。

艾伦伯格介绍说,由本博博士(Camilla Benbow)和鲁宾斯基(David Lubinski)从1986年就开始在爱荷华州立大学(后来改到范德堡大学)开展的“数学早熟青少年模式研究”(the Studyof Mathematically Precocious Youth)项目,针对全美上百名13岁前SAT的数学成绩就在700分之上,英语成绩就在630分以上的天才学生进行了跟踪调查,并且要这些学生定期提交自己在成长过程之中知识和专业水平发展的报告。

研究结果发现,这些孩子并不像人们想像的昙花一现,他们起步就比一般的孩子更早,而且更强健,也发展得很好。其中44%的人获得了博士学位(美国只有2%的普通民众获得博士学位);他们的中等收入为8万美元,是美国人平均工资的两倍,而且其中的两个天才儿童现在是哈佛的教授。

艾伦伯格对此表示高兴,但是他认为那些过于重视天才儿童的人们过于推崇天才儿童,却往往低估了辛勤和持久工作的意义,以及创造力、视角和品味的重要性,然而是没有这些品质,天才儿童却难以成功。

他同时认为,很多教育工作者对天才儿童的期望值过高,将他们称为特殊的人力资源,全球经济竞争的驱动力。例如范德比尔特大学的心理学家鲁宾斯基最近在一次采访中表示:“这些天才儿童是能够猜出所有谜语答案的人,他们将成为带领战胜恐怖主义的人,创造能够推动经济发展的新专利产品和科学创新的人,而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学校并没有给他们设计专门开发这些孩子智慧的服务。”作为一名天才儿童,他曾经因为这种说法而骄傲过,但是现在他却认为,我们人类并不是没有对这些天才少年提供足够的关注,而是我们过于关注这些天才儿童。

艾伦伯格表示,他在鲜花和掌声以及人们羡慕的目光中长大之后,才发现其实很多工作是由平凡的,没有进入精英学校的人做的,而由于在美国社会中这些优秀儿童与一般儿童的比例是1:10,000,因此哪怕这些具有天分的人能够解决1%的难题,还有99%的问题是由那些没有拿到精英班的特快车票的人做的。

艾伦伯格说,“虽然很多天才儿童由于勤奋和天分更容易成功,但是我们的社会中更多地成功人士却并不是天才儿童。”

他以自己的学术领域数学理论研究为例,他很遗憾的表示,因为人们过于重视天才儿童,似乎只有有优势的人才可以在数学这种专业领域取得成功,因此他自己每年都有很多非常有前途的学生,未来的数学家放弃数学专业,放弃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自己不是最优秀的,无法在竞争中获胜。但是他指出,其实我们的世界并不仅仅是需要数学家,还需要数学老师,很多精通数学的医生、首席行政官和参议员,普通人大可不必因为生活在精英的阴影之下而自惭。

那些推崇天才儿童的人还有一个误解,就是那些在数学领域的带头人都是与生俱来的优胜者,正是这些人带着人类在数学丛林中跋涉。但是现实生活中,数学是一个公共事业,每一个成绩都是一大群有学识的人,向同一个方向努力的结果,虽然人类总喜欢给最后的成功者带上桂冠,而这个带上桂冠的人可能偏巧曾经是一位天才儿童。他举例说,正如马克吐温说的:“上千人参与创造了电报,但是总是最后那个人获得荣誉,其他所有做过贡献的人却被遗忘了。”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教授、菲尔兹奖(年轻数学家所能够获得的最高奖项)的获得者陶哲轩(Terry Tao)也表示,他在大学时代的成绩就是在很多同事的协助下,在艰苦而持续的努力下完成的,而不是像很多人所认为的那样,由于自己是‘天才’才完成的。

艾伦伯格在文章的最后说:“将陶哲轩及许多像他的神童们称为“天才”(genius)不能说错,但是用“天才”来形容他们的成就则更为准确。“天才”应该是用来形容发生的事情,他们的成就,而非某类人。”

(责任编辑:韩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新年伊始,让我们来盘点一下近期为世人瞩目的儿童演艺天才,他们中有小小霹雳舞者、鼓手,也有提琴家、钢琴家和歌唱家。在过去的一年里,他们的才华让世人惊叹,他们的可爱给世界带来了无数欢笑。
  • (大纪元记者叶淑贞编译报导)表面上,美国阿拉巴马州的哈丁(Harding)家庭是个典型的美国家庭,爸爸是医生,妈妈在家照顾孩子,但他们家已经有6名孩子在不满12岁就上大学了。其中的5个孩子,汉纳(Hannah)、罗珊娜(Rosannah)岁、希思(Heath)、凯斯(Keith)、赛斯(Seth)在10到12岁时先后进入大学,而卡霖纳(Katrinnah)目前11岁,预计明年也要上大学。
  • (据台视新闻报导)家中如果出了一位天才儿童,父母肯定觉得欣慰。不过,如果一家六个孩子都是天资过人,真的叫人羡慕又忌妒!美国就有这么一个天才家族,家中六个兄弟姊妹,全都在12岁前 就已经上了大学,不过这对父母坚持他们没有天才基因,关键在于父母亲坚持学习与玩乐并重,还有鼓励孩子发觉兴趣, 做他们最擅长的事情!
  • 早在20几年前,期刊《英国妇产科学》就发表证实了怀孕24周后,胎儿确实能听到传入子宫的各种声音,并在出生之后能辨认曾经听过的声音或旋律。当时也有数项研究指出,受过胎教的孩童,发展潜力与智能都相对较高。
  • 纽约市考入学龄前天才班的儿童人数在上升,这些天才大多居住在中产阶级邻里和富人区。市教育局周二(6月21日)公布招生显示﹐有资格报读幼儿园天才班的儿童从这个学年的2,500位增加至下一学年的2,700位。参加天才考试的儿童也从这个学年的12,500位增加至下一学年的14,000位。
  • 九岁大的男孩,用三个月时间,写出了一部3万字童话小说《狗狗日记》。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可镇江市索普实验学校小学二年级男孩钱锟做到了。此外,他还弹得一手好钢琴,陌生曲子听一遍,就能弹个八九不离十。
  • 在北美各地的公立学校,有一种比普通班超前的尖子班。这种班的英文名字是(gifted class),中文就叫天才班。很多父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到天才班去上课,华人父母更是如此;也有父母担心子女不适应天才班的环境,可能对他们的心理造成伤害。家有聪慧儿童,父母的责任显然更大。加拿大的教育体制对天才儿童也有特殊的照顾。 在加拿大安省的公校,通常是在3年级甄选天才儿童,4年级开始到天才班上学。除了家长外,老师也都在盯着,看到可能是天才的儿童,他们不会放过。私立学校没有天才班,那里的老师发现可能的天才时,也会负起责任。甚至有些天才儿童,小小年纪就会推荐自己。
  • 年仅十三岁的天才儿童柯林.卡尔森是康乃狄克大学二年级学生,正攻读生态学暨演化生物学、环境研究的双学士学位。但他申请参加在南非进行暑期田野调查的课程时,被校方拒绝。他与母亲欧菲儿表示,学校称他“年纪太轻”以致不能参加海外课程。所以他向该校与美国教育部提出年龄歧视的诉讼,美国教育部调查中。
  • 遗传学家称,神童可以出自任何家庭,而知识份子和富有创新精神的家庭出神童的概率更大。教育专家们认为,只有当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家长及学校老师等教育者能尽早地发现孩子身上的特长,并能施以有针对性的特别教育,充分培养和发挥孩子的先天优势,鼓励引导他们积极进取,孩子的天赋才不会被埋没。
  • 熟悉美国教育体系的朋友常常感叹道:“美国是培养天才的地方。”这句话一点都不假。美国是世界上天才教育最普及的国家,早在一百年前就开始了设置天才教育。美国的公立学校非常重视天才儿童的需求,为了满足一些智力和创造力超前的孩子的发展需求,避免普通教学的方式和进度对天才儿童造成的阻碍,专门开办了“天才和资优教育计划”(Gifted and Talented Program, 简称G&T课程), 也就是大家经常听到的“天才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