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律协拟“死磕条款”引爆律师界抗争

今年4月,大陆四名维权律师为黑龙江建三江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辩护,遭到当局非法拘留,在海内外引起极大关注与反响。(网络图片)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净报导)中国律师协会拟定的两项草案近日在大陆律师界广为流传,且引发强烈反弹。此次修订草案除了被认为官方意在压制律师网上言论自由之外,另一矛头指向则是针对较真敢言律师。与此同时,大陆众多律师在网上征集附议者要求罢免律协会长。不过有律师披露,此次律协出台草案是上面某部长的意思。

律协修规惩敢言律师引反弹

尚在小范围征求意见的《律师执业行为规范》和《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修订草案,已在律师圈子中广为流传,且引起了极大争议。

据大陆媒体报导,在中国律师协会拟定的两项草案中,特别增加了对律师在网上言论进行诸多约束的条款。其中草案规定,“律师不得利用互联网等媒介,发表有关案件或公共事件的过激或不当评论……不得以呼吁、联合他人为自己承办的案件制造舆论声势和压力,或者组织或参与在互联网上聚集、围观、声援等运用互联网等媒介的方式,影响案件审理。情节严重的律师将被取消会员资格。”

大陆全国律协行政法委员会副主任王才亮对于律协限制公开的做法表示不解,他说,“除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及其他不宜公开的案件外,案件审判信息本来就应该公开。在实践中,媒体本就能报导庭审情况,甚至法院自己还在公布案件审理信息,比如法院通过微博直播庭审情况等。”
在王才亮看来,律师也是公民,进行批评是宪法赋予的权利,官方有义务听取公民的批评意见,律协不应该动辄将批评定性为“攻击”、“诋毁”。他说,两份修订草案存在原则性错误,律协只应该管律师执业当中的问题。

北京律师周泽认为,草案中制定的许多约束条款应属无效,因为根据宪法和立法法规定,涉及言论、出版自由这些公民的基本权利,应由法律来规定。

律协定“死磕条款” 众律师要求罢免律协会长

尽管修订草案目前尚未定稿,但在律师界已广为流传,且引起强烈反弹,许多律师认为这是剥夺律师作为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

中国律师协会此次修规除了被认为官方意在压制律师网上言论之外,另一矛头指向则是针对具较真精神的律师,又称为“死磕条款”。

上海律师丁金坤认为,“其内容主要有三:第一、限制律师舆论,第二、限制律师团。第三、引进外部人员管束律师。而处罚条款的弹性大,自由裁量权都在律协手上,并且没有救济措施,如果被罚了,也不能提起行政诉讼。”

18日,大陆众多律师在网上征集附议者要求罢免律协会长,并指称律协修订草案违反宪法,认为其从律师权利保护者沦为打压律师正当权利的帮凶。据律师透露,仅18日这一天,已有全国各地52位律师附议“罢免全国律协会长王俊峰”,而且现在继续征集附议者。

不过,据安徽律师王亚林披露说,他在一次会议中曾亲耳听到是某分管副部长要求全国律协出台规范,处理律师串联,发微博。

一周前,10多名律师在河南郑州公安局门前抗争,要求当局对郑州看守所无理剥夺律师会见权追究责任。(网络图片)
一周前,10多名律师在河南郑州公安局门前抗争,要求当局对郑州看守所无理剥夺律师会见权追究责任。(网络图片)

《环时》警告较真律师 众律师抗争控告看守所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于5月8日以单仁平的笔名发表一篇题为“‘死磕派’律师不可政治上自我高估”的评论文章。其文章指称一些律师的维权活动倾向于“社会化”,如动员网上舆论等。该篇文章将具有较真精神的律师称为“异见人士”,担心其行为会刺激社会的反思。该文章最后警告较真律师不应“自我政治高估”。

而就在一周前,10多名律师在河南郑州公安局门前抗争,要求当局对郑州看守所无理剥夺律师会见权追究责任。针对今年2月大陆民间举行的“六四公祭”活动,中共当局近期抓捕多人,并以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拘留,为此,律师界成立了由70多名律师组成的“郑州案辩护律师团”为他们辩护,但律师们多次要求与当事人会面的申请,都遭到了看守所无理拒绝。

为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建三江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四名维权律师。(网络图片)
为非法关押在黑龙江建三江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辩护的四名维权律师。(网络图片)

建三江案党刊刊文挑衅 律师高调反击

今年4月,黑龙江建三江绑架为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法轮功学员辩护四律师事件,在海内外引起极大关注与反响,在四名律师被拘押的15天当中,中国各地有20多位律师直接奔赴建三江当地要求会见这四名律师,及参与营救,还有一批全国各地的公民赶往当地声援。

这四名律师被绑架后均遭酷刑,唐吉田被打折十根肋骨,牙齿被打断,王成律师胸骨骨折,江天勇律师胸腹部满是瘀伤。张俊杰律师脊柱横骨被打断裂。

中共党报《求是》4月9日刊登火药味更浓烈的文章,向具有较真精神的律师兴师问罪,甚至将这些律师定性为“法律界的黑社会”,并释放威胁信号。该文章引起社会各界极大愤慨,遭到律师界的炮轰。

(责任编辑:石亦言)

评论
2014-06-18 8: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