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冬梅的故事:

大连女子法庭辩护:让更多人解除痛苦 我无罪!

“狂风中你挺直了腰,冰雪中你依然微笑”,15年来,面对中共当局的疯狂打压,法轮功学员无畏生死,用和平的方式揭露这场邪恶迫害,就像寒冬中盛开的朵朵腊梅。大连女学员马冬梅,就是其中的一朵。(明慧网)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4年06月02日讯】2014年5月27日,大连市沙河口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马冬梅非法开庭,马冬梅为自己做了无罪辩护。马冬梅说:“(传播法轮大法真相资料)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当天上午9点40分,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对马冬梅女士非法开庭,审判长是李边疆,公诉人常亮。马冬梅在法庭上义正词严,有理有据地驳斥了公诉人的栽赃陷害,她说:“法轮功是正法,我身心受益。”公诉人问:“光盘、小册子、周刊都是你做的吗?”马冬梅说:“是我做的。我想让更多的人都解除痛苦。”

最后马冬梅为自己辩护道:“《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第三十六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我没有罪,我没有错,法轮功没有错,大法弟子没有错!”

这次庭审只进行了十多分钟就结束了,法庭宣布休庭。

哮喘折磨命悬一线 修大法获新生

法轮功学员马冬梅(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马冬梅(明慧网)

马冬梅,今年40多岁,从小就多灾多难。她三岁时,高烧不退,患上哮喘病。犯病时,整个人蜷曲在一起,半天才能喘上一口气,憋的脸发紫,不能吃饭、喝水,也不能睡觉。看见她的人都流着泪说,她太可怜了,这么小就遭这样的罪。中西医都看了,什么偏方都用了,针灸、按摩、推拿、点穴都试过了,也没有治好。

马冬梅全家八口人,靠父亲一人工作养活,生活本来就很困难,因为给她治病,家里的钱花的净光,父母再也没有能力继续给她治病了,只能在她犯病时,背着她满地走,才能使她舒服点。有几次犯病时,她憋的都昏死过去了,家人又掐人中,又按脚后跟,大声呼叫她,她才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在病痛的折磨中,马冬梅渐渐长大了,可身体干不了活,也上不了班,二十多岁了,还得父母养活着。那时的冬梅真是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全家也是愁苦到了极点。

1994年4月,有人告诉马冬梅,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很多人都在炼,许多的疑难杂症都好了。冬梅的父母一聼,像找到了救命稻草,都鼓励冬梅炼功。马冬梅炼了法轮功后,身体逐渐好转,能自理了,不太用人照顾了,犯病的次数越来越少,犯病时症状也一次比一次轻。身体逐渐恢复了健康,再也没有打针、吃药。她还能帮家人干点儿轻活,性格也变的开朗了,能主动说话了,自己快乐了许多,也给家人带来了精神安慰,还节省了许多医药开销。

苦难再次降临

正当冬梅一家人沉浸在喜悦之中时,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马冬梅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数次被当局绑架、遭非法拘禁,全家人的苦难又开始了。

2006年3月8日,马冬梅送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富民派出所警察参与绑架并非法抄家。马冬梅被非法拘留十天。

因为女儿被无辜迫害,冬梅的父亲整日担惊受怕,担心女儿因为不能炼功而再次犯病,精神上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状况也越来越差,2007年1月29日因病去世。母亲因为失去亲人,接连受到打击,眼睛越来越看不清东西,耳朵也聋了,生活上不能自理,需要儿女照顾。

2007年6月8日,马冬梅又被南沙派出所绑架并抄家,她的老母亲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后来老人被放回。马冬梅姐姐赶到妈妈家时,发现家里被翻了个底朝天,父亲去世后保险公司给的一万五千元钱也不见了。马冬梅的姐姐去派出所要人、要钱,派出所的人都默不作声,姐姐怒斥他们:“死人的钱你们也敢花吗?”警察们都不吱声了。最终那笔钱也没要回来。而马冬梅被送进了看守所。

2008年5月6日,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沙河口区法院非法庭审马冬梅。当时沙河口区法院李边疆是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马冬梅被冤判三年,在大北监狱遭受迫害。

马冬梅的姐姐白天上班,晚上才能回家照顾老母亲,与冬梅相依为命的老人白天没有人照顾,生活非常艰难。

2010年,马冬梅结束三年冤狱回家。她在狱中被迫害的哮喘病又犯了,手上裂开大口子、出血、又肿又胀,而且奇痒无比。回来后,她更勤奋修炼大法,哮喘病彻底好了,手上的毛病也没了。恢复了健康的马冬梅,尽心照顾自己的老母亲,母亲身体也逐渐好了起来。母女俩相依为命,生活虽然清苦,倒也安然自在,母女俩的脸上也渐渐露出了微笑。

遭诱骗绑架 老母亲伤心欲绝

2013年8月31日,马冬梅去粮店买粮,八十多岁的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有人敲门,母亲以为是来送粮的,就打开了门。随即四个不明身份的人闯了进来,其中一人假装和老人聊天,诱骗老人说出了家里的情况;另一个人拿着一个仪器到处探测,还不时的敲敲家具,好像在寻找什么。这几个人要老人跟着去派出所落实点事情,老人不去。

这时,马冬梅回来了,他们先是要马冬梅去派出所,遭到拒绝后,又向老人保证:“落实点事情,马上就送回来。”便强行把马冬梅绑架走了,随后又非法抄了家,抢走了马冬梅很多的私人物品。

老母亲一直等到夜深了,也没见女儿回来,才知上了那些人的当了,这才找其他儿女寻找马冬梅。因为这几个参与绑架的人自始至终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说出是哪个部门的,家人找了好几天,都不知道冬梅的下落。

直到9月4日,大连公安西岗分局才通知马冬梅家人,原来马冬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就被送到姚家看守所非法拘留了。

一周之前刚刚遭遇了丧子之痛,现在女儿又被无端绑架,老母亲悲痛欲绝,整日泪流满面,盼望女儿能早日平安回家。

11月15日,马冬梅母亲接到派出所通知,说马冬梅是因为炼法轮功被非法批捕了,2014年1月6日,又接到消息说,马冬梅的案子送到了沙河口区检察院。

亲人营救

马冬梅被绑架后,姐姐们四处奔波,营救妹妹。马冬梅的姐姐去沙河口区法院立案科查询,对方听说马冬梅的案子已被检察院退卷两次,说:“那就该放人了,不可能再送来了。”姐姐满怀希望,就跟踪案卷,又查到了沙河口区法院,才得知卷宗又到了法官李边疆手里。

马冬梅的姐姐到法院联系法官李边疆,了解马冬梅的案情,李边疆说:“就那点事。”姐姐问:“什么事?”李不正面回答,只说:“就那点事。”姐姐又问:“开庭通不通知家属?”李搪塞说:“再说吧。”

姐姐担心错过开庭时间,又得不到法官的私人电话号码,只好辛苦地常常去法院,用内线电话询问开庭时间,都没有消息。

2014年5月26日上午,马冬梅的姐姐又去沙河口法院,内线电话询问李边疆法官开庭时间,这才知道第二天(5月27日)上午九点开庭,家属只许到庭俩人。

目前,庭审已过,被非法绑架、关押的马冬梅近况如何,家人都不得而知。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4-06-04 1: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