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邮评论:中共制造新形态网络战争

曾去执

网络战争是没有硝烟的战场,随着中共军事力量的兴起,对自由世界的网路攻击也越来越猛。(Staff: David McNew / 大纪元)

人气: 224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曾去执编译报导)传统的看法认为未来的战争将涉及秘密的机器人兵团、无人攻击机的精准打击,甚至是发生太空大战。但是这些看法全都认为战争的本质未变,只是科技的精密度不同而已。再者,就算不同于孙子时代的兵法,这种看法仍很明确的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

《华盛顿邮报》近日一篇文章称,“白宫近来谴责中共的网络攻击,已非常明白的显示我们已进入一个崭新的战争年代。我们不再以人员的死伤来计算损失,而是以纯经济的观点来衡量胜负。我们对付的不再是明确的敌人,而是难以捉摸的杀手,而且在表面上他可能还是我们的朋友。美国的每一项指控都认为中共不仅只是刺探美国的国家机密,它还无情的窃取商业机密。中共则对此提出反击,认为美国运用其国家安全局监控全世界。”

的确,国家之间仍有对抗,但其方式是全然不同的新战争模式。世界重视的新典范是经济实力,而非军事实力,因此我们虽采取对抗,但是不能破坏与对手之间现有的经济关系。传统的战争耗费甚巨,远方作战需大肆建军,耗竭国库;新形态的战争则主要发生在网际空间,花费低廉且双方又不致剑拔弩张。因此策略上现在攻占一所股票市场或外汇交换所,比起攻占一个军事目标更有价值。

对此你可以怪罪于许多因素。无情的全球化速度使得世界各经济体相互连结,“国家”与“跨国”企业之间的界线遂变得模糊难辨。全球网络的领域显示数位目标如今与身体目标一样重要,在日益多极的世界不再存在善恶分明的两端,全球的人都可以随意参加,意识形态不再那么重要。

无论如何,网络战争是新形态的战争,因此像中国这样表面的朋友,也同时成为我们潜在的敌人。我们与他们签订每一笔经济交易时,他们可能立刻忙着暗中破坏这些可能成交的企业;我们每一个股票公开上市的企业,背后都有中共61398网军部队企图掌控其股票市场。

俄国总统普京的一位亲密顾问波米朗塞夫(Peter Pomerantsev)近来在《外交政策》双月刊上表示普京实施“非线性作战”非常成功。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美国西点军校、海军官校或五角大厦的高层官员会建议如何打这场网络上非线性的战争。我们已经看见司法部控诉五名担任黑客的中共军人,也听闻奥巴马总统概述他的世界愿景,认为我们在对抗恐怖份子的不对称威胁方面,必须更加努力。在不断听见美国正大规模增强其网络能力之际,我们很难想像美国陆军网络指挥部会坐在电脑面前无所事事。

未来的战争恐怕不是你所想的传统战争那样有明确的开战与终战,它全是有关低层级、低强度的网络攻击,双方在不对称的情况下,我们甚至不知道谁会攻击我们、它究竟是如何或何时发动攻击。此时躲在暗处的团体不需用军事力量,而可以在经济上折服强国。

这种方式听起来像是科幻小说,各国长期都会被困在战争之中。在网络空间与虚幻的攻击者对抗,那些攻击者所用的武器实际上无法察觉,他们只要在远端按个键就可以把一个国家撂倒。是的,与中共升高的网络战争就是未来的战争模式,这种新战争既无正式的开战、没有正式的终战,且彼此也不会公开挑明视其为敌人。未来的威胁正在逐渐形成,战争可能并不存在,或者无处不在,因为它只是完全存在于苍穹之间的数字而已。

(责任编辑:张东光)

评论
2014-06-05 6: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