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国团 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的陨落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容国团,1937年出生于香港,原籍广东中山,1957年到广州体育学院学习,1959年在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男子单打世界冠军,成为中国第一个世界冠军。

1961年,在北京举行的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容国团为中国队第一次夺得男子团体冠军做出了重要贡献。1964年后,他担任中国乒乓球女队教练,此后,中国女队在第28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得了女子团体冠军。

不久,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容国团试着去按照“党的思想”扭转自己的思想。但他正直的心无法轻易就范,他痛苦万分!生活中没有了目标──世界比赛不许参加了,参加比赛的愿望甚至成了罪恶;生活中没有了乐趣──书籍、电影、音乐、美术几乎都成了罪恶的渊薮;没有了友谊──朋友之间不能倾吐真情,人人互相防范……

最使他难受的,是看到一个个好人失去了做人的尊严——可以随时被叫到台上批判,凌辱,殴打,动不动就被抄家。乒乓球队成了名副其实的“运动”队。从香港回来的傅其芳和姜永宁,竟被逼得悬梁上吊,众多的优秀运动员进了单位私设的班房、拘留所。这一切太刺激他了,他为他的同事落泪,然而他又无力扭转局面。

容国团很快也成了“运动”的对象。他被揪斗,侮辱,毒打,他的“罪名”是“参加反革命特务小集团”。因为他爱看外国小说,爱听外国古典音乐,被说成是“典型的资本主义腐朽生活崇拜者”。然而,这都是些什么“罪名”啊,在宪法和任何一部法律中都无法找到。

他被关押在厕所里“揭发交代”,厕所里设大喇叭,拉线至专案组,红卫兵玩完一圈麻将,便对着麦克风喝令他“老实交代”。他遭到从早到晚的虐待,有时被拉去审问,有时遭到一阵拳打。

容国团像变了一个人,他很少说话,眼神中似凄婉,似思虑。他感到已经走到了绝路的尽头,毫无希望──他发自内心地热爱自己的祖国,但却被“党”看成是“颠覆祖国的特务”!

1968年6月20日晚,他离开了家,走到了体委训练局后面的龙潭湖畔。月夜下,他一步步地徘徊。过去训练时,他常在这里跑步,今天,他却感到无比压抑,成荫的柳树像是压在头顶,微波不起的湖水像深不见底的黑洞,凝聚着浓重的哀愁,周围像死一般的寂静。

晚上9点,妻子黄秀珍看他还没有回家,便到乒乓球队去找。队友们说:容国团并没有来。11点多钟, 容国团仍旧没回家。黄秀珍预感到不妙,她找到几位朋友,一起去寻找容国团。他们来到龙潭湖边大声呼唤他的名字,湖畔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回音。

凌晨4:30,体委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在离龙潭湖几里远的养鸭房旁,发现了一具悬挂的尸体,可能是容国团。大家赶到那棵槐树下,默默地看着他那清瘦的遗体,人们能说什么呢?敢说什么呢?悲伤的泪,也只能淌在心里。

队友走到树下,去解容国团脖子上的尼龙绳,这个扣子系得又清楚又结实,不得不用刀子割开。容国团向来做事认真,留给人世间的最后一件“作品”,也展示着他的性格。

他被蒙上了白布,一双穿白球鞋的脚露在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当他们听到这是容国团时,几乎无一例外地叹息:“哎……天哪……”面对这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党”的政治迫害,人们当时的一声“天哪”,已经是最大限度的抗议了。文革结束了,中共的迫害运功并没有停止,当“搞政治”、“反党”等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再次压向无辜的善良人时,今天的人们啊,我们是否至少还能发出这一声清醒的叹息? @

--转自希望之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shown)海耶克一八九九年五月八日生,在一九三零年代埋首研究经济学,成就极高,于一九四三年获选为英国学院院士(Fellow of British Academy),但其光芒却被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盖住,加上他在一九四四年写了《到奴役之路》这本得罪人的书,使他学术生涯更为孤寂。直至一九七零年代停滞性膨胀(stagflation)出现,海耶克的理论才受到重视。而一九七四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他后,才逐渐恢复名望。一九八零年后共产世界纷纷解体更印证了他的先知。
  • 微软公司(Microsoft Corp.)董事长比尔.盖兹(Bill Gates)余生将专职在慈善事业上,只留部分的时间在微软董事工作上。微软正在寻求一位新的执行长。
  • (shown)孙国栋先生(1922-2013),著名历史学家。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孙国栋先生就读于重庆国立政治大学三年级,为响应国民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其后奉调到缅甸战场,服役于新一军孙立人将军麾下。他曾从历史学的角度以及亲身参与了抗日战争的经历谈抗战,在接受美国旧金山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采访时指出,“共产党领导了抗日战争是违反事实”。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共有大小战争四万几千次。在战场上牺牲的中国战士达7百万,抗日战争最关键的二十二次大会战都由国民政府领导,尤以淞沪大会战的战略上的意义、歼敌之多以及其战事的惨烈居20多次大会战之首。
  • (shown)孙国栋先生(1922-2013),著名历史学家。民国三十三年(一九四四年)孙国栋先生就读于重庆国立政治大学三年级,为响应国民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其后奉调到缅甸战场,服役于新一军孙立人将军麾下。他曾从历史学的角度以及亲身参与了抗日战争的经历谈抗战,在接受美国旧金山希望之声广播电台的采访时指出,“共产党领导了抗日战争是违反事实”。历时八年的抗日战争共有大小战争四万几千次。在战场上牺牲的中国战士达7百万,抗日战争最关键的二十二次大会战都由国民政府领导,尤以淞沪大会战的战略上的意义、歼敌之多以及其战事的惨烈居20多次大会战之首。
  • (shown)作者前言: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公元一九四四年),“十万知识青年从军运动”是我国伟大的抗日战争中动人心弦的一幕。当时我投笔从戎,加入青年军二零一师,其后奉调到缅甸战场,及胜利归来,匆匆过了五十八年,竟因种种原因,未曾把当时的点滴记下,而今垂垂老矣。日月迁逝,我从军的经历,恐将随我生命的消逝而隐没,则对我此生不免有辜负之感。于是拨冗抽暇,把当时所见所闻,尽所未曾遗忘者记下,虽一点一滴之微,却寓有我民族艰苦奋斗以雪百年国耻的痕迹。我能参加青年军,实觉无负此生,足以自壮。 二零零二年七月七日记于美国加州
  • (全文完)跋 伦敦成了我的家。十年的时间里,我不愿想起往事。一九八八年,母亲到英国来看我。她生平第一次给我讲她和姥姥一生的遭遇。她回成都后,回忆如洪水涌出,多年未流的眼泪淹没了我的心。我决定写《鸿》。往事已不再痛苦得不堪回首。我已找到了爱和充实,心境已然平和。
  • 张戎《鸿:三代中国女人的故事》(一)作者自序
  • 【大纪元10月2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许秩维台北21日电)哲学家劳思光今天逝世,他写的“新编中国哲学史”数十年是香港和台湾大专院校广泛采用的教材,哲人虽逝,思想长留。
  • (shown) 何清涟,湖南邵阳人。一九八三年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一九八八年获得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她曾执教于湖南财经学院和广州暨南大学经济系。并曾在《深圳法制报》社任职,并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的研究,代表作有《人口:中国的悬剑》、 《中国的陷阱》、《经济学与人类关怀》、《我们依然在仰望星空》、《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等著作。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四日何清涟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五十位“亚洲之星”之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她被《三联生活周刊》列为影响中国的二十五位时代人物之一。二零零零年何清涟因在《书屋》杂志上发表〈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一文,遭到当局整肃。二零零一年六月她被迫离开中国。先后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纽约城市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现任纽约中国人权高级研究员。在《雾锁中国》中何清涟写道:“只有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才能够有效地帮助中国人民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 (shown) 何清涟,湖南邵阳人。一九八三年获得历史学学士学位,一九八八年获得复旦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她曾执教于湖南财经学院和广州暨南大学经济系。并曾在《深圳法制报》社任职,并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的研究,代表作有《人口:中国的悬剑》、 《中国的陷阱》、《经济学与人类关怀》、《我们依然在仰望星空》、《中国政府如何控制媒体》等著作。一九九九年六月十四日何清涟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五十位“亚洲之星”之一;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她被《三联生活周刊》列为影响中国的二十五位时代人物之一。二零零零年何清涟因在《书屋》杂志上发表〈当代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性分析〉一文,遭到当局整肃。二零零一年六月她被迫离开中国。先后在美国芝加哥大学,纽约城市大学和普林斯顿大学做访问学者。现任纽约中国人权高级研究员。在《雾锁中国》中何清涟写道:“只有认识一个真正的中国,才能够有效地帮助中国人民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评论